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入诺曼底兵器解密①:装甲兵老炮临危受命

徐辰

2014-06-11 17: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很遗憾,我国军队在二战期间的装甲兵领域并未占据领先地位——但或许第79装甲师是唯一的例外。”
——利德尔•哈特

第79装甲师的灵魂人物:珀西·霍巴特少将

       时值1942年8月,第二次世界大战正打得如火如荼。在苏德战场,德军正步步逼近斯大林格勒;在北非大漠,隆美尔的非洲军团在阿拉曼和奥金莱克的部队反复拉锯;在太平洋的波涛之上,盟军正在瓜达卡纳尔岛迅猛推进。然而,已被踏在纳粹铁蹄下长达两年之久的西北欧却是风平浪静波澜不惊。

碧血黄沙:饮恨迪耶普
       如此的平静,对盟军当局来说不啻为难堪局面。为验证以联合兵种奇袭登陆并占领高度设防港口的可行性,盟军联合作战指挥部决定于8月下旬进行一次跨越英吉利海峡的突袭行动。目标选定为德国国防军第302卫戍步兵师重兵驻守的法国滨海塞纳省城镇迪耶普。盟军突袭部队由加拿大第2步兵师担任主力,辅以英军突击队、少量美军观察员及自由法国部队。为减轻登陆部队的压力,还为加第2步兵师配属了加陆军直辖第14装甲团(即“卡尔加里团”)。卡尔加里团配备了58辆新式英制邱吉尔步兵坦克,包括在炮塔安装2磅火炮、车体前部安装3英寸榴弹炮的I型和仅在炮塔上安装6磅火炮的III型;此种坦克专为支援与伴随步兵作战而设计,虽然行驶速度缓慢,装甲防护却相当优秀。该部在突袭作战中负责支援埃塞克斯苏格兰团和皇家汉密尔顿轻步兵团,盟军计划用这些坦克开辟登陆场并掩护步兵向市区突击。按原计划,卡尔加里团在市区战斗结束后还应对圣奥本的德军机场实施炮击,并摧毁位于阿尔克-莱-巴塔耶城堡的德第302师师部,最后登船撤回英国。
在迪耶普突袭战中被摧毁的加军邱吉尔III型坦克,车体前部临时焊上了铺路毯线轴。

       迪耶普海滩遍布粗卵石,对采用板簧悬挂装置和多对小直径负重轮的邱吉尔坦克来说,履带被此类卵石卡住的几率极高。因此在登陆战中打头阵的坦克都在前部临时焊上了巨大的线轴,其上卷绕着特制的铺路毯,这是一种内部平行设置多根支撑木棒的板司呢,坦克从登陆舰驶上滩头之后便会放下线轴铺开毯子,以便后续坦克安全驶过。但粗卵石之后的障碍很不好对付,因为以邱吉尔坦克的越障能力不可能直接越过迪耶普的海堤,所以坦克在进抵海堤之后需要依靠随行的工兵用炸药在堤上炸开口子,才能继续前进。在抵达市区入口时同样需要工兵清除设置在此处的混凝土反坦克工事。不过,参与攻势的加拿大皇家工兵部队却没有装甲车辆可供乘坐,在执行爆破任务时不得不暴露在遍布滩头高地的德军火力点眼皮底下。
       为清除德军火力点,卡尔加里团还配属了3辆用邱吉尔II型坦克紧急改制而成的邱吉尔-欧克喷火坦克(以设计者欧克少将命名),代号分别为“公牛”、“野猪”和“甲虫”。
代号“野猪“的邱吉尔-欧克喷火坦克,在撤退时回防滩头后被击中丧失行动能力,但仍一直开火掩护步兵撤退。

       1942年8月18日深夜,盟军舰队护送登陆部队悄然离开纽黑文港向迪耶普进发,但由于意外遭遇德军舰只,登陆战的突然性丧失殆尽。19日04:50时,英军第4突击队打响了战斗第一枪。作为突袭主力的加拿大部队在30分钟后开始登陆,卡尔加里团原计划分四个梯队先后上岸:其中第一梯队为坦克9辆(包括所有3辆喷火坦克),分为2个集群支援步兵登陆;第二梯队为坦克12辆;第三梯队为坦克16辆;第四梯队则为全团剩余的所有兵力和装备。但登陆行动从第一梯队的3辆喷火坦克开始就掉了链子:“公牛”在驶出登陆舰后立即沉入水中;“甲虫”上岸后被反坦克炮击中一侧履带,丧失了行动能力;“野猪”的燃料拖车被流弹命中起火,但它却勉强突破了滩头。此外还有3辆坦克因履带被击中或粗卵石卷入行走装置而动弹不得。结果只有3辆邱吉尔坦克“美洲豹”、“猎豹”和“老猫”靠着铺路毯勉强冲到了海堤前。随后第二梯队也遭到了德军的痛击,仅得4辆坦克完好登陆。
战斗结束后遗留在迪耶普滩头的盟军阵亡官兵遗体、邱吉尔坦克和登陆舰残骸。

