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消防员牺牲小区半月5次突袭整治群租,从未如此安静

澎湃记者 李燕 胡宝秀 邬佳文

2014-05-27 07: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两名消防战士的牺牲让盛华景苑的群租房现象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在随后的17天里,盛华景苑前后突袭整治群租房现象5次之多,对入驻的1590户进行了8次全方位排查。 澎湃记者 孙湛 图

       5月16日上午9点, 54岁的周阿姨抱着2个月大的孙子坐在小区花坛边晒太阳。旁边,七八个小孩子跑来跑去,大人们三两成群聊着天。
       这是上海市龙吴路2888号盛华景苑的一个普通早晨,“这半个月来,小区前所未有的安静和干净,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周阿姨说。
       盛华景苑的这份安宁是两名年轻消防战士用生命换来的。5月1日,盛华景苑24号1301室发生火灾,两名90后消防战士钱凌云、刘杰在扑救中被气流从13楼震出,不幸殉职。该小区的群租问题也在事故中暴露出来。
       群租这个城市顽疾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全市范围的整治行动也随即展开。盛华景苑甚至前后突袭整治5次之多,对入住的1590户进行了8次全方位排查,整治了339户非法居住户,其中拆除群租304户,居改非35户。
       与此同时,修改后的《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于5月1日正式实施,规定:出租居住房屋,每个房间居住人数不得超过2人 (有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关系的除外),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对群租的认定标准有了更为细致的规定,处罚幅度大幅提高。随后,《关于加强本市住宅小区出租房屋综合管理的实施意见》也同步出台。
       这样雷厉风行的整治究竟能持续多久,群租这一城市顽疾能否真正破解?
浓重油烟不停飘入家里
       2013年12月,周阿姨一家四口搬进了盛华景苑某号1503室。当时,儿媳挺着大肚子,一家人准备在新房迎接孙子的到来。但不到一个月,周阿姨就开心不起来了。
       每天中午、傍晚,总会有浓重的油烟味弥漫到家里,有时浓油赤酱、有时辣气冲天。“那味道正常人都受不了,更别说怀着娃的媳妇儿。”
       一般来讲,正常住户不管业主还是租户,家里都会安装抽油烟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油烟味蹿到自己家?周阿姨开始关注起来。
       “小区里非安置户特别多,助动车也到处乱飙,楼道里卫生状况也不太好。”最初,周阿姨以为是新小区装修的人多造成的。可是仔细观察加上和邻居们交流发现,小区里群租现象比较多,这也正是造成家中时常浓烟弥漫的原因。“群租的一间房隔成几户,挤上十来个人,抽油烟机肯定没法用,都是自己用煤气罐或者电炒锅炒菜,烟散不出去,都飘到楼道里然后再到我们家。”
       虽然发现了原因,但周阿姨一家无计可施。儿子本来想去楼下打招呼,但老人们都拦着。“我们常年住在这里,有老有小的,而他们都是租过来的,有些看上去还凶神恶煞的,万一惹出点什么事儿来。”
       为了让媳妇儿舒服点,周阿姨家午饭和晚饭都提前了半个小时,媳妇可以在油烟弥漫之前吃完饭,出去散步。 “不过现在好了,前几天有次整治以后就没有这个味道了。”
       和周阿姨一样,敢怒不敢言的还有21号楼的蔡阿婆。蔡阿婆腿脚不太好,偶尔会坐着轮椅出门。小区无障碍设施很到位,每个单元楼门口都有无障碍通道,轮椅进出很方便。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无障碍通道经常被助动车挤占, “有时候得等两三次电梯。”此外,楼道里越来越脏,有些住户不把垃圾带到楼下的垃圾桶里,而是散落在楼道里。甚至有人直接从楼上把垃圾忘下面扔。对于这一切,和老伴独住的蔡阿婆并不想得罪人,只能少出门、少坐轮椅出门。
举报多次无效最终搬走
       并不是所有的住户都噤若寒蝉。2013年12月搬进盛华景苑29号19楼的宋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在宋先生看来,流动人员多、脏乱差等问题并不完全是群租带来的,小区刚交房,大多在装修,装修人员和装修垃圾本来就多,这才是导致小区人杂车多的主要原因。群租真正的危险之处在于“安全隐患”。
       宋先生一家三口去年年底私房拆迁后,搬进了盛华景苑。“我在网上找的房子,1300元/月带厨卫的单间。”不过,宋先生不久发现,自己可能被骗了。因为,房子里的人越来越多。不到100平方米的三室隔断成了4个独立的房间,住进了九口人。租户们为了解决吃饭问题,就在原本的饭厅里使用煤气罐烧饭。原本的阳台和饭厅里各增加了一个厕所。“人太多吵得很,也不安全,特别是煤气罐和电器的大量使用。”电话那头,宋先生对群租的痛处顺手拈来。
