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合作组织与亚信会议有何异同

澎湃记者 王泳桓 王少喆

2014-05-24 08: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相比之下,亚信成员国包括了阿富汗,伊朗等国家。它的覆盖面比上合更广。
       
        2014年5月20日,亚信秘书处执行主任奇纳尔•阿尔德米尔与上海合作组织(以下简称“上合”)秘书长梅津采夫签署了《亚信会议与上合组织秘书处之间的谅解备忘录》。根据该备忘录,双方将扩大在保障地区安全稳定、打击恐怖主义、非法贩运毒品以及应对新威胁新挑战等领域的互利和建设性合作。
        一个是聚焦于亚洲安全和发展的区域性国际组织,而另一个则是泛亚多边安全对话论坛,上合与亚信虽然成立的时间不同,但却始终围绕“亚洲安全”这一主题。也正因此,双方在加强安全领域方面的合作存在了无限的可能性。而亚信第四次峰会在上海举行则为这种可能性提供了最佳的时机。
宗旨和目的相同
        上海合作组织是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吉尔吉斯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塔吉克斯坦共和国、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于2001年6月15日在中国上海宣布成立的永久性政府间国际组织,它的前身是“上海五国”机制。而亚信是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1992年10月在第47届联合国大会上倡议建立的,是一个就亚洲地区安全问题进行对话与磋商的论坛。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这六个上合组织的成员国还都是亚信峰会的成员国,哈萨克斯坦更是成立亚信的最早倡议国。
        亚信和上合组织不仅在成员国方面有着包含性,同时两者在宗旨和目的上也极其相同。
        上合组织的宗旨是:加强各成员国之间的相互信任与睦邻友好;鼓励成员国在政治、经贸、科技、文化、教育、能源、交通、旅游、环保及其它领域的有效合作;共同致力于维护和保障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推动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
        而亚信主要的目标和宗旨则是通过制定旨在增进亚洲和平、安全与稳定的多边信任措施来加强合作。
        从这点来看,双边在安全领域方面加强沟通和协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甚至也是最应该的。
        在此次的亚信上海峰会中,中国就提出建议,增强亚信的包容性和开放性,加强同本地区其他合作组织的协调和合作。
        据悉,在上合组织与亚信合作中,反恐领域的合作将是重点。上合组织自成立以来,在反恐方面有了不少成功的行动和实践,也积累了很多的合作经验,亚信着重是要通过增加成员国之间的信任来确保亚洲的安全与和平,如果亚信成员国能在反恐合作上加强交流与合作,势必也会增进和巩固彼此之间的信任。
        “亚信成员国现在或多或少都面临着恐怖主义的威胁,因为亚洲地区内的恐怖主义具有很强的跨国流动性,不仅仅只在中亚地区存在恐怖主义,在亚洲其他地区也会面临同样的困扰。上合可以在反恐方案制定以及情报来源与分析方面为亚信成员国提供帮助。”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所长王健向澎湃记者表示。
合作程度不同
        尽管上海合作组织和亚信在安全合作上有着很强的互补性和必要性,但这并不意味着两者没有差异。
        “亚信和上合都是近年来影响和作用不断提升的机构。但两者存在三个方面的区别:1)亚信的覆盖成员国更广。上合是在亚洲的中心地区,而亚信是一个泛亚的机构,覆盖面更大;2)合作范围不同。亚信主要是在安全领域,而上合除了安全外还有经济、人文合作;3)合作的程度也不同。上合的合作程度高于亚信,机制完善方面要高于亚信,上合有元首、部长、专家、银联会等各种机制,而亚信目前来说还比较空泛、松散。”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能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石泽5月15日在俄罗斯新闻社北京分社举行的亚信峰会北京——莫斯科专家视频连线座谈会上这样表示。
        俄罗斯学者也对两者之间的差异表达了他们的担忧。“亚信和上合是两个不同的组织,运行的模式也不同,尽管这两个组织都有扩大的趋势,但问题在于,合作平台过多,可能会带来问题。”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谢尔盖•卢佳宁表示。
        也有学者认为,亚信与上合所存在的差异正好是一个加强彼此合作的有利机会。
        “与上合相比,亚信确实在功能和机制方面呈现出薄弱的一面”王健说,“但这正好给了彼此合作的机会。上合组织主要以解决中亚地区安全为主,但这并不是与亚洲整体安全形势相脱离的,上合组织要确保中亚地区的安全离不开亚信这样的泛亚安全对话论坛。当然,亚信的功能拓展及机制建设也离不开像上合组织这样的次地区安全合作架构。”
        上海合作组织虽然是亚洲次地区组织,但它不光讨论安全,还讨论成员国其他方面的合作,尤其是经济领域的合作。
        2005年10月26日,上海合作组织银行联合体成立,旨在为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的合作项目提供融资支持和金融服务,促进成员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
        2006年6月4日,上海合作组织又成立了实业家委员会。该委员会联合了成员国工商界最有权威的代表,旨在扩大上合组织经济合作,建立上合组织成员国实业界和金融界之间的直接联系和对话,促进落实政府首脑在经贸合作纲要中确定的多边项目。
        上合在经济领域合作方面不断得到充实与完善,而亚信目前在经济方面的合作还只是停留在理念阶段,中国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构想现在也并无任何具体的操作方案与实践。
大国在两组织中角色不同
        作为亚信和上合组织中的两个大国,中国和俄罗斯的角色一直备受关注。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赵华胜在2010年发表的《中俄关系中的上海合作组织》一文中称,上合是中俄战略合作的产物,而不是战略竞争的结果。不管是“上海五国”还是上合,都以中俄合作为基础。
        这个观点也得到了王健的认同。“中俄是上合成立的‘两架马车’,大多数的安全、经济等合作都是由中俄共同推动的,中俄是上合组织的主导者。”他说。
        不过在亚信这样的泛亚多边安全对话论坛中,中国和俄罗斯的角色又有所不同。“亚信的首倡国是哈萨克斯坦,而不是中国和俄罗斯,此外亚洲还存在如土耳其这样具备地区影响力的国家,因此亚信应该说是‘多架马车’拉动的结果,中国和俄罗斯在亚信中的角色更多是推动者以及协调者,而不是领导者。”王健说。
       
责任编辑:杨小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合作组织,亚信,异同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