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不厌诈:诺曼底登陆前的假动作和真冒险

朱振国

2014-06-06 01: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第二次世界大战于1943年进入第4个年头之后,位于布莱切利庄园的英国密码破译机构——“政府通讯代码与密码学校”再立新功,破解了纳粹在1942年才装备的两种新型密码机,分别是代号“鲨鱼”的海军型恩格玛,和结构类似的、德国军事情报局专用的G型恩格玛。与此同时,德国军事情报局从开战后就不断派遣到英国的那些被判定为“消息灵通、忠贞可靠”的特务们,实际上已全部掌握在英国反谍报安全机构(就是众所周知的“MI5”)的手中。早在1940年它就组织起一个代号“双重背叛系统”,旨在对德国间谍实施“逆用”的特殊任务组织。这些遭到逆用的特工是如此深受信任,以至于他们的主子打消了在1944年派遣更多特务进入英国的企图。
       由于上述两个主要因素,再加上发生在德国统帅层内部的政治斗争、互相猜忌,以及由此带来的管理不善,纳粹失去了获取兼具时效性、准确性的高质量情报的能力,失去了在“帝国”内部通过无线电网络高效、保密传递信息的能力,以及在无法夺取海权的前提下,维护“帝国”安全的最后一道屏障的能力——通过实施潜艇战,阻挠盟军为反攻欧洲大陆集结兵力、兵器及战略物资。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盟军具备了相应的条件,能够组织对欧洲大陆的反攻,以及配套的战略性欺敌行动和特种部队作战。
       
战略欺敌行动        
       代号为“保镖”,主导该计划的是由英国前战争部长奥利弗•斯坦利上校。他创立了代号“伦敦控制科”的秘密机构,专门负责制订战略性军事欺敌计划,在不同阶段参与行动的同类组织包括:由达德利•克拉克上校创建的“A部队”,以及由“盟军最高司令官参谋长”弗雷德里克•摩根中将指挥的“作战部B组”。
       1943年中旬,有两个备选的战略欺敌行动:伦敦控制科的“帽徽计划”,旨在诱导希特勒相信,盟军将在巴尔干半岛开辟“第二战场”;“作战部B组”起草的“霸王行动:附录Y”,旨在诱使德国统帅阶层相信,盟军将在次年的某个特定时间,在法国西北部除诺曼底以外的其它战略要地实施登陆。
       盟军分别在开罗和德黑兰召开会议,就次年的战略规划进行了商讨。最终决定以“附录Y”为基础,展开战略性欺敌行动,以配合霸王行动的展开。行动代号“保镖行动”,源自温斯顿•丘吉尔在德黑兰会议上,向斯大林作的一个声明:“真相在战争期间何其宝贵,她时刻需要一批名为‘谎言’的保镖屏护在侧。”
       1944年开展的全新的“保镖行动”包含了五个次级计划,它们分别是:“刚毅行动”,旨在诱使纳粹相信盟军的目标是挪威(刚毅北方)和加来(刚毅南方),其细节广为人知,故本文不予展开。
       开展于1944年2月的“格拉夫哈姆行动”,由伦敦控制科的第二任领导约翰•比万上校制订。旨在配合“刚毅北方”行动,诱使纳粹甚至瑞典政府相信,盟军登陆挪威的同时,会不惜以破坏瑞典的中立国地位为代价,切断它向纳粹提供铁矿石和滚珠轴承的能力。本行动与“刚毅北方”所获甚微,瑞典政府与纳粹部并不相信盟军有意破坏瑞典的中立,甚至也不会在挪威登陆。它们的结果与“刚毅南方”行动大相径庭。
        “爱恩赛得行动”,1944年1月德军根据信号情报判定,盟军有可能在波尔多地区实施两栖登陆,旋即于2月实施了一次有针对性的抗登陆演习,以震慑盟军。受此启发,伦敦控制科旋即展开了这次行动。主旨在于诱骗德军相信,诺曼底登陆10天后,盟军会以两个师在波尔多的加伦河口登陆,控制滩头堡后再进一步投入六个师向内陆挺进。实施行动的是“双重背叛系统”掌握的3名双面间谍,代号分别为塔特、布朗克斯,以及著名的“嘉宝”。行动收效甚微,直到龙骑兵行动展开前,德国军事情报局始终不敢对盟军在该地区的动态掉以轻心。
        “齐柏林行动”,地中海战场版本的“坚毅北方行动”由驻扎在埃及的“A部队”实施。旨在诱使德军相信,盟军部署在埃及的三个集团军,将收复克里特岛,随后依托该岛在希腊、南斯拉夫登陆,最终占领罗马尼亚。它大获成功——真正部署在埃及的盟军部队,只有三个不满员的师而已。性质类似的次级行动还有“皇家同花顺行动”,旨在作出盟军将在三个中立国丹麦、西班牙或土耳其登陆的假象;以及“斐迪南行动”,作出盟军将在亚平宁半岛腰部实施登陆的假象,该计划因为盟军在此之前突破了卡尔古斯塔夫防线而取消;最后则是“仇杀行动”,旨在作出盟军将在法国南部海岸,尤其是马赛登陆的假象。
        “铜斑蛇行动”,整个“保镖”行动期间,规模最小的一个次级计划。只动用英国演员克里夫顿•詹姆斯一人而已。他的相貌酷似蒙哥马利,被派到了直布罗陀与北非,诱使德军相信那位最著名的英国将领会在地中海地区开辟“第二战场”。它有力配合了“齐柏林”行动。
 
