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下的玉林:政府禁运活狗入城,商贩称已无狗可杀

澎湃见习记者 陈兴王 发自广西玉林

2014-06-19 21: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爱狗人士要求取缔这个所谓的玉林传统节日——“荔枝狗肉节”。  CFP 图

        夏至未至,玉林已有“过节”气氛。当地市民就着昏黄的夜灯,划拳把盏、啖以狗肉。
       各地的爱狗人士纷至沓来,准备再次与当地政府博弈,取缔这个所谓的玉林传统节日——“荔枝狗肉节”。
       “政府不让卖了,杀完今天就没狗杀了”。6月12日,玉林市一环北路附近的一处隐蔽宰狗点,一位年轻小伙指着清空的狗笼说,“最近正是风口浪尖上,外面的狗都不让拉进来”。
       玉林似乎进入一个两难境地,一方面要满足市民长久以来吃狗肉的传统,另一方面还要“照顾”爱狗人士的情绪。
       于是,全城涉售狗肉商铺遮挡“狗”字的行动早在一个月前便拉开帷幕。有知情人透露,当地政府已要求各公职、企事业单位人员,禁止“狗肉节”当天在公开场合吃狗肉。
圆桌排街 挡着“狗”字吃狗肉
       其实,玉林人不只在“狗肉节”这天吃狗肉,他们一年四季都吃。
       而夏至“荔枝狗肉节”,在玉林人心中有着举足轻重地位。
       玉林市区遍布着30余家吃狗肉的馆子,以江滨路最为集中。当地市民王先生介绍,凡到玉林市吃狗肉的外乡人,出租车司机肯定会把你拉到江滨路”。
       就在这不足50米长的路上,有11家吃狗肉的大排档、狗肉馆。
       6月10日晚7时许,华灯初上,这里每家餐馆均已爆满。店主将已宰杀好的狗挂在路边,论斤购买后烹饪,32元一斤,2斤起购,“少了不做”。
       圆形的餐桌从店内一直摆上了人行道,每桌都坐满了人。玉林人用当地方言划着拳喝着酒。
       夜晚的道路车流少,销售荔枝的摊贩们索性将车推至路中央售卖,紧挨着吃狗肉的人群。
       钟记大排档的店主带着一家人从事餐饮行业2年多,主要经营炒菜,附带卖些狗肉。
       他告诉澎湃记者,玉林大小餐馆的狗肉都是从市区的垌口市场购买得的,那里是玉林最大的狗肉批发市场。
       “买来17元、18元一斤,我们加工后卖32元一斤”,钟老板说,其实玉林人天天都吃狗肉,并不是只有“狗肉节”那天才吃,他一天最多可以卖掉一整只狗,相比周围几家专门卖狗肉的店要少很多。
       据一家专门做狗肉生意的陈姓店主介绍,平时一天可以售出6只狗,“狗肉节”当天会多很多,约有20多只。
       然而,与往年不同的是,狗肉馆的招牌、菜单上带有的“狗”字已均被掩盖。此举是为了避免刺激到爱狗人士。
       挡着“狗”字吃狗肉,玉林市民对此表示不满,“完全没有必要,我们吃狗肉又不是干偷鸡摸狗的事”。
猫狗肉成排挂 市场内响彻剁肉声
       玉林市区人民路的垌口市场,是当地最大的狗肉交易市场,内有大约15家销售猫肉、狗肉的店铺。
       一眼望去,铁架上挂着一排排已被宰杀脱光毛的猫,剁肉的台面上则堆满了一只只光溜溜的狗,不禁让人犯怵。
       市场上有光着膀子的操刀大汉,也有围着围裙正在分割狗肉的妇女,砍刀与砧板间发出的“砰砰”声,响彻整个市场。
       走在市场里,如果你不是来购买狗肉,单从摊位前观望走过,摊主们也会投来一种异样的眼神。部分摊主甚至拒绝拍摄其摊位上摆放的猫狗肉。
       市场内的一位摊主坦言,“没办法,最近玉林来了很多外地人,大多都是爱狗人士”。 也有摊主表示,只要爱狗人士不“乱来”,“想拍就拍,想看就看吧”。
       庞先生与亲友在洞口市场经营猫狗肉生意已有20年,他自称平时一天可以卖掉近20只狗和16只猫,每只狗重20斤-30斤,每斤售价16元-18元;每只猫重6斤左右,与狗肉售价基本相同。而这些猫、狗肉都是经宰杀后送来,购进价格在9元-12元不等,销路主要针对狗肉餐饮店。
       此时,有顾客购买了庞先生店内的4只活猫。平均每只活猫进价在40元左右,就这样转手一买,庞先生收入351元,利润过半。
       但从整个市场上来看,从上午9时至11时,两个小时间,几乎很少有市民前来购买狗肉。
“政府不让卖了”宰杀点称已无狗可杀
       6月12日,玉林市一环北路附近,一条泥泞的小路通向村落深处,在杂草丛生、茂密林木间,埋藏着一处用石棉瓦和钢架搭建的简易房屋。钢筋焊接而成铁门敞开着,斜靠在两侧的墙上。这是玉林当地一处活狗宰杀点。
       没有狗吠声,进院左侧堆积着一些废旧物品,右侧有三间用钢筋焊接而成的“铁牢”也是空的。在棚屋的一个黑漆漆角落,一名年轻男子站在一旁,看着这两名中年男子拿着钢丝球,对砧板上放着8只已被宰杀脱毛的狗进行最后加工清理。
