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幼儿园猥亵女童案嫌犯系员工丈夫,住门房间且有前科

澎湃记者 吴洁瑾 陈伊萍 发自上海

2014-06-12 10: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7日,杨浦区畅想艺术幼稚园一员工家属涉嫌将三名女童引诱至园内进行猥亵。 事件发生后,该园加强了校园的安保工作。 澎湃见习记者 雍凯 图
 
       
       6月7日,杨浦区双阳路畅想艺术幼稚园,一名男子被指将三名5岁左右的女童骗入园内实施猥亵。
       经警方调查证实,当日下午3时左右,民办畅想幼稚园自用工临时让其家属张某代值班,期间张某对3名在幼儿园外玩耍的来沪务工人员随迁幼女进行猥亵。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
       杨浦区教育局要求公安部门严惩犯罪嫌疑人,并将根据警方调查结果,依法依纪对学校和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和责任追究,并进一步加强监管,从严规范用工。同时将针对民办教育机构,制定一系列制度性强制规定,防范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值得关注的是,张某被指有猥亵前科。
以“玩滑滑梯”为名诱骗女童入园
       6月11日下午,畅想艺术幼稚园的大门紧闭,两名保安不停地从门卫室走进走出,观察外面的动静。
       周边居民介绍说,三名受害女童的家长都是在幼儿园附近做小生意的,其中一人在附近菜场做豆制品生意,另外两名家长则租了附近的店铺做服装等生意,三名孩子均在其他幼儿园上学。
       目前,附近不少居民都已经知道三名女童受到伤害一事,一说起此事,大都显得义愤填膺,“平时看着这个‘保安’很老实本分的,没想到是这样的人。”
       其中一名受伤害女童的家长姚女士哽咽着说,她10多年前从东北老家来沪打工,一直以做小生意为生,“那天正好是周六,女儿放假在家。下午3点左右,她和住在附近的一个女孩说要去几百米外的菜场买冰淇淋,但过了半个多小时还没回来。我很担心孩子被坏人拐走了,赶忙跑去菜场找,结果卖冰淇淋的老板说,两个孩子都走了半个小时了。”
       姚女士说,平时孩子买完冰淇淋都会很快回到家附近的小弄堂玩,如果出去玩都会告诉她的,“我立马又赶到菜场去找,怎么找也没找到。从菜场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身穿蓝色衣服、瘦高个有点秃顶的中年男子送三个孩子从幼儿园出来,平时我们也见过他,他一般晚上和周末都呆在门卫室里,当时我也没怀疑什么。”
       “三个孩子出来后也没说什么,但过了一会儿,另外一家的孩子突然跟她妈妈说‘这个保安摸了她们’,我们才仔细地盘问孩子。”姚女士说,“几个孩子都说,幼儿园里那个爷爷在门口问她们,要不要玩滑滑梯,她们说要玩,就把她们带进去了。滑滑梯就放在门卫室里,那个爷爷说,谁要玩就给他摸一下。然后,把她们带到小房间里把裤子脱下来摸下面,摸得很痛。”
       另外一名受伤害女童的家长、从山东来沪的张女士双眼红肿,才说了几句话就泪流满面:“下午3点多我正在菜场里卖豆制品,附近的两个小孩要去买冰淇淋,我家女儿就跟她们一起去了。她们过了很久也没回来,我赶紧到处去找,没想到女儿却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张女士说,猥亵三名女童的男子姓张,大家都认为他是畅想艺术幼稚园的“保安”,“我跟张某的妻子平时还挺熟,她还夸过我女儿可爱。我虽然跟张某不熟,没说过几句话,但也觉得他人挺老实的,从来没想过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姚女士则称,她半个月前就曾看到张女士的女儿被张某带进幼儿园过,当时张女士也是找了半个小时才找到女儿。“有时还看到过张某的老婆,也就是幼儿园的营养师,也把孩子带进幼儿园过。当时我觉得很正常,从来没往那方面考虑过,就是觉得孩子可爱,带进去逗一下吧,没想到这么没人性。”姚女士说。6月7日事发后,家长们气愤地揪住张某质问并报警,警方赶到后将张某带走。
家长和园方就赔偿金额分歧巨大
       此次三名被猥亵的女童均仅有5周岁左右,其中,张女士的女儿还不足5周岁。
       张女士6月11日告诉澎湃记者,三名女童事后都被立即送往医院检查,经查身体无碍,处女膜完整,“但孩子的心理明显有阴影,这两天孩子很不安,经常会哭。我也哭了好多次了,现在外面说什么的都有,还有的说我们的孩子被强奸了,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她说,为了孩子的将来,正在考虑搬家,但经营了多年的豆制品生意就此放弃了实在可惜。