       由于合同已签,宋先生开始了举报之路。2014年3月5日,宋先生致电管理盛华景苑的采林物业,要求整治群租,还居民一个安全的居住环境。但物业并没有执法权,根据常规程序,物业将这个信息添进了区房管办下发的整治群租上报表格中,一起填报的还有其他14家物业了解到的群租信息。3月中旬,这份表格根据常规程序上报至华泾房管办。另一方面,物业也将自己无权整治的情况告诉了宋先生,并建议他可以通过市民热线等其他途径再次举报。
       此后的半个月里,宋先生先后向华泾房管办、华泾信访办及12345市民热线等进行了举报。“都没有回音,我担心家里人安全,最终在3月底搬走了。”
       作为租户的宋先生,当然可以一走了之,但作为业主的周阿姨和蔡阿婆却只能无奈忍受。             
5次突袭整治304户群租
       5月1日,两名消防战士的牺牲让群租这个城市顽疾再次成为公众的焦点,全市层面的群租整治随即展开。当天,修改后的《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正式实施,规定:出租居住房屋,每个房间居住人数不得超过2人 (有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关系的除外),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处罚幅度也大幅上升,违规逾期不改的最高可罚10万元。随后,《关于加强本市住宅小区出租房屋综合管理的实施意见》也同步出台。
       此后的14天里,盛华景苑可谓天翻地覆。住户们隔三差五会听到敲门声,并要求登记信息;有时候夜间还会传来“咚咚咚”的敲墙声。小区里四处悬挂着“拒绝群租”的红色标语。
       相关部门对小区办理交房手续的1590户前后进行了8次排查,排查的时间大多集中在晚饭之后。公安、房管、城管、环卫等职能部门对掌握的群租线索进行了5次突袭联合整治,日夜错时交替进行。
       5月7日,小区内31个单元楼下的告示栏中出现一则采林物业盛华景苑管理处下发的通知。《通知》要求住户对6类需要整改的情况在24小时内自行整改,否则相关部门将联合执法。6类情况包括:室内分隔,改变房屋使用功能的;乱拉电线、增设电表,存放液化气罐及非机动车充电的;室内居住人数超过《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规定的每间不超过2人且人均居住面积不低于5平方米的;在公共擅自安装铁门占用消防通道的;在住宅小区内开设各类无证经营的;其他违反《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规定的。
       5月8日19时至23时30分,徐汇区公安分局治安支队、法制办、人口办、特警支队、消防支队、警训队和相关派出所共70余名警力,在华泾镇党委、政府领导的协助下,会同区房管、工商、城管、环卫和华泾镇政府等部门执法力量130余人对盛华景苑开展第四次群租房整治工作。这次夜间行动当场整治了群租房149户,拆除违章隔断179处,收缴液化气钢瓶8只,拆除私设电表147只。这是对盛华景苑的第3次突袭整治,也是至今5次整治中收获最多的一次。也正是在这次整治中,周阿姨家的油烟味消失了。
       这时候,小区环境也悄然发生了变化。小区楼道、垃圾桶等地方明显干净了;蔡阿婆需要的无障碍通道真正无障碍了。越来越多的老人们在清晨到健身区活动,更多的小孩子在中心花园奔跑撒欢。
       5月11日,物业再出一则告示。告示通知,从5月17日起,进出盛华景苑小区的车辆和人员需自行打卡;没有卡的居民和住户尽快到物业办理门禁卡。蔡阿婆说,事实上去年小区刚刚入住时,进出就是要打卡的,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进出小区的人和车越来越多,卡也就不打了。“也差不多那时候,小区里的人越来越杂,无障碍通道也被挤占了。”
       5月16日,早报记者来到盛华景苑龙吴路2888号大门,打算进入。“请刷卡,如不是小区居民请登记信息”,20出头的保安吴鹏笑眯眯的说。事实上,启用门禁确实也是管理群租的一项有效手段。根据物业相关人员介绍,原则上一户人家的业主可以拿到3张永久门禁卡,租户则需凭租赁合同到物业申请和租房有效期一致的临时门禁卡。物业将对这些信息进行登记。
       最新数据显示,5次联合整治对盛华景苑内前期排摸的339户非法居住户全部进行整治,其中拆除群租户数304户,居改非户数35户。
无奈的房东和困惑的租客
       一系列的整治后,盛华景苑在周阿姨、蔡阿婆等人的眼里看来,变得宁静安全。不过,也有人对此颇有微词,比如19号楼802室的房东吴建芳和曾经的房客党林。
       党林一家对搬到盛华景苑非常后悔,党林认为是房东和中介对于房屋情况的不实介绍让自己两次目睹房门被拆迁工人敲下。5月14日,群租整治小组第二次来到党林租住的房屋时,她直呼崩溃,“为什么又来了?”党林拿出一份与房东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试图证明自己居住的合法性,合同上并没有指明党林租住的房间曾是客厅,只是说明802室建筑面积(使用面积)为86平方米,租住费用2200元/月。实际上,这个数字是党林与丈夫同另外一家人分摊的。
       吴建芳是党林的房东,房子是去年10月才拿到的。吴建芳实在无法理解整治小组数次针对19号楼802室的拆门行为,“我就是把一个客厅多安了个木板门,86平方米住了5个人,怎么就算群租了呢?”
