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为何“背信弃义”甩了绿城?因为他从不与失败者合作

澎湃记者 陆玫 徐益平

2014-06-05 22: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马云惯有的商业逻辑吻合既是从不和失败者合作。  CFP 图

       “前脚考察绿城中泰基地,后脚就跟恒大足球套近乎去了。‘我一年出6个亿,绝对玩死恒大队’,家宴上的话,虽是戏言,绿城足球的股份,我是给你留足了。”得知马云和恒大联姻的消息后,宋卫平发出“自古商人重利轻离别,莫此为甚”的一声叹息。
       选择恒大,马云说因为“恒大是第一名”。5月中旬至今的半个多月里,马云放弃了失败的理想主义教父宋卫平,转投“第一名”许家印。看着突兀,实则却与马云惯有的商业逻辑吻合:从不和失败者合作。        
想“玩死恒大”的人反被恒大搞定        
       一出反转剧。
       最早传出马云将入主杭州绿城是5月15日,说马云将以个人身份收购绿城控股旗下的足球、学校和医院三个板块。
       这则绯闻听起来靠谱,马云和宋卫平私交甚笃。2011年,绿城传出“被破产”消息第2天,马云就曾出手施援老乡宋卫平,号召阿里巴巴员工以团购价购置绿城楼盘。据杭州媒体报道,去年下半年,马云家宴宋卫平,饭桌上,马云慷慨激昂地说:“我来赞助绿城足球吧,我一年出6个亿,绝对玩死恒大。”宋卫平没有当即答应,他说:“先让这帮小孩踢半年试试,如果成绩不佳,有降级危险,那么你进来;如果成绩还可以,那就暂时保持不变。”
       “阿里将占49%的股份。”宋卫平5月16日向媒体表示。
       紧接着,马云在5月17日的来往扎堆中回顾了自己与足球的渊源,先是笑言自己对足球兴趣一直不大,连比赛规则都搞不清楚,后面又来了句,“也许我们的足球真应该让那些没有兴趣,没有纠结,也不太懂的外来人去搅搅局,反正现在的局已经够乱了。”句中的“外来者”是马云自己,进军足坛看起来也是板上钉钉。
       5月19日,马云的迈巴赫座驾现身绿城中泰足球学校,使外界更坐实了他与绿城即将联姻。但在昨天阿里巴巴发布的公关稿中,马云的现身被轻描淡写地解释为“路过绿城足球基地并进入参观”,言下之意并非有心之举。
       人心啊,变得快。6月4日下午,马云在来往扎堆来了句,放不下的东西就千万别拿起来,走不出来的地方千万别侥幸进去,在机场,马上去广州。宋卫平也在4日下午才得知马云去广州,愣了一下。5日,阿里12亿元入股恒大的消息发布。        
马云的“强强”投资逻辑        
       马云在6月4号一早9点打电话给许家印,15分钟把入股的事情谈完了。说理想主义的宋卫平输给了许家印,不如说他输给了阿里巴巴“要当第一,干掉第一,和第一合作”的企业格言。因为宋卫平不是第一,融创入主绿城作了大股东,他成了商业领域的失败者。
       马云的商业逻辑不允许他和失败者合作。细数阿里巴巴近年来的合作方,最大失败者当属中国雅虎。2005年,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资产,同时得到雅虎10亿美元投资,雅虎置换阿里巴巴集团40%的股份。2012年,阿里以76亿美元向雅虎回购半数股权,并继续获得中国雅虎4年运营权。仅1年后,始终不见起色的中国雅虎关闭门户业务,阿里巴巴对其提前结束运营。
       阿里放弃中国雅虎的最根本原因在于,中国雅虎历经几次转型都以失败告终,保留这一业务对阿里来说已无任何意义。
       2005年8月换来中国雅虎时,中国雅虎有600多名员工,业务包括搜索、邮件、门户和即时通讯。马云对中国雅虎的期望是“中国本土搜索第一”和“电子商务第一”。之后,阿里做到了电子商务第一,但并非依靠中国雅虎完成,而马云对搜索、社区、邮件、即时通讯等业务的期望,都在随后的几次转型中落空。
       在多变的核心业务和方向调整中,中国雅虎业务最终归于沉寂,其门户影响力也已没落。既然失败,不如舍弃,马云大手一挥,将中国雅虎业务关闭。
       在阿里近期入股的企业中,华数传媒、恒生电子、文化中国、高德导航、优酷土豆、快的打车……无一不是细分行业内的佼佼者。再观阿里内部,淘宝网、支付宝、天猫、余额宝也早已被冠上“国内最大”、“使用人数最多”等“第一”定冠词,而云OS、来往等前期投入巨大但业绩平平“第一无望”的阿里系业务正逐渐边缘化也是不争事实。
“风清扬”的“第一情结”来自何处?        
       风清扬是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的人物,原属于华山派剑宗的一代宗师,也是金庸小说中剑术达到最高境界的高手,熟习独孤九剑。
       单薄瘦小的马云偏取了个天下第一武术高手的花名。小小身板却爱打架,小学五年级时,他和一个高大强壮的男生扭打摔跤,脑袋狠狠地砸到地上,缝了3针。没考上大学前,马云真正处于社会底层,当过临时工,为印刷厂蹬过板车。
