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者陆伯彬:中国海军现代化不会导致中美争霸大战

澎湃记者 郑怡雯

2014-05-28 09: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的副炮对空中来袭目标开火。 澎湃记者 赵昀 图
       
       国际关系领域中,信奉现实主义的学派通常强调权力政治。他们认为权力,特别是军事力量,是国家安全最好的保障,也是分析国际关系与大国关系的重要因素。近年来,中国海军军事力量的崛起促使现实主义者们开始思考:中国海军现代化究竟会对中美关系及亚太地区的局势产生何种影响。
       美国现实主义学派学者、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波士顿学院政治学教授陆伯彬(Robert Ross)亦是探讨中国海军军力上升对中美关系影响的学者之一。他在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所举办的报告会上认为,尽管中国的海洋力量上升会对中美产生不良影响,尽管亚洲不乏小型军备竞赛、危机出现,但中美发生争霸大战是不太可能的。
中国海军力量上升改变海陆格局
       陆伯彬从中美两国近年以来的关系史开始说起。
       1989年-2009年,中美两国之间存在虽然存在着台湾问题、炸馆事件、撞机事件等等摩擦,但总体氛围是合作的,东亚地区的局势也比较稳定。近年来,以往的战略形势却发生了转变。
       1990年,中国向俄罗斯购买基洛级潜艇,中国两国兵力对比开始发生变化。
       近年来,中国的海军作战能力有巨大进步。现在,中国可以自己建造柴油动力的潜艇,中国的潜艇隐蔽性强、作战效率高,中国的地对空导弹等技术有长足发展,可以保证200海里范围内的安全。
       5年前,中国的海军还不能跨越西太平洋、不能抵达亚丁湾,不能进行长时间航行。但是现在能经常看到中国的舰船经过钓鱼岛,进入西太平洋;经常穿越第二岛链,进入南太平洋;经常进入泰国、马来西亚进行海上军事训练。中国船只每天能在黄岩岛作业,能保护中国靠近越南海域的石油钻井。这些都是中国海军所拥有的新能力。
       虽然中国拥有的潜艇、导弹和战机等技术能力大大增强,但在这200海里之外,美国仍然是太平洋的主导者,中国很难轻易挑战美国的海洋优势。
       比如中国拥有“辽宁号”航空母舰,但并不能用来实战。中国在研发新战机:如歼-15、歼-20,但是这些战机都处于测试阶段。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和反舰巡航导弹瞄准海上移动舰船的准确性也不高。
       他认为,中国新增长的海军能力,即便不能挑战美国,却能挑战美国的盟友,中国有能力在东亚地区间接地挑战美国在东亚的利益。比如,在日本对钓鱼岛实行国有化后,中国海上力量深入钓鱼岛12海里的地区,过去的中国是做不到的。也正因为中国有了这样的能力,他认为中国的崛起影响改变了中美关系、影响了地区稳定。
       在中国拥有强大海军前,中美之间也存在摩擦问题。但当时中美两国有清晰的势力划分,中国主宰陆地、美国主宰海洋。
       中国赢得了东亚地区的“冷战”,原来属于苏联的东亚势力范围都已被中国取代。1975年,美国在越战中获败,因此在1989年,中国实际上主宰了东北亚、东南亚地区。是为中国“主宰陆地”。与此同时,美国在东亚地区、太平洋范围内存在广泛的海军势力,是为美国“主宰海洋”。
       中美势力划分的潜台词是:任何一方都不会进入对方的地盘,中国不可能在海上挑战美国,美国也不可能在陆上挑战中国,因此这样的势力划分保证了双方的合作基础。但是随着中国海军的发展,原有的势力范围被迫改变。
中美都应避免反应过度
       陆伯彬认为,中国海军军事能力的增长也给予中国外交新选择:中国除了和平发展之外,还会要求有所作为,积极地有所作为。这样的外交新选择会使得中国需要合作,需要中美关系稳定,但也会使得中美两国在安全关系上出现紧张状态。中国面临着在这两个目标之间寻求平衡:一方面中国利用海军力量抵制菲律宾和日本问题的压力,同时又要保持中美之间的合作关系,这个状态也将是持续的、长期的过程。
       他认为,任何一国的崛起都会造成地区局势的不稳定,但是中美两国在平衡矛盾利益上,也应想出缓和局势稳定、避免争端的办法。
       他说,一方面,中国利用增长的兵力和海军力量达到了外交目的,同时也懂得如何妥协。
       比如,中国在菲律宾问题上施加压力,使得美国减少对菲律宾的支持;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向日本施加压力,使得美国减少对日本的支持;中国对越南施加压力,导致越南对中国有一定的妥协。同时,中国在朝鲜问题上也对美国作出重大让步。
       2013年6月的中美庄园峰会上,美国也认识到与中国合作的重要性。
       但他认为,中国在2013年底设立防空识别区的举动,使得美国必须对中国采取警惕防御措施,中国太积极、太快的动作会给中美关系的稳定带来障碍。
       另一方面,他认为美国在处理与中国与亚太地区的问题的方法上欠妥。
       他认为,美国战略再平衡战略是一个错误。美国为盟国提供太多保障,对日本和菲律宾的支持太过于强烈,这些都不利于地区稳定。
       比如,2014年美国在中国设立航空识别区问题上的反应也比较过度。美国总统今年4对日本和菲律宾的访问行为是十分挑衅的。美国宣布《日美安保条约》覆盖范围包含争议的岛屿;与菲律宾缔结军事条约等等做法都是不明智的。
       因此,陆伯彬认为中美双方在如何平衡两国矛盾的举措上都出现偏颇,都过于强调威慑与强制,牺牲了彼此间的合作。双方都以最坏的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