       党林认为吴建芳和当初的中介“我爱我家”对于802室的介绍言过其实,坚持要求吴建芳全额退款。吴建芳说合同写明付三押一,押金不能退。最终,吴建芳还是扣下了押金,党林一家则选择在5月15日一早收拾东西离开盛华景苑。
       吴建芳事后找到中介“我爱我家”。中介认为,自己只是负责介绍房源,所谓的群租整治带来的后果,与其并无关联。吴建芳与中介的交涉暂时没有结果,802室的另一家租客因为盛华景苑接连5次的群租整治不胜其烦,准备在5月底搬走。这一次,802室或许要被空置一段时间。经过与家人商议后,吴建芳决定等群租整治的风头过去了,再把空置的802室挂到中介去。“空在那里不划算。
        事实上,像吴建芳家的群租整治相对简单,更为棘手的是二房东不明的情况。徐汇公安消防支队防火处副处长陶建勇介绍,群租整治过程中,遇到最大的问题主要是租赁源头,也就是对大房东、二房东的管理。实际整治中,常遇到大房东存在不清楚房屋被群租,实际群租的操作者是二房东,他从大房东处租到房屋,进行分隔后群租。派出所、居委会和物业发现群租问题后,较容易找到大房东,但群租的租客却是跟二房东发生的租赁关系,大房东无法直接清退租客。
高压褪去如何防止群租回潮
       高频率、大力度的突袭整治为盛华景苑带来了宁静和安全,但高压态势之后,如何防止群租回潮,则是多数居民更关心的话题。
       《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明确了每个房间的居住人数,认定将单位集体宿舍设在住宅小区内为“群租”,确实有助于更快捷地认定群租,杜绝了规避动作。同时,《实施意见》进一步强化了房屋租赁的相关主体责任。通过法规严格认定,“群租”这一老大难问题有望得到一定程度遏止。但是,新法规仍有需要完善之处,比如“违法成本低”这一问题并未完全得到解决。
       据执法人员介绍,上至10万元的行政处罚,威慑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因为群租的行政处罚走的是普通程序,需要经立案、取证、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等程序;处罚对象未予履行时,还得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整个周期,长达近一年。一年下来,操作群租的“二房东”早就搬到其他地方了。这正是群租容易回潮的原因之一。
       徐汇区房管局局长陈继刚日前表示,徐汇区对于涉及群租的中介要建立黑名单库,另对于二房东参与群租,会将其信息纳入到诚信体系。可以预见,如果全市范围的黑名单和诚信体系建立,群租现象可以在长时间内得到一定成都的抑制。但这必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此外,房价高企,租金也是越来越高,解决低收入人群的居住问题也是从源头上阻断群租的方式之一。徐汇公安消防支队防火处副处长陶建勇坦言,联合整治中,多数租客还是配合的,但怨言也有。整体来说,整治群租得到老百姓肯定,但也遇到租客质疑,群租取缔后哪里去找负担得起的房屋。因为租借群租房,多为收入较低人群,出现怨言也正常。
       在陈继刚看来,群租现象的整治除政府这方面重视,还需广大居民、业主、市场等配合,有关方面还要提供一些低价租赁房源。
       “这些房东都在等,等风头一过,再搞群租,怎么办?”电话那头,曾租住在盛华景苑的宋先生忧虑重重。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盛华景苑,整治群租,消防战士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