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应该把其他中产精英吸纳到体制内,包括穆兄会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西亚北非地区事务主管 熊亮

2014-06-03 22: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14年5月29日,埃及开罗,埃及总统候选人塞西获得总统选举的胜利,埃及股市当天下跌2.3%。  CFP 图

       埃及前军方领导人塞西当选新一任埃及总统。早在上周,初步计票结果一经宣布,部分埃及民众便涌上街头庆祝塞西当选自1952年“自由军官组织”发动军事政变,推翻法鲁克王朝62年来埃及的第六任总统。当然,有人在选举前就已经庆祝过了。
       选举毫无悬念,未来充满变数,塞西已是过去四年来埃及的第三位总统。埃及将往何处去,一系列关键因素环环相扣。在这一过程中,各利益集团的地位问题,如何处理经济发展与政治稳定的关系都将考验新一届领导人的能力和智慧,由此带来的示范效应也将对伊斯兰世界乃至世界其他地方产生重要影响。
       总统选举前,塞西曾宣称,如果他当选埃及总统,穆兄会将不复存在,这一表态让人难以置信,细思恐极——我们想起霍梅尼曾说过:革命道路由殉道者的尸体铺就。事实上,穆兄会是埃及社会不能被排除在外的一分子,任何消除它的企图都将引起埃及现代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对抗,可能导致大范围激烈冲突的发生,不仅会破坏埃及的社会面貌,更可能对转型阿拉伯国家、伊斯兰世界及其他国家产生更广泛影响。
       埃及是阿拉伯国家的人口、政治大国,伊斯兰世界的宗教研究中心,爱资哈尔大学在穆斯林中享有盛誉,也是埃及巨大的文化资产。世界各地几十个伊斯兰宗教政治运动都在密切关注埃及目前的发展态势。这些运动对穆兄会的支持从友谊、同情到全力支持和效忠不等。可以肯定的是,不论塞西对埃及穆兄会制订了什么计划,地球人都知道。如果穆兄会真的沦落到无法存在的地步,伊斯兰世界有可能爆发抗议,埃及国内政治冲突也许会发展为具有全球影响的事态。
       其实,问题不仅限于伊斯兰世界,随着不少非伊斯兰国家穆斯林人口的显著增长,埃及问题的溢出效应还有可能体现在一些欧洲国家。仅在德国,穆斯林数量就以每年6万至8万的幅度增长,已达400万,伊斯兰教在地区层面被认可为官方宗教,新的清真寺不断修建。同时,德国关闭了400所天主教堂和100多所新教教堂。另外计划在未来数年关闭700所天主教堂。穆斯林十分乐意购买过去的教堂建筑,将其改造为清真寺。很多欧盟国家都存在这一情况。
       与此同时,莫斯科现在有大约200万穆斯林人口,比任何欧洲城市都多。从1989年起﹐穆斯林的人口以每年40%的高增长率递增﹐达到今天的2500万。俄罗斯族人口在每年递减﹐专家预测到2020年﹐穆斯林人口将是俄罗斯人口的五分之一﹐因为年轻人多﹐服役的穆斯林军人将超过俄罗斯军队的半数。 如果现在的人口趋势再继续三十年﹐俄罗斯人口的一半将是穆斯林。 由于出生率的差异﹐人口种族结构和信仰的变化﹐穆斯林有可能成为俄罗斯的主要民族。
       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穆兄会、军方及各自支持者表现出的狭隘和暴躁触目惊心。然而,把穆兄会纳入到改革进程中来,与其达成某种共识,以及穆兄会内部组织改革,这些都是埃及获得进步、发展的必要条件。
       埃及的问题是个循环轮回:经济改革没有起色就无法保证就业,稳定便无从谈起,政权合法性自然摇摇欲坠,政府倒台,秩序重归混乱,经济便愈发糟糕。解决一切复杂问题终究还是要靠人。无论是穆尔西当政时期的一系列操之过急,还是临时政府对穆兄会的种种残酷镇压,特别是不久前的大规模审判,均不同程度地带来了消极影响,也让人不禁质疑政治家智囊的成色。去年,阿尔及利亚著名作家布阿拉姆•桑萨尔在接受专访时表示,阿拉伯国家的社会带着自己的古老结构在20世纪进入了现代化世界。那些最传统的民族和国家,日本人、印度人、中国人和非洲人都接受了这种现代化并在盘点自己。而阿拉伯世界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它还处在混沌之中。人们在外就民主发表演讲,回家后却还将妻子和女儿禁闭,人们可能仍对摧毁父权结构感到害怕。
       从现在算起,20年后的埃及人口将突破1亿,如何解放人的思想,如何将其他中产阶级精英吸纳到体制内,使他们为埃及的发展贡献力量,是埃及能够跳出循环步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是更大、更重要的命题。 
责任编辑:杨小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埃及大选,塞西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