安庆强推殡改6月起全面实施火化,多名高龄老人自杀

澎湃记者 程真 发自安徽安庆

2014-06-29 09: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5月12日,安徽省安庆市下辖的桐城市龙腾街道殡葬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安排工作人员分成两路,在大王社区、兴元社区开展棺木收缴、销毁工作。

       吴秀礼,安徽省安庆市枞阳县金社乡的“寿星”,在过完自己的第97个生日后,5月12日以绝食的方式离世。
       吴秀礼五代同堂,家庭和睦,无慢性疾病。
       据其家人讲述,吴秀礼之所以绝食,只是因为无法接受安徽省安庆市正在强力推动的殡葬改革:6月1日零时起全面实施火化。
       和吴秀礼同样遭遇的,还有枞阳县项铺镇81岁的老人张文英。5月13日,张文英在自家门前树木上自缢身亡。
       除吴、张二人外,安庆市下辖其他县份(岳西县除外)、县级市、区,也有老人因无法接受火葬,而选择在6月1日到来之前自尽身亡的传闻。
       近一段时间以来,安庆市范围内的老人非正常死亡事件,均与该市4月1日正式启动、6月1日即将全面实施的殡葬改革相关。
       安庆市民政局一位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绝大多数老人是理解和接受殡葬改革的。
       该官员表示,上述非正常死亡事件的发生,反映出政府宣传工作的不足,特别是在一些高龄老人思想工作方面的欠缺。
       此外,棺木处理也成为此次安庆殡改工作的又一大难题。
       根据记者了解,大部分地区采取了禁止棺葬、发放补贴、棺木自行处置的措施,但也有个别乡镇出现了乡村干部带队到村民家中,强行拆解棺木的现象。
       棺木补偿方面,安庆各地大都承诺在5月31日后发放,标准为1000—1500元/具。
       距离6月1日还有一周左右时间。当地民众担忧,在此之前还会不会有新的老人自杀事件出现?      
分水岭       
       今年的6月1日,成为安庆高龄老人的一个分水岭。
       3月25日,安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下发《关于印发安庆市殡葬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下称《实施方案》)。
       《实施方案》要求,从2014年4月1日零时起,全市正式启动实施殡葬改革,城乡居民死亡后按规定实行火化,改革土葬。
       4月25日,安庆市下辖的枞阳县人民政府,下发《关于在全县依法实施殡葬改革的通告》。
       该《通告》要求,从2014年6月1日零时起,全县境内死亡人员一律火化(国家政策另有规定的除外)。
       安庆市民政局上述官员告诉记者,4月1日是安庆市区宜城板块殡葬改革的时间节点,而6月1日,则是该市下辖各县市(岳西县除外)的时间表。
       1997年12月修订的《安徽省殡葬管理办法》规定,该省范围内,除因条件限制的金寨、岳西、旌德、绩溪、休宁(不含县城)、歙县(不含县城)、黟县、祁门、石台、青阳、东至11个县和黄山区为土葬改革区外,其他各市、县均为实行火葬的地区。
       上述官员透露,在殡葬改革方面,安庆属于安徽全省16地市中“拖后腿”的地区。除安庆、池州两地,安徽其他地区在大约10年时间里,就已先后完成了这项工作。
       “对殡改工作,上级政府部门有明确要求,不少媒体也对安庆的丧葬习俗提出批评。我们的压力很大。”这位官员说。       
强推       
       压力之下,安庆市委、市政府对殡改工作的推进力度不可谓不大。
       3月16日,中共安庆市委办公室、安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室联合印发《关于成立安庆市殡葬改革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
       通知显示,安庆市成立了以安庆市委副书记、市长魏晓明为组长,以市委副书记陶方启,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刘大群,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陈爱军,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王佩刚和副市长张小青为副组长的安庆市殡葬改革工作领导小组。
       该小组成员还涵盖市监察局局长、市发改委主任、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市民政局长等各大部门负责人。
