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观察 | 如何正确地为领导“辟谣”

澎湃见习记者 陈竹沁

2014-06-05 10: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领导遇上“谣言”,作为下属不能不作为,更不能乱作为。这时,如何“正确”地辟谣,是一门技术,也是一门艺术。 刘行喆 澎湃资料
       

       “辟谣”是技术也是艺术。
       当领导遇上“谣言”,作为下属不能不作为,更不能乱作为。
       这时,如何“正确”地辟谣,是一门技术,也是一门艺术。
       2012年12月6日,国家能源局为自家局长刘铁男“辟谣”,完全可作为反面的教学案例。
       当天上午,《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连发3条微博,实名举报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涉嫌学历造假、与商人结成官商同盟、与情妇反目。
        时任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曾亚川立即对媒体作出回应,称上述消息纯属诬蔑造谣。曾亚川表示,刘铁男本人正在国外访问,已经得知此事。他还称,“我们正在联系有关网络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正在报案、报警。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
       当然,故事的结局大家都已经知道了。2013年5月12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无疑给了该局新闻发言人一次重重的“打脸”。
       连人民日报官微都看不下去了,反问,“新闻发言人本是公职,怎会沦为‘家奴’,为个人背书?”
准则一: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领导也是普通人,被举报传闻“骚扰”,很难不为所动,他们也有“辟谣”的心理需求。据媒体后来“扒皮”,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对媒体的回应,就是在刘铁男的要求下进行的。
       但正如人民日报官微所言,新闻发言人是公职,维护的是本单位形象,而非领导个人。后者是否“清白”,掌握举报线索和证据的是纪委部门,无论有无初查、立案、查实,纪委部门才最有发言权。
       领导所在单位人员一不掌握材料,二与当事人利益攸关,即使“辟谣”,也无权威性。
       因此,“辟谣”的第一准则是有针对性,知道什么说什么。否则,谁才是造谣者,真要看谁没法笑到最后。
       领导有没有被举报,举报内容是否真实,“不清楚、没听说”,打打马虎眼就过去了。再官方一点,就推给纪委组织部门,留待他门向社会公布。
       这时,记者听得直跺脚,那也不妨透点料,大家都好交差。比如领导在中央党校学习,没有问题,领导在国外访问,也没有问题。话不用说太满,至少现在,领导并没有受到控制,一切工作正常。
       如此,领导的心愿也可以了了。
       身在官场,必须严酷地认识到,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要知道,那年某地警方“辟谣”世界末日,网友还会反问“警察叔叔,你是怎么知道的?”
准则二:有不说的真话,但不要说假话
       总有一些问题,只等捅破窗户纸。在“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的节骨眼上,如果不想遭到历史的鄙夷,不说假话就是底线。
       有时候,巧妙地卖萌可以漂亮过关。“你懂的”,便是更高级的“打马虎眼”技巧。
       相反,那些动辄就指着媒体的鼻子喊“纯属造谣”的,只能说还too simple。据新浪财经报道,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在接到媒体电话之后,不仅爽快背书,还对记者确认可以发、快点发,那就是no zuo nod die了。据说,他后来也后悔自己的草率,仕途也受到了一定影响。
准则三:卖萌不是万能的,真诚至上,恐吓无用
       当然,卖萌也要择机而动、适可而止,否则就会弄巧成拙。
       铁道部发言人这个位子也是个烫手山芋。王勇平就为世人留下了“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的金句。
       在“7.23”动车追尾事故26小时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问及“为何救援宣告结束后仍发现一名生还儿童”时,他回答:“这只能说是生命的奇迹”。
       之后,问及为何要掩埋车头时,他说了一番听来的无厘头的解释,紧接着用力一甩头,“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