       周遭的卫生环境很差,黑漆漆的墙壁上溅满了血渍和一些秽物,掏出的狗内脏被随意丢在一旁。宰杀点设备除了一台脱狗毛用的离心机,再有的就是一根水管和几个水桶,地面上的血还未完全清理完毕。
       “杀完今天就没得杀了,政府不让卖了,外面的狗运不进来,我们拿啥杀?”年轻男子指着三件空“铁牢”称,“你看还有狗杀吗?都已经空了,这是最后几只”。
       但该男子随即又称,最近正在“风口浪尖”上,“过完节”估计还会有。
       在玉林市北郊的另一处宰杀点,院内放置着近百个已经生锈的狗笼,关狗的圈舍同样是空的。一口大铁锅中的水仍冒着热气,一台离心机旁堆着一堆狗毛,却没有已经被宰杀的狗。
       “没有狗了,不杀了,没了”。该宰杀点一位老妇从屋内走出,连连摇手称道。
“警惕”的商贩 称是爱狗人士闹的
       6月12日上午,玉林市30余公里外的蒲塘镇,澎湃记者以购买活狗为名,找到了当地一位黄姓贩卖狗肉的商贩。据称,该商贩主要从农村搜罗买进活狗,然后运往玉林等地销售已有数年。
       电话那头,商贩警惕性很高,怎么也不肯透露其圈养狗的具体地点,只提出在蒲塘镇汽车站见面。约过了5分钟,两名20岁左右的男子骑着一辆黑色电动车,在汽车站前停了下来。
       其中一位着白色T恤、短裤上带有血渍的男子称,“狗肉节”临近,收活狗的价格略有上涨,每斤12元收进,卖出最低每斤16元。当澎湃记者提出要看活狗挑选时,白衣男子怎么也不同意。另一位着黑色T恤的男子在一旁说,“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可能带你们去看狗”。
       “不能带你们去见活狗,要的话我可以让班车带给你,杀好了的”。白衣男子称,最近政府不允许拉活狗进玉林,如果真的要买狗,只有等他们杀好了,通过客运班车带去玉林,“货到付钱,钱直接给班车司机”。
       白衣小伙称自己杀狗已经多年,一眼便能看出哪些狗肉是现杀的,哪些是死狗肉。他还保证自家出售的狗均是从附近农村收来的土狗,绝对不是毒杀偷来的。“要是真想买活狗,过完节(狗肉节)再来吧”,两名男子说完,骑上电动车迅速离开了车站。
       正当做生意,何必遮遮掩掩。白衣男子称,“没办法啦,来的爱狗人士太多了”。他把这一切归结于爱狗人士的抵制,认为“狗肉节”这段时间“风声紧”,会遇到“麻烦”。
       自2010年,玉林“狗肉节”逐渐引起国内外一些民间动物保护组织关注之后,每年这里都将成为焦点。6月9日,玉林一位市民向澎湃记者戏称,“我们玉林就因为狗肉,在全世界都出名了”。
       “夏至狗、无处走”讲的便是玉林。夏至这天,据称玉林有万余只狗被宰杀后送上餐桌。
       首善广东志愿者中心的善待女士数天前便已来到玉林,这是她第二年参与到抵制玉林食用猫狗肉,取缔“狗肉节”的行动中。她向澎湃记者表示,狗肉携带多种疾病,且玉林狂犬病高发,取缔玉林“狗肉节”势在必行。
没有哪户村民靠“狗肉经济”发家致富
       走进蒲塘镇的大梁村,沿路村落中没有狗吠声,但仍能看见一两只狗游走于村间小路。村民们家家户户盖起了3层高的小楼,但没有哪户村民是靠“狗肉经济”发家致富。相反,当地近年来还备受盗狗者袭扰,以致住在路边的村民家中已不敢再养狗。
       “偷狗的太过了,大白天也偷,有时候直接就是在抢,看见了也不敢上前,那些人手里拿的有弓弩”。大梁村村民梁先生曾养过一只狗,但在两年前被偷了。梁先生说,在蒲塘镇的大小村庄,几乎每家都被偷过狗,特别是住在村道路边交通便利的地方,更为严重。
       当地村民介绍,盗狗者往往开着面包车,或驾驶摩托车拖着狗笼,走乡串户寻找“目标”下手。有的用绳套,有的则用弓弩射出的毒箭射杀狗。基于此,村民们就算看见不法分子在偷狗,也不敢上前,因为“那些人随时可能拿弓弩对向你射的”。
       提起盗狗的不法分子,石槐村的甘超琼尤为愤慨。甘超琼在村子里开了一个商店,门前有一棵四季常青的大树,一条狗链随意丢在树下,另一端却还紧紧系在树干上。
       今年2月13日,陪伴甘超琼长达2年之久的松狮犬在家门前被盗。而澎湃记者从众多村民的讲述中得知,当地村民在狗被盗后,往往忍气吞声,从未考虑过报警求助,在他们看来,这种事“警察不会管”。
       甘超琼再次证实,在玉林的乡村,一年四季盗狗事件频发,不法分子不分白昼黑夜作案,极为猖狂。丢狗后,甘超琼犹豫再三,又从亲友处领养了一只小土狗,“店门前真离不开狗,但这养大了估计又是给别人养的”。
       甘超琼在担心,等小狗养成了大狗,又将成为盗狗不法分子现成的“猎物”。 他认为这与玉林狗肉市场需求量大有直接关系。
       多位村民告诉澎湃记者,在大梁村、石槐村等地,卖狗的农户很少,养狗的农户也越来越少,甘超琼这么多年来也仅卖过一只自家养的狗。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狗肉,玉林
热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