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报|“夺刀少年”该如何“照顾”,到了考验各方智慧的时候

澎湃记者 龙毅 张婧艳

2014-06-10 20: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人民日报三天内2次关注江西“夺刀少年”。
       6月10日,《人民日报》第4版报道《多家高校有意招录“夺刀少年”》,包括清华大学在内的多所高校,表示如果符合招考政策,愿意按招考政策招录两名同学。两天前,人民日报就在头版显著位置,刊登了教育部将为“夺刀少年”单独考试的消息。评论“江西宜春高三考生柳艳兵却头缠纱布躺在病床上,不能参加高考,实际上他早已交上了另一份答卷。”
        
       《光明日报》评论,赞扬为“夺刀少年”特事特办。称“这是一个‘键盘侠’辈出的时代,却也是一个更要呼唤柳艳兵式‘真儒侠’的时代。为‘夺刀考生’的道德加分留下一条制度通道,这是裨益公共利益的现实选择。”
        文中称道, 好人当有好报,这是中国人最朴素的价值逻辑。道德只有成为厚德者的通行证,失德才会成为无德者的“墓志铭”。
       《南方都市报》则发表社论,《高考应在避免负面激励前提下满足人性需求》。说道,一些高校向两人伸出橄榄枝,清华联系其高中。表示,“这一表态随即引发舆论热议,是开辟保送、道德加分这类特殊升学渠道,还是从经济角度助学,方式方法值得斟酌。”
        社论表示,接下来的策略选择将考验各方智慧。任何其他“创新”,难免都要遭遇质疑。
        无论如何,各媒体也不忘表示,“照顾”都需要在法律的范围之内。《人民日报》报道中,清华并不是直接录取“夺刀少年”,而是“如果符合招考政策”、“补考后达到一本录取分数线”。《光明日报》评论说“在不损害高考公平的前提下,让少年英雄收获更实在的人生机会。”
       《南方都市报》社论中评论,“须根据其成绩来决定,而夺刀救人则不能成为他的加分项。”评论中认为,高考加分现象向来备受争议,社会上不乏他们这样的“夺刀少年”,类似行为若成为高考加分项,客观上可能增添“义举”的功利色彩,继而对社会形成误导甚至是负面激励。
       《新京报》虽报道了高校橄榄枝伸向“夺刀少年”一事,但没有直接针对该事件评论。不过其对高考的评论,却也显示了相通的观点。“尽管社会可以尽可能照顾高考考生,但并不代表高考就可以凌驾于一切权利之上,法律更不应该为其让路。”
       几天以来,对于高考照顾报道层出不穷。安徽明光市高三男生小刚因涉嫌强制猥亵妇女罪被立案,检察院综合考虑后作出不捕决定,从而让其有机会赶上高考。学生撕书打伤老师,学校为让其高考,暂时不追究法律责任。
       正如《新京报》评论所提出的问题,“不可置否,于很多人而言,高考很可能是改变一生命运的转折点。但即便高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法律就该为高考让路吗?”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夺刀少年,高考,照顾,争议
热追问

huhu2014-06-10

huhu2014-06-10

徒儿,你又瞎胡闹了。就让为师来回答你的问题吧。韩退之有云: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我记得看过一篇文章叫做《夺刀救人不是上大学的理由》,就正好回答了你的这个问题,我也是持这样的想法的。

里面讲到,现在的高考,已经被人们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污名化了。但是,无论如何污名化高考制度,高考制度也是一个相对公平的制度。因为高考的起点是公平的,高考的过程是公平的,高考的结果是公平的,高考的录用过程是公平的。每一个人都有平等的高考机会,那些社会底层的人,那些处于社会顶层的人,那些处于社会中间阶层的人,都可以上大学,都可以通过高考制度平等地上大学、读大学。应了那句话,只要程序是正义的,无论什么结果都是正义的。只要高考制度是公平的,无论什么样的结果都是公平的。

但是我们现在所广泛讨论的“夺刀少年”该如何“照顾”,却破坏了程序正义,破坏了高考制度的公平。因为我们把高考制度再加上道德标准。而道德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一种很虚的概念。其本身就是变化的。用一个易变的、软性的、很容易人为操作的标准来作为高考照顾的标准,显然是不合适的。更何况,在我们生活的时代,道德的变化更是剧烈。类比于汉代的举孝廉制度就为沽名钓誉之徒大开方便之门,也是门阀制度始作俑者。

作者在文章里质问道:还没有高考呢,咋就要圆大学梦了呢?高考的制度,难道如此脆弱不堪,都抵抗不住见义勇为的稻草?并指出高考额外背负着道德艰难前行,使得污名化的高考,又被崇高化了。高考要的是成绩,以分数见高下,而不是以道德见高下,没必要从外面注入多余的道德。

是的,道德是人生的高考,人生的高考可以给满分,但是升学的高考并不能以此等同。作者最后给出了一个“不近人情”的方案--放弃高考的特殊照顾,参加明年的高考。这个看似不近人情的方案里却是对高考这个现阶段最公平制度的最好的保护,也是和我们一直提倡的集体利益最大化相附合的。不是吗?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