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自杀后,安徽人大调研组肯定安庆老龄工作

澎湃见习记者 程真 发自安徽安庆

2014-06-03 13: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5月24日,安徽省安庆市枞阳县项铺镇项金村,家属在为已离世的的张文英守灵。
5月24日,安徽省安庆市枞阳县项铺镇项金村,家属在修改由村委会拟定的”项金村祖湾组村民张文英意外死亡的调查材料“ 里的内容。
5月24日,安徽省安庆市枞阳县项铺镇项金村,家人将自杀身亡的张文英与其早已离世的丈夫合葬在屋外的菜地边。 澎湃记者 徐晓林 图

        安庆市人大常委会官网5月23日发布消息称,5月22日至23日,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内务司法工作委员会主任朱勇率省人大调研组来安庆市,开展修订《安徽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办法》立法调研。
        消息称,“调研组表示,一直以来,安庆市在开展老龄工作、发展老龄事业和维护老年人权益等方面形成了许多好的经验和做法,老龄工作走在了全省前列。”
        就在调研前不久,安庆地区发生了多起老人自杀事件。
        5月21日,也就是安徽省人大到安庆开展上述调研的前一日,安庆枞阳县白湖乡旸岭村88岁的老人李翠芳,跳进自家门前的池塘中寻求自杀,幸被当地村干部和村民救起。
        李翠芳跳水自杀的原因,和枞阳县金社乡向荣村村民吴秀礼,及枞阳县项铺镇项金村村民张文英一样,都是为了能“睡棺材”。
        安徽省安庆市,地处安徽西南部,多山地丘陵。眼下,当地已进入殡葬改革全面实施的倒计时阶段。
        今年4月1日,安庆市发誓要在全市范围内(岳西县除外)启动实施殡葬改革,要求自6月1日零时起,该市下辖范围内的死亡人员一律实行火化,改革土葬。
        距离6月1日越来越近,为了能让自己在百年之后得以土葬,近几日,安庆全市范围内的高龄老人自杀现象集中涌现。
        枞阳县金社乡向荣村97岁的村民吴秀礼,在经过20多天的减食和绝食后,于5月12日离世。
        枞阳县项铺镇项金村81岁的村民张文英,5月13日在自家门前的树木上自缢身亡。
        5月21日,李翠芳走上了同样的道路。
        李翠芳,女,现年88岁,没有接受过文化教育。
        李翠芳育有一子,名叫陶天一,今年56岁,事发前在外地务工。
        “出事第二天我就回来了。”陶天一告诉记者。
        据陶天一介绍,其母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已卧床两三年,吃喝都是媳妇送到床边。
        陶天一说:“5月21日上午,村干部带队在隔壁邻居家拆解寿材。我母亲看到后,想着自己的寿材也要被拆,死后不能‘睡棺材’,就跳进了门前的池塘里。”
        “寿材”,是棺木的当地说法。
        当时身处事发现场的旸岭村一位村干部告诉记者,5月21日上午大约11点30分,在拆完一户村民家里的棺木、正准备离开之时,他们(村干部和棺木拆解工作人员)发现李翠芳“正往塘里下”。
        “幸好发现得及时,当时水刚刚到她的裤腿。”这位村干部说。
        上述村干部告诉记者,事发时李翠芳头脑清楚,只是口中一直喊着“我要睡棺材,我要睡棺材,别拉我……”
        5月24日,记者在李翠芳家中见到了其本人:卧床不起,脸颊瘦削。
        “母亲是我们庄(旸岭村黄庄)上年龄最长的老人。卧床这么多年都没想不开,这次完全是为了能‘睡棺材’。”陶天一说。
        李翠芳自杀未遂事件发生后,当地村干部已放缓了针对其家的棺木拆解工作。
        “我们允许李翠芳家保留寿材,但前提是6月1日后不得装棺土葬。”上述旸岭村村干部表示。
        不过,枞阳县并非所有村干部都能如此处理问题。
        5月24日下午,项铺镇项金村村委会副主任张和平,来到张文英家中,要求其家属在一份题为“关于项金村祖湾组村民张文英意外死亡的调查材料”上签名,遭到拒绝。
        此前,张文英次子汪明虎曾告诉记者,5月23日上午项铺镇镇、村干部曾把他叫到村部,让其签署一份主要内容为其母去世与殡改无关,并不再接受记者采访的承诺书,同样遭其拒绝。
        而在吴秀礼所在的金社乡向荣村,则发生了令人意外的事情。
        5月25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向荣村吴秀礼儿子吴其苏的家中。其家后门和围墙的铁门均紧闭,无人应门。记者拨打其手机,也无人接听。
        不过,记者看到,有几位干部模样的人,正在吴其苏家的房间里打麻将。
        这些人自称,“我们是来做小工的,主人不在家”,他们拒绝为记者开门。
        记者立即赶往向荣村党支部书记钱守庄家中,其妻亦称“他不在家,不知去了哪儿”。
        当地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你们记者就来这么几天,走了以后我们怎么办?还是得过且过吧。”
        另有一位村民,在看见记者走往她家有意采访时,立即关上了大门。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