       次日(3月17日),中共安庆市委宣传部即印发《2014年安庆市殡葬改革宣传方案》(下称《宣传方案》)。
       根据《宣传方案》要求,安庆各县(市)区委宣传部和市直各新闻单位,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坚持正面宣传为主,通过深入持久宣传,引导群众自觉摒弃封建落后、铺张浪费的殡葬陋俗,自觉实行科学、文明、节俭的殡葬方式,教育和引导群众自觉依法火化、节约治丧和集约安葬,为坚定不移地推动殡葬改革,理顺殡葬管理体制,树立殡葬改革新风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该《宣传方案》特别提出,“所有宣传报道都要牢牢把握正确导向,严格遵守宣传纪律,把好关、把好度,对殡葬改革中出现的敏感问题,拿不准的要及时请示送审。”
       《宣传方案》还提供了30条“殡葬改革宣传用语”,如第13条“殡葬改革,功在千秋,利国利民,惠及子孙”,第18条“破除千年封建丧葬陋习,树立当代文明丧葬新风”,第20条“积极推进殡葬改革,促进人与自然和谐”等。
       除上述文件外,3月24日和29日,安庆市民政局还分别联合市监察局和市财政局,印发了《安庆市殡葬管理工作责任追究暂行规定》和《安庆市殡葬基本公共服务惠民工程实施办法》。
       这两个官方文件对殡葬改革过程中的党员干部的纪律要求和殡葬服务财政补贴问题作出了明确规定。
       5月14日,安庆市长魏晓明签署《安庆市人民政府令(第79号)》,宣布《安庆市殡葬管理办法》正式施行。
       据记者了解,安庆推动殡改的力度如此之大,除殡改大势、节约土地、环境保护和移风易俗等共性原因外,或与当地严峻的森林防火形势有关。
       安庆地区近年来森林火灾频发。仅今年1月24日,安庆市大龙山森林公园就连续发生16处火情,过火面积超过15公顷。
       人民网安徽频道2014年1月27日报道,安庆市1月26日召开市委常委会,通报了森林火灾事故责任追究的处理意见,20多名官员被处理。其中,安庆市政府分管副市长被责成向安庆市委作深刻检查,安庆市林业局局长田辉引咎辞职。
       “每逢清明冬至,安庆地区都有大批百姓上坟祭祀,对森林防火带来严重威胁。这也是推动殡葬改革的直接原因之一。”安庆市民政局上述官员称。      
绝食       
       97岁的吴秀礼成为这场强力推行的殡葬改革中的先行离去者。
       如果单从健康角度来看,这位选择在97岁高龄绝食自尽的老人,也许可以活过100岁。
       “如果不是因为殡葬改革,我父亲活到100岁没什么大问题。”吴秀礼的次子吴其苏告诉记者。
       吴秀礼,男,安徽省枞阳县金社乡向荣村人,没有接受过文化教育。
       吴其苏感叹,“父亲是全乡最长寿的老人,却没想到以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吴秀礼育有两儿两女,家中五代同堂,最大的女儿都已经77岁。其家庭和睦,除因年龄过大“耳朵和眼睛不太好使”外,家人称他并无其他老年人常有的慢性疾病。
       吴秀礼是从一位上门理发的理发师口中得知殡葬改革的消息的。
       吴其苏称,村里下发殡改通知后,他就害怕父亲知道后接受不了,“拼命瞒着”,结果吴秀礼还是知道了。
       后来吴其苏就劝父亲,“都这么大年纪了,活一天算一天,不用管那么多。”
       但吴秀礼就是不能接受,下定决心要“睡棺材”。
       4月中旬,吴秀礼开始缩减进食,每天只吃一餐。
       4月下旬,吴秀礼不再吃饭,每天只喝水。
       5月初,吴秀礼开始滴水不进,直至5月12日离世。
       “家中所有人都劝过,他最疼爱的孙子也从外地赶回来,劝他吃饭,但他就是听不进去。”吴其苏说,“看他那样折磨自己,我的心里不知道有多难受。”    
自缢       
       吴秀礼的选择并不是孤例。
       家住枞阳县项铺镇项金村的张文英,就在吴秀礼去世的第二天(5月13日),在自家门前树木上自缢身亡。
       张文英,女,今年81岁,没有接受过文化教育。
       张文英育有四儿两女,家庭和谐,除高血压外无其他慢性疾病。
       “老人家身体很好,还经常到街上卖鸡蛋什么的。”当地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我婆婆再活5年肯定没问题。”张文英的一位儿媳妇这样说。
       张文英三子汪明会称,他的母亲是“在街上(项铺镇街)听到6月1日后不能土葬的消息的”。
       “知道这个事后,我就非常担心她会想不开,天天看着,哪知结果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
       汪明会称,5月13日,他去项铺镇街上买菜,家中无人,回来后就发现张文英“吊在树上”,来回“不过一小时”。
