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中东丧失的不是能力,而是有限的意愿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学者 肖河

2014-06-13 14: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美国在中东的力量并没有因为从伊拉克撤出了负责维持治安的军队就受到了削弱。

       这些一身黑衣、打着“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旗号、在伊拉克攻城略地势如破竹的恐怖分子们所占领的摩苏尔,原本是前任驻阿美军司令彼得雷乌斯的成名之地,这位凭借着“讲政治”出名的将军就是在同一座城市琢磨出一整套“反叛乱战术”,并被美国全军奉为圭皋,其自身也成为了冉冉上升的政治明星。此次摩苏尔的沦陷,就像彼得雷乌斯本人的私生活丑闻曝光一样,挫伤了美国的脸面。但是我们也应当明白,同样的一帮人几乎已经在叙利亚与美国的死敌巴沙尔血战了三年 ,而伊拉克北部地区也不仅仅是脱离了马利基政府的控制,更是在伊朗着力打造的“什叶派新月地带”上挖出了一大块缺口。可以说,目前在伊拉克正是形成了一种非常不典型的局面,那就是“敌人的敌人还是我们的敌人”。 
       与这种战略悖论相类似的是,伊拉克的发展趋势与整个中东地区的节奏也并不合拍。2011年前,中东地区的局面就是美国与以沙特、土耳其、埃及、以色列为代表的盟友们一起处置伊拉克、防备伊朗。而在2011年后却突然风云突变,不论是美国的敌人还是盟友,一大批国家陷入了风雨飘摇之中,盟国内部也围绕着穆斯林兄弟会等议题展开了尖锐对立。直到2013年7月埃及政变一锤定音,整个中东地区才重新开始回归“旧秩序”:不惟海湾君主国不再动荡不定,埃及重建威权,就连叙利亚也将“逃过一劫”,美国几乎肯定要会让其内战放任自流,即使巴沙尔取胜也不过是用对待朝鲜般的“不理睬”政策再次如法炮制。所以说,所谓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实际上是当今中东地区的一股逆流,与其把它的成立看成是中东地区动荡升级的标志,不如视之为从较量主战场出逃的残兵,而碰巧这个因为美国才得以存在的政权又是既反美且无能,美国国会甚至比总统奥巴马更不愿意对其施以援手。
       当今世中对于美国在中东的“战略收缩”可谓是众口悠悠,而其证据不过一是从伊拉克撤军,二是不在利比亚挑头、不在叙利亚动武。然而,即使在伊拉克“驻军一百年”,该国仍可能一边吃美援一边高呼打倒美帝国主义,例如美国在阿富汗待得更久,那里的卡尔扎伊政权却一点也没有更亲近的意思。而诸如利比亚、叙利亚之类,美国虽然没无所得但也难说有何损失。总而言之,若是说美国在“进”“出”中东,那绝对是不妥当的:以色列依然是美国的支点、美国在海湾君主国的各基地里也没有撤出原本就不多的军队、无人机仍然从那里出发在索马里和也门进行打击,对各盟国进行军事援助的“规定动作”也不会中止。美国在中东的力量并没有因为从伊拉克撤出了负责维持治安的军队就受到了削弱,美国丧失的不是能力,而是有限的意愿。布什在中东堪称“主动”,希望按照政策的规划一步步地来有所作为;而奥巴马极其“被动”,既然美国的真正“红线”从来没有受到威胁,那就随它去吧,执行的是一种除了底线什么都没有准备,单靠随机应变的“政策”,而这按照美国的说法就是“没有政策”。
       对于伊拉克一地来说,美军是否驻扎下去确实决定了是否会出现这么个“恐怖分子的国度”,然而对于整个中东而言,美国就显得有些无能为力了。毕竟,美国的航母不能阻止突尼斯的城管殴打小贩,美国的外交官也没有支持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执掌大权。面对阿拉伯之春在2011年的勃发和在2013年的退潮,“从没离开过中东”的美国和远在太平洋西岸的中国一样没什么办法,唯一的区别可能就在于在“静观其变”的时候美国人的座位看上去离舞台更近一些。一言以蔽之,奥巴马政府的战略固然“消极”,然而对于中东乱局而言就是称之为有影响的“变量”都有些牵强,更遑论“关键因素”了。在小布什政府时期,美国击垮萨达姆政权虽然破坏了中东地区的国家力量平衡,但是其造成的影响是有限的,只不过是进一步地恶化了沙特、以色列等盟国与伊朗的关系,使它们之间的对抗因为缺少缓冲地带而更加直接。而回顾冷战时期的历史,也可以看出在美国和苏联更多是被动地被牵扯到阿以矛盾中来,难以将这一地区看作是两大意识形态或者阵营的对垒。可以说,中东这一地区本身矛盾错综复杂,其战争与动荡很难用区域外大国间的竞争或是霸权国的进入和退出来解释。
       对于美国而言,通常的说法是中东地区“紧迫但不重要”,东亚地区“重要但不紧迫”,但是无论如何在这两个地区美国都有一整套复杂而成熟的同盟体系及相关的外交政策。目前几乎已经形成了一种明显的共识,那就是在接下来的大选中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取胜,美国的整体外交政策都会趋向强硬,同时美国完全有能力兼顾东亚和中东地区。尽管美国国内指责奥巴马政府中东政策的声音既响亮又尖锐,遍及叙利亚内战、伊朗核问题、巴以和谈,而现在恐怕又要加上伊拉克的仓促撤军,但是这并不会产生将美国的资源和注意力继续“牵制”在中东的局面。在中东问题上,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政策迥异,然而奥巴马政府推出的“亚洲再平衡”政策却几乎是当前朝野两党达成全面共识的唯一领域。若是寄希望于中东乱局加剧,进一步汲取美国的资源和注意力,怕是难以称心如意。归根到底,中国的“战略机遇期”终究不能总是依靠第三方犯下战略错误、分散美国的注意力来获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