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血腥恐怖组织ISIS为何能在伊拉克攻城掠地势如破竹?

澎湃记者 黄翱

2014-06-29 11: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ISIS的势力范围。  澎湃记者 刘筝 制图

        在中东观察者看来,过去一周是令人震惊的一周。先是巴基斯坦塔利班在南部重镇卡拉奇爆发的恐怖袭击,再是从基地组织分离出来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在伊拉克闪电般的攻城略地。塔利班和基地组织一直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十几年反恐战争的最大敌人。然而目前看来,十几年的反恐战争不但没有消灭上述极端组织,反而让他们卷土重来。
       令人恐惧的是,与上个世纪90年代不同,在上个世纪,极端组织在类似索马里、也门与阿富汗这样的“失败国家”建立基地,而现在,他们却渗透进一些战略意义更加明显的国家——叙利亚、伊拉克、巴基斯坦——同时发扬壮大。
       似乎,这是给投入上千亿美元,发动十年战争的美国一记响亮的巴掌。然而,透视整个中东在“阿拉伯之春”之后的变化,政府的内斗与不作为,美国的全面战略收缩,在客观上为极端主义势力的滋生提供了外在土壤。
       虽然伊拉克总理马利基已经在伊拉克执政十余年,且此次大选中获胜优势明显,但是其后的“什叶派”身份,还是让逊尼派政治力量对于马利基领导的政府十分抵触。这让很多逊尼派政治力量转而支持对抗政府民间武装。就像这几天发生的,军队与警察分裂成两派,放弃坚守的岗位,丢下大量的武器,拱手将摩苏尔让给ISIS。接下来是提克里特,ISIS似乎在北部逊尼派聚集的地区如入无人之境。
       在联想到本周一巴基斯坦卡拉奇机场的激烈枪战,似乎也是巴政府“养虎为患”的后果,与人烟稀少的北方不一样,卡拉奇是巴基斯坦第一大城市、最重要的经济中心,现在已经深陷被塔利班深度渗透的恐惧之中。这与政府长期以来对盘踞于该国北方部落地区的巴塔势力态度微妙不无关系。西方观察者一直认为,任凭巴塔势力的壮大似乎为了达成巴基斯坦政府加强对阿富汗控制力,同时与印度对抗的战略。
       另一方面则是美国在中东全面的战略收缩。3年前,美国已经在伊拉克撤出所有部队。今年年底,美国还将撤出大部分驻阿美军。就在6月初,美国私下与塔利班组织达成协议,用5名在关塔那摩基地关押的塔利班俘虏换回遭阿富汗塔利班俘虏的唯一一名美军士兵鲍·伯格达尔。这被塔利班视为外交上的胜利。阿富汗似乎也会像伊拉克一样,完全暴露在极端组织的威胁下。
       在叙利亚,由于担忧发动另一场战争,奥巴马政府坚持拒绝出兵,拒绝提供重型军备。但在各个周边与全球大国的博弈下,在叙利亚厮杀的极端组织拥有了更好的武器,以及更加训练有素的人员。
       “西方国家的最大失败在于,没有建立起强有力的地方政府,特别是给予强大的安全支持”,美联社援引布鲁金斯学会多哈中心主任Salman Shaikh的话称。
       与此同时,爆发于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推翻了突尼斯、利比亚、埃及和也门的政府,但也为武器、军火与武装分子在这些国家流通开了大门。自2010年以后,在利比亚与埃及的圣战者人数暴增,这些武装人员与军火随后陷入政治真空的国家辗转流动,为基地组织等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人员与军备。
       现在,攻城略地的ISIS引来全球瞩目,但也有分析认为,由于ISIS奉行比基地组织更加极端的政策,伊斯兰圣战者们似乎也有意与其保持距离。今年2月,ISIS被基地组织除名,因为他们不顾上级多次警告,依然射杀平民。美国国务院多次表明,ISIS是全球最血腥的恐怖组织之一。“反政府组织或许能在某种程度上得到民众的支持,但如果其信封的意识形态太过偏激,民众也会起来反对。”耶鲁大学国际关系教授Jason Lyall对Vox新闻网表示。
       无论如何,目前ISIS扬言攻打巴格达。正如上文提及,马利基政权远无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巴沙尔那样坚实的政治军事基础,短期内便滑入内战边缘的伊拉克,很可能将再次让整个中东陷入更加不稳定的深渊。
       两年前,美国杀死了本·拉丹,现在,似乎本·拉丹的种子正在整个中东播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