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滦入津水源地养鱼成灾:跨流域生态补偿为何只闻雷声

澎湃见习记者 郑志成

2014-06-06 17:2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大黑汀水库岸边可以清晰地看到密集的水草和生活垃圾。澎湃见习记者 郑志成 图

       5月27日,河北宽城桲罗台镇西卜子村,孙玉琴和嫂子抱着孩子在院里晒太阳,院墙上晒着的渔网引来一团蚊蝇。
       隔着一条窄窄的土路,便是潘家口水库,引滦入津工程的起点就在这里。每年10亿立方米滦河水经234公里引水管线送抵天津,解决1400多万天津市民的饮水问题。
       自从9年前从平泉嫁到宽城,孙玉琴便和丈夫一起在水库里以网箱养鱼为生。在库区里,数以千百吨计的饲料、药物绝大部分进入鱼的体内被消化、分解,排泄出去,残余物会顺着网箱下部的网眼最终沉积水库底部。
       “这么多饲料倒在水里,对水质肯定有影响。”孙玉琴说。、
       对于依水而居的渔民,水库就是他们谋生的饭碗;而对于234公里外的天津市民,大规模的网箱养殖、人为活动的加剧,都成为悬在天津人水龙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水库养鱼泛滥空气有腥味
       站在西卜子村口高处目力所及,蜿蜒的水库河道夹在陡峭的山体之间,宽阔的水面上布满蓝色、绿色的网箱,像一件衣服上缝满了大大小小的补丁。靠近水库的堤岸泊着一艘艘渔船,生活垃圾随着水流翻涌。
       西卜子村村民原本不喝潘家口水库的水,但由于近期输水管线管线损坏,孙玉琴就从库里抽水出来,沉淀后再吃。9年间,生活于此的她真切地感到库里水质在变差。“抽上来的水发红,涩,味道很大。”孙玉琴说。
       距离宽城80公里的大黑汀水库,是引滦入津调水工程的第二站,位于唐山市迁西县境内。潘家口水库的水在此调节,部分直接供给唐山(引滦入唐),部分输送到天津。在进入县城的公路上,一条引滦入唐干渠凌驾空中,连接着潘家口和大黑汀两个水库。
       这里的情况更为触目惊心。
       迁西县旧城乡河东寨村,是大黑汀水库大坝上游最近的一个村子,在数百米宽的河面上,密集的养鱼网箱远远看去“像一片耕种的农田一样。”村民付师傅告诉记者,他有8个箱子在水库里,每年养鱼的收入有十六七万。
       从河东寨村上溯到洒河流域的数十公里库区内,大大小小的网箱有近十万个。水体的富营养化也十分明显,水库临近村庄的岸边,连片绿色的水草密集漂浮,风一吹来,空气中有一股腥味。
水体富营养化突出
       引滦入津是中国最早启动的重大区域调水工程,全长234公里,设计引水量每年l0亿立方米,斥资11亿,于1982年5月11日开工,1983年9月11日建成通水。迄今为止,该工程已经运行31年,为天津和唐山累计供水225亿立方米。
       天津环保组织“绿领”在2013年6月曾专门针对引滦入津工程水源地进行独立调查,并委托第三方进行水质检测。
       结果显示:潘家口水库氨氮,总磷,总氮三项指标分别超标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 Ⅱ类标准:1.74倍、9.2倍和11.12倍;大黑汀水库总氮超标8.5倍。得出的结论是:“引滦水源地水体局地富营养化问题突出。”
       与之呼应的是,2013年河北省环保厅公布9起环境整改案件中,水体富营养化和工业污染导致的“引滦入津”河道环境污染案赫然在列。
       此前,为了整治引滦入津水源地污染,承德市已经清理潘家口水库库区内8万个网箱,目前仍有近6万个网箱埋在水库中。
       澎湃记者走访宽城、迁西两地发现,许多渔民都听闻过要取缔库区养鱼,但没有具体的执行过,他们的养殖也一直没有中断。
       “不养鱼我们能干吗?出去打工也赚不到什么钱。”对包括孙玉琴在内的许多渔民来说,养鱼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
       作为民间环保机构,在申请津冀两地关于引滦入津工程污染督办、监管、治理和水质信息公开上,绿领辗转天津、河北多个部门耗时长达半年之久。
       赵亮坦言,他们的遭遇也从另一方面反映了跨流域调水监管的复杂性,由于两地分管部门众多,缺乏一个更高级别的部门来协调管理,缺乏成型的主导机制,一旦出现问题难以迅速解决。
“京津冀一体化”或促跨流域补偿
       早在2009年,时任国家总理温家宝就已经对引滦入津工程跨流域生态补偿工作进行批示,然而在随后的3年里,由于涉及相关部委较多,协调难度大,引滦入津跨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始终没有取得实质进展。
       今年初,“京津冀一体化”的规划引发热议,在天津市水利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周潮洪看来,这或许有助于引滦入津工程生态补偿的推进。
       6月5日的《经济参考报》报道,接近国家发改委的消息人士称,端午节之前,国家发改委召已开内部会议商定“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规划,据发改委地区司相关人士透露,该规划有可能很快出台。据该消息人士称,目前规划争议还很多,其实到了最后阶段就是利益博弈,北京、天津、河北三方如何平衡。
       就引滦入津工程的利益平衡来说,天津、河北两地始终绕不开水源保护区划定、网箱养鱼去留、建立补偿机制三个核心问题。
       潘家口和大黑汀水库污染加剧,主要在于没有划定水源地保护区并明确级别。周潮洪告诉澎湃记者,水污染防治法明确要求,建立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制度,饮用水水源地必须划定一级、二级保护区。
       然而,一旦划定水源地保护区,库区内的养殖和人为活动将会受到限制。由于库区范围太大,居民太多,无法全部妥善安置,因此对于划定水源地保护区一事,河北省对此一直持反对态度。
       此外,库区养殖的去留也存在争议。天津希望潘家口水库和大黑汀水库全部取缔网箱养殖,后经商定在2018年不再进行投饵养殖,自然养殖可以进行。
       养鱼多年的孙玉琴告诉澎湃记者,草鱼和鲤鱼是需要喂饲料的,养此类鱼对水质会有一定影响;而鲢鱼和鳙鱼则不需要喂食,它们以水草和浮游生物为食,能有效吸收、消化水体中的腐蚀质及氮、磷等物质,反而会净化水质。
       对于生态补偿,学界的周潮洪和民间环保人士赵亮都表达类似的观点:虽然津冀两地为引滦入津做了大量工作,但污染问题难以根治的主要原因为,一是缺乏固定、权威的统筹协调机制;二是缺乏科学、长远的宏观治理规划。
       周潮洪建议,设立滦河流域水环境补偿资金,研究制定上下游资金补偿办法,支持滦河流域的水源保护和污染防治工作,在补偿方面或将借鉴新安江流域水环境补偿试点的成功经验。
       所谓新安江模式,是2012年2月被安徽、浙江两地提出的一种跨省跨流域的生态补偿模式,由中央财政划拨安徽3亿元,用于新安江治理。3年后,若两省交界处的新安江水质变好,浙江地方财政再划拨安徽1亿元,若水质变差,安徽划拨浙江1亿元,若水质没有变化,则双方互不补偿。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引水

继续阅读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