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球:“一臣二主”的悲剧

李夏恩

2014-06-09 16: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琉球是个小国,但却是对大国最忠诚的小国。
       自1372年琉球成为明帝国的属国之后,这个小国就对天朝展示自己的忠诚。它使用中国年号,奉行中国正朔,其官方文书和史籍都以汉文书写,甚至连王城的宫殿都不是坐北朝南,而是面向天朝所在的西方。
       天朝的使臣——天使的到来,是琉球最隆重的盛事。为了能以最崇高的礼仪迎接天使大驾,琉球甚至会拖延国王册封的时间,只是为了修葺迎接天使的迎恩亭和天使馆,让天使住得舒适。朝贡更是按时如数,从不懈怠,甚至在1609年萨摩藩入寇琉球,烧杀抢掠一番之后,琉球仍按时朝贡,甚至婉言谢绝了明朝出于恻隐之心将两年一贡改为五年一贡的诏令。面对琉球的如此赤胆忠心,明朝既迷惑又感动,它丝毫不知道,正是一批批贡使带回的高出贡品价值数倍不止的天朝回赐,使琉球迅速恢复经济,走上康庄大道。
       但问题是,琉球并不只对一个君主表示忠诚。比起往来路程可能长达一年的天朝上国,从琉球到日本的海路最多不过数月即可往返,守着一个盛产武士浪人和海贼的国度,琉球自然不能安心。于是,从1480年开始,琉球就经常派官员到萨摩藩问安。从此之后,琉球的忠诚便分成了两份,一份给中国,另一份则给日本,这两份忠诚很难说孰轻孰重,但很明显的一点是,琉球对天朝的忠诚是和平之下的朝贡和臣属,对日本的忠诚则是武力威胁之下的。1609年,萨摩藩借口琉球对其不够恭顺,出兵入侵琉球,很快便攻下王城首里,国王被俘。1611年,琉球国王最终在一纸条约上签字,发誓效忠萨摩藩大名。
       从此,琉球便被置于萨摩藩的监管之下。每当天朝的天使来到琉球时,萨摩藩都会事先给琉球一份指示,要求琉球应当向天使隐瞒日本朝代名,隐藏日本书籍和其它可能引起中国人怀疑的物品,不得吟唱日本诗歌或使用日语,当中国人故意用日语进行试探时,应当装作听不懂;而琉球贡使的每一次天朝进贡之旅也同样受到萨摩藩的严格监控,对中国人提出的问题都早已拟定好了相应的答案。如果中国的问题涉及到琉球与日本间的朝贡关系,日本为琉球人拟定好的答案是:“不知道”。
       夹在强邻之间的琉球只能不断地变换自己的身份来满足双方的需要,但除非是极为纯熟的双面间谍,没有人能永远恰当地保持自己的双重身份。在日本威逼下被迫一臣事奉二主的琉球,显然也不能长久。1873年,日本明治维新,开始废藩置县,被认为是萨摩藩的属国琉球也被划入了废藩置县的行列当中。处于危机之中的琉球唯一的办法就是致书日本外务省,声称自己“视中国如父,视日本如母”。
       但这一讨巧的托辞并没有获得日本的款待,看来作为母亲的日本打算以强硬手段争夺孩子的监护权和抚养权。1875年,日本强迫琉球停止向清朝进贡,将琉球纳入日本版图。在日本强力压迫之下,琉球只得停止向中国朝贡,但琉球国王却不忍国灭,于是秘密派遣特使向德宏到天朝去告御状。1879年7月3日及23日,向德宏两次向李鸿章上书,请求清廷出兵抗日,为琉球复国。一连数日,向德宏都在李鸿章的府邸外呼号泣血,但却徒劳无功。当1880年琉球最终被日本吞并的消息传来时,向德宏伏剑自刭。这一年,琉球成为日本的冲绳县。
       琉球被日本吞并,还造成了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就是钓鱼岛。二战后,日本以钓鱼岛属于历史上的琉球国为据宣布对钓鱼岛拥有主权,中国则以“自古以来”为旗帜开始了漫长的钓鱼岛争夺战。这场口水仗最后打出了一个所谓的钓鱼岛岛主栗原家族,日本的“爱国人士”希望以花钱购买的方式将这块上百年都无人注意的岛屿归为己有。中国的“保钓”人士则发掘出另一个中国籍的岛主,大名鼎鼎的盛宣怀,据说还有慈禧太后钦赐岛屿的手谕原件作为力证,但最终证明这个爱国谕旨就像日本的所谓岛主一样,都是不折不扣的赝品。
       岛屿之争方兴未艾,琉球的复国独立运动也趁势而兴。这个天朝昔日东亚属国的未来走向,尚在进行中。
        
责任编辑:洪燕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