       姚女士也说,事发后,女儿晚上经常哭闹,踢被子,而平时晚上睡觉都很安稳,“孩子平时在另外一家幼儿园念书,好像那家幼儿园也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这里附近的人也全都知道这个事情了,我觉得在这儿呆不下去了,可能会考虑回东北老家。”
       另外一名受伤害女童的母亲同样说,孩子最近晚上经常闹腾,为了安抚她,已经不送她去幼儿园上学了。
       犯罪嫌疑人张某今年40多岁,从江苏来沪,他的妻子在畅想艺术幼稚园做营养师。
       而另一条消息让人震惊——张某被指此前有猥亵前科。目前,张某已被上海杨浦警方刑事拘留,而张某的妻子也已被畅想艺术幼稚园辞退。
       事发后,三个受伤者家庭向畅想艺术幼稚园提出,要得到公正合理的说法和道歉,并进行索赔。但知道澎湃记者采访时,这些家长和幼儿园在赔偿数额上相差巨大,导致双方矛盾不断激化。
       “园方至今未向我们正式道歉,还说按照标准,孩子死亡的赔偿标准也只有5万元,反而责怪我们没有看紧孩子。虽然我们提出了70万元的赔偿要求,但那都是气话,也不是非要70万元,我们跟园方说了,是可以再协商的,但园方除了第一次谈判让我们进园,第二次就直接把我们拦在大门外了,中午我老公和另外一位受害者家长配合警察做笔录了。”张女士说。
食堂员工私自让丈夫代为值班
       畅想艺术幼稚园的网站上称,该园是一所以艺术为特色的民办A级园,原名为杨浦区艺术幼儿园。占地面积25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2200多平方米。
       该园园长王莉萍告诉澎湃记者,张某为该幼儿园营养师的老公,并非该园的正式员工,“这名营养师是江苏来沪的,是通过正常录用工手续进来的,是一名中级营养员,属于我们的自用工。为了解决她的住宿,我们让她和她老公住在门卫室里。这名营养师负责晚上和双休日的值班,她老公在外面打工,晚上6点才来园,早晨7点就走了,双休日他们一起呆在门卫室里,但这个时间是完全接触不到幼儿园在读的孩子的。”
       王莉萍说,上周末事发时正逢高考,张某的老婆回老家照顾高考的儿子,只剩张某一人呆在值班室里,这才给了他可乘之机。
       “张某不是我们的正式保安,所以他不穿保安服,我们也不给他发工资,平时最多就是给园里修个灯泡,是公益性质的。”王莉萍说,张某夫妇从2011年来园至今,一直都很老实本分,张某也从未发生过可疑的行为,因此才一直允许他居住在门卫室至今。
       不过,王莉萍坦承,容许嫌疑人住在幼儿园门卫室里确实不够规范,这是幼儿园应该承担的民事责任,也从未要逃脱这个责任。
       “实际上家长是在敲诈勒索,并不想真正解决问题。所以矛盾才会愈演愈烈。我们也都很痛恨嫌疑人,对于孩子们的遭遇心里也很难过。嫌疑人自然会由法院裁定他的刑事责任。事情发生在我们学校,我们也应该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王莉萍说,“但是家长这两天贴广告、拉横幅、用铁链封门、砸鸡蛋、堵大门,不仅干扰我们正常的教学,还提出让我们赔偿每个孩子70万元。”
       王莉萍表示,对这样的天价要求,园方根本不可能承受。鉴于3名受伤害女童的检查结果,园方咨询过律师,律师给出每个家庭5000-6000元的赔偿方案。但为了尽量减轻此事对孩子们的影响,园方已决定加快解决此事的速度,“我们提出给他们每个家庭1万元作为精神补偿,但根本谈不拢,他们完全没有诚意。”
       “我们白天都是2名正规保安负责门卫工作,出了这个事情后,我们已经向杨浦区教育局申请从正规保安公司聘请5名保安,负责轮流值晚上和双休日的班。”王莉萍说。
将对幼儿园进行责任认定
       杨浦区教育局综治办一位姓倪的负责人则表示,张某并非畅想艺术幼稚园的员工,“张某的妻子在该幼儿园工作,是幼儿园的营养师。上周末恰逢全国高考,这名营养师请假回老家陪儿子高考,于是让老公代替为其值夜班看守校园。”结果,张某趁此机会,将3名女童骗至园内进行猥亵。
       “这3名受伤害女童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小孩,她们的家长都在幼儿园旁的菜场内做服装、豆制品生意。”该负责人证实说,当时这3名女童在幼儿园附近玩耍,正在值班的张某以“要不要玩滑滑梯”为由引诱这三名女童进园,后进一步实施了猥亵。
       杨浦区教育局综治办的负责人认为,肇事者应当承担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
       同时,杨浦区教育局也承认,园方在用人管理上存在问题。在警方调查结束后,将会对畅想艺术幼稚园进行后续相关处理,对学校相关负责人进行责任认定。
       “目前,受害女童的家属在幼儿园外做出一些过激、不理智的行为,影响了幼儿园正常的教学秩序。我们呼吁家长要保持理智,合理地与园方协商赔偿等后续事宜。”上述负责人说。
责任编辑:薛冬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杨浦,畅想幼稚园,猥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