单枪匹马实施了“铜斑蛇行动”的英国演员,克里夫顿•詹姆斯。
       
       “泰坦尼克行动”,一次由英国皇家空军以及英国特种部队SAS实施的联合行动,皇家空军从第三大队中拨出了专门执行特殊任务的四个中队:第138、161、90和149中队,它们将分别向四个行动区域投下一定数量的假伞兵,以及SAS小队,后者着陆后将使用扩音器播放预先录制的音响效果声模拟部队集结、使用轻武器或迫击炮开火等,还要对当地的德军巡逻队实施攻击。
       四个行动区域分别是:
        “泰坦一号”,在西北诺曼底地区的伊夫洛、耶维尔、多德维尔、以及厄尔省的福维尔空投200个假伞兵,以及两支SAS小队,他们将模拟一个空降师着陆;
       “泰坦二号”,将50个假伞兵以及一个小队的SAS空投至迪沃河东岸,将该地区的德军预备队引向相反的方向(因故取消);
        “泰坦三号”,将50个假伞兵以及一个SAS小队空投至卡尔瓦多斯、卡昂附近的马尔托以及奥东河畔的巴尔龙,将德军预备队诱离卡昂城西部区域;
        “泰坦四号”,在靠近圣•洛的马里尼以及芒什空投200个假伞兵,以及两个SAS小队,他们同样要模拟一次师级伞降突击。
陈列在法国梅尔维尔“碉堡博物馆”中的假伞兵实物。它是在“泰坦尼克行动”期间,被空投到诺曼底地区的。
       
       上述分支行动的结果是:
       泰坦一号,根据截获的德军加密电报显示,行动区域的德军指挥官惊慌失措,报告称盟军实施了大规模空降作战,占领了从勒阿弗尔至深远内陆的广大地区……达成预定目标。
       泰坦三号,计划取得了成功,驻扎在该地的“希特勒青年”师根据驻法德军总司令龙德施泰特元帅的命令,展开部队对假伞兵着陆区域实施了反空降作战,结果延迟了该师对进攻卡昂的盟军实施反攻的时间。参加行动的所有8名SAS或阵亡,或被押解到贝尔根-贝尔森集中营,并遭到处决。
       泰坦四号,计划同样大获成功,驻扎在该地区的是德国352步兵师的预备队:第915掷弹兵团。因为在错误方向展开部队实施反空降作战,因而未能在6月6日当天及时集结起来,以全部实力对美军登陆的两个海滩——奥马哈和犹他,或第101空降师的着陆场实施反击。
       
陈列在梅尔维尔“碉堡博物馆”中的资料照片,展示了“泰坦尼克行动”当天,安装在假伞兵身上的各种枪炮拟声装置,和供SAS操作的扩音装置。
       
       除了上述战略性欺敌行动之外,英国皇家空军的第218中队,以及由精锐飞行员组成的第617中队分别实施了代号“微光行动”与“应税行动”的战术欺敌行动,在盟军登陆舰队上方定时定点投放了大量雷达干扰箔条,屏蔽了舰队的位置。
       与此同时,装备代号“飞行雪茄”的电子干扰设备的皇家空军第101和第214中队干扰了德国空军的空-地无线电联络。上述行动致使驻法的德国海、空军没能在登陆日当天做出任何反击。
       
