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新闻人王亦军遗言:继续追求报人的理想

澎湃记者 滕飞 宋承良 整理

2014-05-27 20: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王亦军在留下的遗书中说,“希望不为俗名与金钱所累,继续追求报人的新闻理想”。

       5月27日上午,51岁的上海《新民晚报》驻北京体育记者王亦军早晨在京跳楼自杀。据其北京站同事介绍,王亦军两年前患上罕见的脊索瘤病,手术后多次复发,非常痛苦,最终选择自杀。
       作为一名资深新闻人、业内著名体育记者,
王亦军见证了中国体育和中国足球20年的发展变迁,在许多重大历史时刻,他都作为见证者用冷静的笔触为读者还原了真实的体坛。其中《 3.15谁为球迷维权?——中国足球四大毒瘤面面观》、《说说是真,看看是假——渝沈之战监督记》、《鲁俊做成首单生意,且慢鼓掌》等文章都曾在体坛振聋发聩,令人深省。
       今天我们为大家选登《说说是真,看看是假——渝沈之战监督记》一文,
王亦军作为比赛新闻监督全程记录了这场中国足球历史上臭名昭彰的假球案。仅仅以此,缅怀这位优秀、坚守的体育新闻人。
               
《说说是真,看看是假——渝沈之战监督记》
王亦军  发表于《新民晚报》 
       
       一、1998年10月25日的重庆大田湾体育场,由车范根和李章洙这两位韩国籍教练领衔主演了一场生死战。随着数百公里外彭晓方那足可留名在中国足球史上的一记抽射突现,后来听说大田湾体育场“泪飞顿作倾盆雨”:隆鑫队如愿保级,喜极而泣;深圳平安队悲后顿喜,热泪涟涟。那天,我是八一队降级的见证人之一,身为中国足协派往成都赛区的新闻监督。
       那天下午,身负新闻监督使命的我,在大田湾体育场看到了另一种场景:场地中央,沈阳海狮队为最后一刻“死里逃生”忘情雀跃,四周的背景却是全场咆哮般的喊声:“假球!假球!”
       二、李章洙的那张脸久久地驻留在我的脑间。不知道这张称得上英俊的脸与一年前保级前途未卜时是否一样。
       连说了两遍“对不起广大球迷”,用“很不满意队员表现”回答了唯一一名记者的提问后,李章洙默默地走出新闻发 布厅。他点燃了一支烟,然后靠在墙上,沉默不语,神情极其沮丧,用“痛苦”、“可怕”来形容也不过分。
       电视记者记录下了一个宝贵的镜头:当重庆隆鑫队失了第二个球,李章洙立即转过身来,走进了体育室,我觉得他是在抗争着、愤怒着什么。
       很想知道李章洙是怎样度过这个夜晚的。虽然赛后他把输球的责任全揽了过去,但他内心真是这么想的吗?
       三、仅仅是终场前不足10秒钟的一刹那间,沈阳海狮队的进球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俱乐部负责人章健指着重庆雨后阴沉的天,说道:“现在天开云散了,老天保佑了我们。”听章健说这话的同时,我的耳畔也充塞着球迷高喊的“假球”声 。
       我努力地回忆着那两个多小时乃至两天里见到的、听到的一切,也努力地告诫自己:客观再客观——你现在不仅仅是 一名以客观、真实为生命的记者,同时还担负着新闻监督的使命。
       似乎有足够的理由证明这是一场真实的比赛,似乎又有足够的迹象来怀疑比赛的真实。自然,不应该忽视现场观众的感受。下半时当重庆隆鑫队一名队员被换下场时,球迷报以欢呼,我的心在抽搐。同样,看到保罗、马克等人竭尽全力,我又有一种莫名的欣慰。
       比赛场上发生的一切,电视镜头也许记录得更准确、清晰。倘若电视台抽出时段完整地播放这场比赛,估计不少人会 有兴趣观看。
       四、作为本场新闻监督,我觉得应该把电视直播镜头外我看到的、了解到的“失误”写下来。
       中国足协赛前要求:本轮7场比赛统一在14:35开球,昨天渝沈之战开球时间是14:40。
       3名来自泰国的裁判员是在14:25站到休息室门口准备入场的,当时我和比赛监督、第四官员都在通道口,等候裁判员及双方队员出场。等我们察觉情况有些异样时,已经有些晚了。比赛监督和第四官员赶紧行动,催促双方队员,我一看手表,入场时间已近14:35了。
       进场,列队,升国旗,奏国歌,就在主裁判卡拉齐准备让双方队长挑边时,又出一枝节:重庆隆鑫队上场队员要拍合影。结果开场哨响已是1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