       马云不是生来成功的,他的“第一情节”早在幼时便埋下伏笔,许是早年的种种挫折反而让他形成了爱争第一的心理预期。
       1995年,马云凑了2万元,创建了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之一“海博网络”,并启动了“Chinapage”项目——日后的中国黄页。1996年互联网在中国升温,当时与中国黄页竞争最激烈的当属杭州电信。在这场实力悬殊的对决中,马云出让了中国黄页70%股权。1997年,当时的外经贸部向马云伸出了橄榄枝,他远走北京继续开发网上贸易试点。
       在租来的不到20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埋头苦干15个月后,不仅让外经贸部成为中国第一个上网的部级单位,而且将净利润做到了287万元。然而,外经贸部此前对马云团队许诺的股份却因种种原因迟迟没有落实。
       当时,马云参加外经贸部的大小会议,但作为编外人员,没人把他看在眼里。在官本位的中国,这一切很平常。
       1999年,马云泪别北京。临行前爬上长城,团队人员在散伙饭局上喝着二锅头,泪眼朦胧唱起《真心英雄》。虽然唱着英雄,但马云心里清楚,闯荡3年却回到起点,就是失败者。        
攀上恒大,才能让马云更强?        
       回到马云入股恒大足球。吸引马云如此之大手笔,真的因为他在乎恒大俱乐部在中国乃至亚洲足坛的第一头衔吗?他真的想做中国足球的“搅局者”?
       众数周知,在中国,足球是个公认的烧钱玩意。网易去年底发布的《2013年中超商业价值报告》显示,2013年,中超俱乐部亏损2.64亿元,创下历史新高;16家俱乐部中,14家亏损,只有广州恒大和辽宁足球俱乐部2家盈利,其中恒大盈利8590万元,辽足1795万元。
       恒大尽管是当年的盈利冠军,但如果与前几年的巨额投入相抵,尚难言乐观。业内人士估计,这一缺口约在3亿元左右。
       再看被马云决然“抛弃”的杭州绿城俱乐部。去年8月,浙江大学起价1万元挂牌转让绿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1.6%股权,相关公告披露,截至2013年6月30日,该俱乐部资产1.56亿元,负债3.36亿元万,所有者权益负1.8亿,净利润负0.47亿。
       玩足球显然并不是一桩好买卖,至少在短期内,无法给马云带来直接的商业利益。那么,从不与失败者合作的马云,到底看中了恒大什么?
       答案可能有三。一是,阿里巴巴即将在美国挂牌上市,其与恒大的合作有助于向投资者“讲故事”,为上市造势;二是马云与腾讯马化腾间的竞争狼烟四起,广州恒大的大本营珠三角也是腾讯的大本营,借助恒大足球,阿里巴巴将直切腾讯腹地,大大提高其在珠三角的渗透力;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将足球经营成其维系政商关系、整合政治资源的平台,而与最强者合作显然是最佳路径。
       自从恒大俱乐部打进中超,省市领导就成了广州天河体育中心贵宾区的常客,双方在“做足球”这件事上不缺默契。去年,恒大在亚冠联赛上越战越勇时,广东《新快报》刊发文章称,许家印是习近平主席“一定要下定决心把中国足球搞上去”的意愿的坚实执行者。
       恒大夺冠后,人民日报官方微博评论称,“恒大亚洲夺冠是对三中全会一份厚礼。改革任务很重,足球却验证了一个道理:在不差钱的中国,只要用钱的主体是企业,钱用对地方,还是可以出成绩的,相信市场,相信企业,相信职业化,“土豪”主导比政府主导强。中国足球,没白瞎习大大对你们的关注和期待。”
       作为炙手可热的互联网明星企业家,马云一向重视政商关系。马云曾表示,支付宝在中国诚信体系的建设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如果政府需要,支付宝随时可以送给国家。
       今年4月,阿里巴巴与浙江省政府签订全面战略合作协议,这是中国省级政府与辖区内民企签署的第一个合作协议。马云对浙江省长李强表示,阿里巴巴十多年创业发展,最正确的决定是建在杭州,坚守在浙江和杭州,“阿里人永远怀有感恩和敬畏之心”。
       同时,马云本身的政商关系也非常稳固和强壮。2013年,他曾两进中南海,温家宝总理在任的最后一次座谈会和李克强总理的第三次经济座谈会都有马云的发言。在李克强主持召开的座谈会上,当马云介绍淘宝网将11月11日打造成“中国消费者日”时,李克强赞许说:“你们创造了一个消费时点。”有趣的是,阿里巴巴集团与恒大集团的足球战略合作签约仪也定在6月5日上午11时11分召开,因为“这是马云的幸运数字,对电商企业有着特殊意义”。
       有分析认为,马云眼下在政商关系方面更需要做的是“守城”——足球可能成为他拓宽护城河,加固城墙的手段之一。 
责任编辑:谢春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马云,背信弃义,失败者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