多军种特种侦察行动        
       1942年8月在迪耶普实施的实验性登陆让盟军意识到,传统地形侦察手段无法就滩涂地质的特性,滩头的水深,潮汐的变化,水下、水上自然障碍,以及德军设置的防御性障碍物等方面提供精确的细节。所以,当盟军于1943年末确定在法国西北部实施登陆这一战略目标。于是,使用特种部队对潜在登陆场实施详细的地形/水文侦察,就被列入了日程。计划代号“邮资已付”,由一支化名“联合作战部导航小组”的特种侦察部队执行,它的成员接受了当时最先进的水上/水下行动技巧训练、突击队地面战术的训练,配发了当时罕见的橡皮紧身潜水服和循环式水下呼吸器,甚至包括小型红外线夜视装备——它早在1942年末即投入了实战,比德军同类设备投入使用早了两年,并且体积也只有后者的1/5!
       出于盟军制订重大计划时一贯的审慎态度,该部在1943/44年除夕,开展了第一次实验性侦察,以验证在设防严密的西北欧海岸地带实施此类行动的可行性。两位特种部队军人首先搭乘鱼雷快艇抵达了卡尔瓦多斯省的滨海吕克外海,换乘橡皮艇划入近岸水域后,再潜泳上岸,并成功收集了地质样本。行动期间没有暴露,也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证明他们曾在海滩上出现过的证据。实验大获成功,行动获准正式展开。
       1944年1月16日,行动人员搭乘皇家海军袖珍潜艇“X-20”抵达了法国海岸,驾驶潜艇的两位艇员为皇家澳大利亚海军预备役中尉K•哈德斯彭瑟和皇家海军预备役少尉B•恩泽尔。实际开展侦察行动的人员有三名,分别是隶属“联合作战部导航小组”的皇家海军少校N•威尔蒙特,与两位具备潜水资格,并且已参加过实验性行动的两栖侦察兵,皇家工程兵少校洛甘与中士O•史密斯。
洛甘少校最后以少将军衔退役,在摄于奥马哈海滩的这张肖像中,他演示了自己当年是如何收集地质标本的。
       
       行动期间,潜艇在白天上浮到潜望镜深度,使用光学仪器对海岸线进行测绘,同时用回声探测器记录水下障碍物的分布情况。入夜后,两名侦察兵将潜泳上岸并收集地质标本。一行人在头两晚对位于卡尔瓦多斯省的滨海维耶维尔,滨海圣•洛郎以及滨海科勒维尔三地的海滩实施了侦察——该地段即后来美军29步兵师登陆的“奥马哈海滩”。第三天夜晚,他们又对乌伊斯特雷昂至滨海圣•奥班的一段长8公里的海滩实施了侦察——即后来英军第3步兵师及配属作战支援部队实施登陆的“宝剑海滩”。此时行动人员承受的身心压力已达到极限状态,即便服用富含咖啡因的兴奋剂也无法继续维持应有的注意力。艇长哈德斯彭瑟由于这个原因,以及行动区的海况、天气情况恶化而下令终止行动,全体人员在1月21日与皇家海军驱逐舰“海豚”号汇合,并顺利回到基地。
       利用这次行动获得的地形/水文资料,综合了通过皇家空军的航空侦照,以及从民间收集的旅行纪念照和明信片得到的情报,制作了两座高精密的比例模型供制订作战计划用。它们分别存放在伦敦的战争部以及首相府地下的内阁作战室。然后还在苏格兰西南部、濒临爱尔兰海的凯安雷恩,按照上述资料等比例复制了两片海滩,供盟军参谋进行实兵演练,检查作战计划中的缺失,并考察现有各类两栖技术及两栖登陆装备的实用性。这些成果中就包括了谢尔曼DD两栖坦克,以及著名的“霍巴特马戏团”中用于实施破障、扫雷作业的各种特种装甲工程车辆。
       作为尾声,参与了这次行动的袖珍潜艇以及人员,后来还实施了另一次特种任务:旨在为登陆部队提供导航的“开局行动”。行动始于原订实施登陆的6月3日,皇家海军袖珍潜艇X-20负责为登陆“宝剑”海滩的英军导航,袖珍潜艇X-23号则为登陆“朱诺”海滩的加拿大军导航,两艇于6月4日凌晨抵达预订位置。当登陆因天气原因延期后,两艘潜艇即坐沉于水下,一直坚持到6月6日登陆发动为止。它们在清晨四点半升起了伸缩式桅杆,上面安装了可见光灯标、无线电信标,以及供声纳导航用的超声波信标,在清晨的浓雾中实施了成功的导航。
       原定还有两艘袖珍潜艇为美军的登陆提供导航,但是遭到了拒绝。作为替代选择,参加过1月的水文侦察的洛甘少校和史密斯中士在6月6日清晨再次来到奥马哈海滩,依靠人力在浅水中设置了可见光信标,为黎明前出动的第一与第二波登陆艇提供了成功的导航。参战的美国海军官兵对这些灯标的来源不明所以,他们后来将“奥马哈滩头的神秘灯光”当作一件奇闻逸事广为传播。
       篇幅所限,本文仅简要介绍由英美军事机构针对这次登陆所策划的欺敌以及特种侦察活动,由美、英情报机构在更为宽广的层面上组织、实施的战略欺敌和特种作战行动并未包括在内。
责任编辑:洪燕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诺曼底,诺曼底登陆70年,二战,铜斑蛇行动,爱恩赛得行动,齐柏林行动,奥马哈海滩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