       “放下来时,她身上还有温度,但已经没有呼吸了。”汪明会告诉记者,“母亲连衣服都没换,是铁了心要去‘睡棺材’。”
       “我抱着母亲哭了40分钟……”
       第二天(5月14日),张文英与其亡夫合墓安葬。       
观念       
       记者实地采访了解到,尽管吴秀礼和张文英结局类似,但二人所在村村干部对此事的态度却大不相同。
       吴其苏告诉记者,向荣村村干部传达殡改的时间较早,得知其父的事情后也多次过问,其父离世后乡干部还曾来吊唁。
       但据汪明会称,他得知殡改的消息大约在5月7、8日前后,村里“只是发了一张通知,没有人来解释”,其母离世后村干部也没有任何表示。
       然而5月22日,记者致电向荣村党支部书记钱守庄、村主任汪才新时,二人均表示吴秀礼为病亡,而非因殡改绝食去世。
       记者21日也曾就张文英自缢一事,向项铺镇政府求证。该镇党政办工作人员拒绝回应。
       不过,安庆市民政局一位官员22日告诉记者,该市太湖县也发生了一起老人自杀事件,市民政局领导还亲自赶往当地处理。
       “我们没有听说枞阳县两位老人自杀的消息。”这位官员表示,不排除当地政府把此类事件处理为老人因病去世的可能。
       “一些高龄老人的思想观念确实比较难调整,这也是殡葬改革工作难推动的原因之一。”这位官员指出,“基层工作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棺木       
       除高龄老人自杀外,现有棺木的处理是安庆殡改目前面临的另一大难题。
       安庆市官方认为,禁止土葬、施行火化政策后,棺木的存在就失去了意义。为此,安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棺木上报和登记工作,部分地区则更进一步:拆解现有棺木。
       以枞阳县为例,该县大部分乡镇都已开始现有棺木的上报和登记,县乡(镇)两级政府也承诺将对6月1日前自愿放弃棺葬的村民提供补偿,金额多在1000元/具。
       在安庆市区,上述补偿的标准为1500元/具。
       项铺镇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当地棺木的成本大多在4000元/具。
       这位村民称,其所在村已开始棺木的上报和登记。登记后暂无进一步进展,目前没有拿到补偿。
       这种说法与项铺镇党政办一位工作人员的说法一致。该工作人员称,“棺木问题敏感,政府目前只进行了登记,且登记工作还未最终完成。”
       不过,个别乡镇却已开始进行棺木拆解工作。
       枞阳县政府官网5月21日发布了一条题为“陈瑶湖镇强力推进棺木拆解工作”的消息。
       该消息称,该县下辖的陈瑶湖镇采取得力措施开展现有棺木拆解工作。5月20日,该镇青山村、虾溪村率先行动,当天分别拆解棺木79具和12具。
       消息还称,该镇“由镇、村、组干部上门对制作、销售和家中存有的棺木一一进行登记,并再次告之有关政策,特别是5月31日前拆解的棺木补助标准。”
       该镇一位村民告诉记者,镇村干部并未在拆解现场发放棺木补偿,只是承诺在5月31日前发放,在个别村民家中发生了强行拆解的事情。
       针对棺木拆解一事,安庆市民政局上述官员回应称,个别乡镇干部可能存在工作上的方式方法问题。       
时间表       
       尽管安庆官方在殡改宣传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在财政上也给予大力支持,但当地仍有不少民众表示不理解。
       一位村民向记者表达了当地颇具代表性的一种看法:安庆属于皖西南多山地区,和平原地区不同,坟墓本来就不占用农田。
       “此前安庆地区火化的死者,火化后仍采用土葬形式,更浪费钱。事实上,火葬费用比土葬高,比如墓地和骨灰盒的价格都不菲。”该村民表示。
       对此,安庆市民政局官员也向记者表达了他们的难处。
       该官员称,目前全国包括安徽省内各地大都已完成殡改,安庆属于“拖后腿”地区。“安徽全省火化率约为80%,安庆地区只有10%,安庆市区也只有50%。”
       “你可以看看安庆境内各高速公路沿线,到处是凸出的坟头,青山白化非常严重。”这位官员称。
       该民政局一位领导则表示,“我们肯定会采取科学有度的工作措施,不会搞平坟等极端举措,但殡改工作的时间表不会改变。”
       当地不少民众担忧,6月1日前,安庆境内可能还会有新的老人自杀事件出现。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安徽,,火化,殡葬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