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激烈交锋:“夺刀少年”的善报到底是否有违高考程序正义

澎湃见习记者 付珊

2014-06-11 13: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6月7日,刚结束高考的宜春三中高三学生前往病房看望因伤无缘高考的“夺刀少年”柳艳兵。  IC 图

       “夺刀少年”柳艳兵一夜成名,堪称善有善报现实版。
       11日,距离高考结束已经过去三天,负伤的“夺刀少年”依旧是社会关注的焦点。
       8日,《人民日报》头版中心位置罕见地刊出“夺刀少年”新闻之后,江西省委书记强卫、省长鹿心社于出面进行表彰。
       据新华社10日消息,日前,江西省委书记强卫、省长鹿心社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积极帮助两位见义勇为英雄圆大学梦,大力宣传他们的英雄事迹,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作为“夺刀少年”的家乡报,《南昌日报》11日以《致敬英雄少年》为题,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角度上歌颂“夺刀少年”的事迹,回应了江西省委书记和省长的批示。
       江西日报官方微博则指出,宜春夺刀少年柳艳兵是烈士后代。“6月11日,柳艳兵的父亲从家里找到了一份《革命烈士证明书》,柳艳兵的曾祖父柳龙一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彭德怀部战士,1931年牺牲于宜春慈化。柳艳兵的爷爷是优秀共产党员。见义勇为“夺刀少年”柳艳兵流着革命烈士的血。”
       除此之外,“夺刀少年”也获得了荣誉。
       江西省文明办已向中央文明办推荐柳艳兵和易政勇为“中国好人榜”候选人。 
       根据新华社的这篇报道,江西省综治委决定授予柳艳兵“江西省见义勇为先进分子”荣誉称号,并推荐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表彰。受团中央、全国学联委托,共青团江西省委负责人也看望了柳艳兵、易政勇两人,并向他们颁发了江西“希望之星”见义勇为好青年荣誉证书。
       此前,媒体报道已有清华大学、澳门科技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南昌大学等多所高校向两位少年伸出橄榄枝。不过,清华大学对“单独考试分数达一本即可自主招生录取”这一“传闻”进行了否认,称从未给出“达到一本录取分数线”的门槛,也并非媒体报道的“通过自主招生考试”形式进行录取。
       连日来,“夺刀少年”柳艳兵成为各个媒体关注、评论的焦点。不过,当清华等高校破格招录消息传出后,舆论焦点已渐渐从其见义勇为的精神转移到高考的程序正义上。
       《北京青年报》刊出了两篇观点迥异的文章,试图更加公正地展现大家的观点。
       《给“夺刀少年”高招特殊待遇须慎行》一文列举出了两极化的舆论:一些人认为,道德高于高考考试分数,也高于高考的程序正义和政策规定,因此他们必须获得高考特殊待遇。这样的声浪在网上网下都很高。然而,在另一部分理性的高考程序正义与公平公正主义者看来,除非有法律和政策规定,否则任何人都没有高考特权,不然就是对其他考生的严重不公。
       这样的分化的舆论让有关部门陷入两难:不给柳艳兵和易政勇高考特殊待遇,对不起他们的见义勇为高尚之举;给予他们高招特殊待遇,则又的确破坏了高考面前人人平等的核心原则,并危害高考的程序正义与公平公正性。
       文章在随后列出观点:“见义勇为和高考是两码事,不应该混为一谈。”该文继而论述,因为现行高考本质上不是比拼见义勇为,而是比拼文化课考试成绩。高考作为一项学术性的考试,不应该与见义勇为捆绑在一起,亦即见义勇为者能够获得高考的特殊待遇。
       作者也给出建议:有关部门可以视情况给予见义勇为者甚为丰厚的精神和物质双重奖励,但若给予高考特殊待遇则需要慎之又慎,不然很可能好心办坏事,导致见义勇为的功利化。
       在同一版面上,北青报刊登了与此论点相悖的评论文章:《免试录取“夺刀少年”才叫公平》。
       该文章毫不客气地驳斥了反对者的态度:“当我们在柳艳兵身上拿公平说事时,不要忘记高校是有自主招生权的。所谓体育特长生就不讲了,就拿现在的“点招”来说,里面也是黑幕重重。面对这么多的“特殊”“特例”,单在柳艳兵身上拿公平说事,不觉得十分可笑吗?”
       “有人调侃,受此影响,以后大学会办一个“见义勇为班”。但要知道,“路见不平一声吼”并非唱得那么简单。正如有网友所说: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看到一个人 拿着刀行凶,敢不敢冲上去跟他搏斗?夺刀不是拍戏,救人存在风险。而且,柳艳兵的见义勇为发生在高考前夕,是一起小概率事件,一再拿公平说事,显然有些小题大作。”文章继而评论道。
       《北京青年报》的两篇文章以相同的篇幅出现在同一版面。不过,从两篇文章的位置上看,“慎行”这篇文章在“公平”一文的上方。
       《新京报》也在11日这一天刊登教育专家熊丙奇的评论,讨论清华等大学该如何为“夺刀少年”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