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河南清丰:全能神“发源地”的正邪之战

澎湃见习记者 段艳超

2014-06-13 11: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清丰县有信奉“天爷”传统,但如今,信奉者越来越少。 澎湃见习记者 段艳超 图

        清丰县位于河南省东北部,晋鲁豫三省交界处,古称顿丘。东汉末年曹操曾任顿丘令,隋朝时出大孝子张清风闻名遐迩,唐大历七年,钦定更名为清丰县。
       有说法称,清丰为“全能神”邪教发源地。据媒体报道,“全能神”创始人赵维山为黑龙江人,原是清丰当地邪教“呼喊派”的追随者,1993年“呼喊派”分崩离析,赵维山赴河南创立“全能神”,2000年逃往美国。
       6月4日,清丰县一较大基督教教堂负责人刘兰对澎湃记者说,“全能神”等邪教近几年在清丰仍有一定发展,但,她对警方打击邪教的力度表示赞扬。
       “全能神”蛊惑基督教信徒,最猖狂时,扬言若再不信“全能神”,便将教堂烧掉……刘兰说,正邪之战,在清丰从未停止……
设美人计“偷羊”
       刘兰负责的教堂,位于城关镇,是清丰县几家较大基督教教堂之一。教堂的活动场所,是3大间棚房。铁大门将教堂与外面挂满彩旗的夜市隔开。
       6月4日中午,刘兰从外面回到教堂,还没开铁大门的锁,就要求查看记者的证件,“请见谅,我怕你们是邪教分子。”
       刘兰表情严峻称,出于安全考虑,晚上她和另外俩教友住在教堂。即便如此,晚上有信徒来,也决不开门,“万一是被邪教蛊惑的(信徒)怎么办?”
       刘兰的话,并非危言耸听。
       教堂门卫董青50多岁,1993年离婚后一直单身。2012年夏天,教友认识一女子,自称“孙素丽”,是基督教信徒,离婚多年想找个丈夫。教友便将孙素丽介绍给董青。初次见面,董青带着身份证和户口本,孙素丽却称证件忘带了。
       不过,董青对孙素丽“印象不错”。
       开始交往后,孙素丽每次到教堂,从不空手,经常送刘兰、董青等人针织品、水果等礼物。不过,每次谈圣经,孙素丽都转移话题,“说要多谈生活的事”。
       据董青回忆,交往3个月后,孙素丽称某地有100多名村民“误入歧途”,请他去解救。到后,董青发现只有3名妇女,其手机也被以“打扰”为名收走。
       随后,来了个24岁左右的女子“小红”。“她从创世纪一直讲到启示录,张口就来,动笔就写,明显学历不低,受过训练。”但董青发现小红“有问题”。
       “她只挑选圣经中的只言片语来发挥,事实上,读圣经得结合整体内容来理解。”读过20多遍圣经的董青做着手往外推的动作说,“她一说,我就顶回去,一说,我就顶回去。”小红见状,就开始挑拨董青和孙素丽的关系。
       “如果是初信的教友,肯定会被小红迷惑。”董青回忆,“斗法”到第3天,小红喊来一个大汉,呵斥他“注意点”。
       感觉“弄不好要丢命”,被“软禁”的董青,趁上厕所慌忙逃走。
       “现在想想,孙素丽的名字也是假的。他们给我设的圈套,一步接一步。先用美色诱惑我,再曲解圣经蛊惑我的思想,想拉走我,再利用我蛊惑其他教友。”
       董青心有余悸说,“全能神”诡计多端。早些年,教堂一名会计就被蛊惑,至今仍深陷其中。“我们教友一波又一波去劝,根本不起作用。”他带着惋惜说。
“你们信的耶稣‘过时’了”
       河南省一警方人士对澎湃记者说,农村基督教信徒文化水平低,对圣经一知半解,比没有基础的普通村民更容易受到蛊惑。“蛊惑其它教派信徒,是‘全能神’扩展的主要手段,他们称为‘偷羊’。”该警方人士介绍。
       除设诡计“偷羊”,个别“全能神”信徒还会找基督教信徒“交通(聚会)”。
       “说我们信的耶稣已经过时,现在是耶稣的女儿管事。”刘兰说,前两年,“全能神”信徒经常早上来找她,她的策略是不搭理对方,但对方能讲半个小时。
       有时,“全能神”信徒还明目张胆到教堂发材料。
       2013年的圣诞节是个转折点。当年12月25日下午,教堂正准备过平安夜,8名“全能神”信徒赶来,声称“如果再不信‘全能神’,就要把教堂烧掉”。刘兰等人迅速报警,“最后,仅院内就有4个民警,路口都有警车和民警。”
       清丰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亦向澎湃记者证实上述事件。
