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幕战主裁西村雄一:其实我只是个警察

澎湃记者 宋承良

2014-06-13 09: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西村雄一将本届世界杯的第一张黄牌给了内马尔。  

       西村雄一成功了,因为他不仅成为了世界杯揭幕战有史以来第二位亚洲裁判,更因为他成功的将比赛变成了自己的舞台。
       面对弗雷德还算精湛的演技,西村雄一果断判罚点球,赛后各大媒体都把他当做了世界杯“官哨”。而殊不知,这位仁兄在亚洲境内也有过精彩演出,问问我们中国队的郜林就知道了。
“这裁判根本就没看比赛”
       西村雄一最早被中国球迷所熟悉毫无疑问是2005年东亚四强赛,当时中国队与韩国队比赛下半场一次定位球过程中,西村雄一将刚刚上场5分钟的郜林罚下,慢镜头显示当时犯规的是中国队后卫李玮锋。这个巨大失误让西村雄一顿时成为中国球迷眼中的昏哨。除了这次乌龙判罚,那场比赛西村雄一还罚下了中国队后卫李玮锋与曹阳,一场比赛罚下三名中国队球员,整个中国足球界就记住了西村雄一。
       2005年东亚四强赛前一年,西村雄一刚刚成为职业裁判,或许是受到这次判罚的影响,西村雄一之后的整个执法生涯也一直不乏争议性判罚。2008年J联赛东京FC和大分三神比赛结束后,大分球员上本大海表示西村雄一在场上骂自己,他告诉俱乐部当时西村雄一对他说:“上本你很讨厌,你这家伙就不能闭嘴比赛吗,死菜吧你。”大分队针对西村说的“死菜吧你”这句话表示了抗议,要求日本J联赛委员会对此进行调查。而西村雄一表示自己没说过这样的话,最后日本足协只能和起了稀泥,表示上本听错了西村雄一的话,结束了这场纠纷。
       南非世界杯上西村雄一又险些“摆乌龙”——巴西与荷兰的1/4决赛中,西村雄一第76分钟在掏黄牌时一不小心错掏成红牌。当他拿着红牌走过去时,把只是一次普通犯规的荷兰后卫奥耶尔几乎吓得惊慌失措。好在西村雄一及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微笑着对奥耶尔出示了黄牌。
       近几年西村雄一最为严重的一次争议判罚当属2010年6月3日本届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十强赛乌兹别克斯坦与伊朗的比赛,乌兹别克斯坦球员下半场一次射门,皮球在已经整体越过球门线后被伊朗后卫解围,西村雄一没有判罚进球有效,之后伊朗打进全场比赛唯一进球客场1比0击败乌兹别克斯坦,“这裁判根本就没看比赛。”事后乌兹别克斯坦方面向亚足联强烈抗议了西村雄一的执法。
年薪2000万日元以上的职业裁判
       在冈田正吉和上川策这两位主哨过世界杯决赛阶段比赛的裁判逐渐淡出后,西村雄一是最近十年日本最优秀的裁判。警察出身的他很早就被看好成为一位优秀的裁判,出生于1972年的西村雄一19岁就从事业余足球裁判,2001年获得日本国家级足球裁判称号,2004年成为国际级主裁判,只过了一年他就登上了日本推荐给亚足联精英裁判的名单。之后他曾在2009年和2010年两次斩获日本年度最佳裁判殊荣。
       在日本国内,西村雄一有着铁哨的称号,这源自于他严格的执法风格,上届南非世界杯法国与乌拉圭比赛中,西村雄一就给乌拉圭球员出示了当届世界杯的第一张红牌。本届世界杯前,日本足协还特地邀请西村雄一给日本国脚讲解规则,日本球员技术流的踢法在亚冠联赛面对拼抢凶狠的中韩球队都很依赖当场主裁判的判罚尺度,而在日本国内联赛中裁判对于身体接触的吹罚比较严苛,对于这些区别西村雄一特地告诉日本国脚,“其实并不是判罚标准改变了,只要有接触球员倒地了,根据规则只能吹哨,只不过海外的很多球员就是碰撞了也不一定就会摔倒,因此这种不需要吹哨的场面逐渐在增多。”
       在亚足联内部,西村雄一这十年也受到了重点培养,这些年他执法过的重要比赛包括亚洲杯、世少赛、世青赛、世俱杯、奥运会。2007年,他执法了U17世少赛决赛西班牙与尼日利亚的比赛。即便他偶尔也有争议乃至错误判罚,亚足联裁判委员会依旧非常维护西村雄一的形象。
       比方说九年前错给郜林的那张红牌,亚足联赛后官方解释是西村雄一当时背对两队人群,正在关注韩国队人墙与球的距离。结果李玮锋在出手击打柳京烈后,西村雄一只得询问朝鲜籍第二助理裁判员崔海日,这样一来,这个“黑锅”只能由崔海日背了。乌兹别克斯坦与伊朗那个误判后,西村雄一仍然被评为2012年亚足联最佳裁判,照样进入亚足联推荐给国际足联执法世界杯的裁判名单中。
       2002年日本足协正式推行裁判职业化改革,西村雄一的两位前辈43岁的冈田正吉和38岁的上川策是第一批与日本足协签约的职业裁判。西村雄一很快也成为日本足协注册的职业裁判,这几年日本职业裁判的收入较之十年前有了很大提升,目前西村雄一在日本足协担任职业裁判的年薪在2000万至3000万日元之间,这个收入水平相当于普通上班族的2至3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