       已经开始消散,德军炮火立即向运载着坦克的登陆舰招呼过来。结果只有10辆坦克成功登陆,其中7辆开到了海堤前。在此期间,卡尔加里团团长乔尼•安德鲁斯中校的坦克也沉入水中,中校本人为营救自己的车组而中弹捐躯。
       在工兵部队的努力下,成功登陆的坦克中有半数终于穿过海堤进抵迪耶普市区入口,德军部署在此地充作固定炮台的旧式法国坦克完全不是邱吉尔坦克的对手,但卡尔加里团也只能止步于此——工兵爆破部队在海岸的德军火力点压制之下死伤惨重,已无力为坦克部队清除挡在这里的混凝土工事。因盟军指挥官罗伯兹将军于09:00时决定撤退,第四梯队未能出击。卡尔加里团的三个梯队共37辆坦克只有6辆得以撤回滩头,下午14:00时,盟军完全撤出战场。
战斗结束后遗留在迪耶普滩头的邱吉尔I型坦克,注意为了短途涉水而加装的发动机散热管延长部。
趾高气昂的德军强令加拿大战俘在迪耶普游街,这张是德军宣传照片。
打扫战场的德军坐在邱吉尔III型坦克上自鸣得意(德国宣传照片)。

       参与这次“庆典行动”的约5000名加拿大官兵伤亡及被俘3367人,英军突击队损失率亦近25%,外加皇家海军伤亡550人,皇家空军也折损了106架飞机。其中卡尔加里团伤亡17人,被俘157人。不仅如此,由于当天驻扎在沃辛顿的英国皇家坦克兵团第147汉普郡团在例行无线电监听时全程收听了卡尔加里团的悲壮战斗,失利的消息很快传播开来。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反倒是对岸的德军给了一点心理安慰:当天夜里,一架德国军机飞临卡尔加里团位于锡福德的营地上空,丢下了一捆该部幸存官兵的照片。

 “老叫花子”临危受命
 
霍巴特准将(头戴贝雷帽者)正在索尔兹伯里平原指挥英第1装甲旅进行演练,摄于1934年。他的指挥车由一辆Mk. III多炮塔中型坦克样车改装而成。多炮塔坦克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堑壕战噩梦的产物,也是一种集技术与美学为一体的艺术品,但因不够现实而暂时退出了历史舞台。

       迪耶普突袭战给盟军上了一堂学费高昂的实习课,时任英帝国总参谋长的艾伦•布鲁克元帅认识到目前盟军完全不具备合格的联合兵种登陆作战能力,临时改装拼凑的装甲车辆难以胜任大规模的抢滩登陆战,德军在法国北部经营多时的大西洋壁垒防御能力不可小觑。盟军不但亟需研制一系列专供登陆突击所用的特种车辆器材,还需要一支训练有素、能够有效发挥器材能效的技术尖子部队。1943年3月11日,布鲁克元帅决定由英第79装甲师担起这项重任。该师创建于1942年9月,起初只是按照第7及第11装甲师建制组成的标准部队,它之所以会被选上,很大原因在于其师长珀西•斯坦利•霍巴特少将的专业背景。
第79装甲师师徽

       1885年,珀西•霍巴特生于当时的英属印度,1906年从伍利奇的皇家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即被吸收入皇家工兵部队,服役于精锐部队第1孟加拉工兵团。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霍巴特以参谋军官身份转战法国及中东战场,战后又入参谋学院深造,毕业后自愿调入了草创之初的皇家坦克兵团,成为富勒上校与利德尔•哈特坦克突破理论的忠实信徒。在1927、1931及1933年,霍巴特在索尔兹伯里平原主导了一系列装甲兵技战术演练,并革命性地指出应以坦克作为反坦克作战的主要手段,主张将坦克从单纯支援步兵推进的任务中解放出来,并由专用的工兵车辆填补支援步兵的任务,此外他还极力主张在装甲部队中推广无线电通讯。当然,这些超前的理论在当时的英军中并未受到重视,霍巴特也因其不拘成规的作风和尖刻毒辣的雄辩而得了个“老叫花子”的诨名。英军装甲部队尽管一直在坚持研制与测试各类特种工兵车辆与辅助设备,却从未真正重视过这些成果,用装甲兵专家约翰•威克斯的话说,这一时期的英军装甲兵就是“一群在平原上被掠食者追逐的鸵鸟”——尽管看上去跑得很欢,实际上都是在白白费力。迪耶普滩头的悲剧,和这种对技战术发展漠不关心的半吊子作风不无干系。
       1934年,霍巴特晋升准将并接下了英国第一个常备旅级装甲部队——第1装甲旅的指挥权。后于1938年以少将军衔主导了新设的“自动化师”作训工作,这支部队就是后来闻名遐迩的第7装甲师。如今在迪耶普失利的惨剧之后,这位工兵出身的装甲兵老炮又临危受命,接下了将第79装甲师打造成特种车辆孵化场的重任。他的第一要务,便是仔细爬梳迪耶普突袭战中装甲部队的教训,看看在那片滩头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诺曼底登陆70年,霍巴特,迪耶普,皇家坦克兵团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