       “这些‘全能神’信徒都是附近村的,当时现场人很多,我们不敢跟民警说谁是‘全能神’信徒,怕被报复,好在,民警来后,他们很快就走了。”刘兰说,该事件之后,再有“全能神”信徒到教堂,她们就报警,对方收敛很多。
       2014年至今,教堂只发生过两次“全能神”信徒隔着院墙扔材料的事。“就是那种打印的材料,还绑着光盘,我们捡到就交给民警。”刘兰表示,民警很照顾教堂,每月至少来两三次,每个教堂都有辖区派出所电话,一打电话民警就来。
       刘兰透露,清丰县许多村都有“全能神”信徒,到村里一打听就知道。
       不过,6月5日,柳格乡某村基督教活动场所负责人对澎湃记者说,自己60多岁,“我不打听‘全能神’的事,否则别人来弄我,我一个老婆子,没办法啊。”
       固城镇某村基督教活动场所负责人干脆称,该村没有“全能神”教徒。
       澎湃记者走访多村,提起“全能神”,村民们讳若莫深,多称“不清楚”。
       固城镇村民张恒说,他曾在村口捡到“法轮功”书籍,两个月前,还接到电话,对方是一名妇女,要他信“全能神”,脱党脱团,他调侃“脱党脱团有什么好处”,对方挂断电话。张恒向澎湃记者强调,如果写报道,必须用化名。
       “他们怕被报复。”刘兰表示,虽然近些年清丰并无遭“全能神”报复的恶性案件,但人们对“全能神”还是很忌惮,要不然自己也不会“这么谨慎”。
打击行动仍在开展
       清丰古称顿丘,为黄河滩地,农村每人1亩多地。澎湃记者看到,县城没有出租车,三轮车、面包车横行,许多村鲜见两层楼房。
       据清丰县人民政府官网显示,该县有佛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4种宗教,活动场所54个,信教群众约16930人,约占全县总人口的2.4%。
       刘兰称,近些年基督教发展很好,但“全能神”等邪教在清丰也有一定发展。她称,其负责教堂所在的村只有3名基督教信徒,比“全能神”信徒少的多。
       不过,刘兰对澎湃记者强调,她对近几年警方打击邪教的力度表示赞扬。她认为,邪教仍有一定发展,主要是因其洗脑能力、组织严密,渗透性极强。
       据河南省一警方人士介绍,“全能神”洗脑主要通过读邪书、唱神话诗歌、听录音,需要在密闭空间进行,所以“全能神”信徒总是关着门在家里“交通”。
       河南省反邪教协会工作人员余先生表示,入迷较深的“全能神”信徒,已经超出“心理矫正”范畴,通过教育转化,非常困难。
       刘兰说,自己一个表弟的妻子,曾是“全能神”信徒,要把两个孩子“点天灯”烧死,表弟报警,后者被劳教,现在已经出来,不再信“全能神”。而据权威反邪教网站凯风网报道,濮阳市雷楼村41岁的雷艳霞,丈夫自断手指都没能使信“全能神”的她醒悟,直到丈夫吞下100多颗安眠药死亡。
       清丰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全能神”等级森严,一对一联系,三五人聚会,打击难度大。而且,只要被警方问过话,“全能神”就会很长时间不让该人参加活动,对其进行考验。最让警方头疼的,是一些“全能神”信徒面对警方干脆“装死”,往地上一躺,啥都不回应。该负责人介绍,初信“全能神”的信徒,一般交给政法机关进行教育,对触犯法律的,则依法处理。
       “打击邪教,预防为先。”清丰县委政法委副书记李现士介绍,近几年,该县相继开展每户签订拒绝加入邪教承诺书、每村一面反邪教宣传墙、反邪教知识进校园等活动,收到良好效果。
       李现士还指出,2013年8月,省政法委、公安厅等部门曾到清丰调查“全能神”起源地问题,对老民警和早期因信邪教受处分者进行座谈,但,最终并无明确结论,“没法证明赵维山曾在清丰活动过。”
       清丰县人民政府官网显示,2013年1月15日,大流乡“筑牢反邪教工作第一道防线”,组织全乡干部下村入户,分组包片实行拉网式排查,做到“底数清楚、分类准确、管理规范”,不漏一户,不留死角。制定“四位一体”帮教制度,对参与邪教活动的人员由单位、部门、村及其亲属组成“四位一体”严密的帮教体系,进行密切监控,及时进行科学教育,有效遏制邪教组织违法犯罪活动。
       李现士告诉澎湃记者,一场邪教打击行动仍在开展。
      (注:文中除李现士、孙素丽外,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黄杨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河南,清丰,全能神

继续阅读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