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伤医案三大疑团:死者家属发视频证明医生“诈伤”

澎湃见习记者 宋凯欣 发自湖南长沙

2014-06-13 21: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湖南伤医案
       官员打人、医生逼跪、孕妇受伤,这些字眼组合到一起,犹如水花溅到油锅里,瞬间便能引爆舆论。
       澎湃连续跟踪报道了湖南省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以下简称“中医附一”)伤医案。根据此前的信息,6月2日凌晨,该院两名女医护人员在救治病危患者前后遭到家属殴打,其中医生王雅被逼下跪,护士谭小飞还是孕妇。此外,一名打人者被指认为湖南省人大的官员。
       一时间舆论纷纷谴责伤医家属,尤其是被指打人的官员更是遭到人肉。然而,6月5日,死者家属在网络发表的长贴使舆论的枪口发生逆转。家属指责两名医护人员“诈伤”,并发布视频截图证明当天早晨两人正常着便装下班。
       自此,关于中医附一抢救失职、刻意夸大医护人员伤情的说法,也开始在网上涌现。“打人是4点多,为何派出所接到报警是7点多?”、“监控上根本没有看到打人的行为啊?”、“监控上看前一天还没事,为什么第二天医生就缠着绷带接受采访了?”
疑问一:医院和医生是否“诈伤”?
       澎湃记者6月3日在该院9楼病房里见到了当事的医生王雅头绑绷带、身着病服躺在病床上,接受医院领导的探视;另一名当事护士谭小飞,则在3楼的病房中打着点滴。
       3日下午,湖南省卫生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谴责,并督促公安机关将暴力伤医人员绳子以法,惩之为戒。随后的几天,医疗系统大大小小的官员,不断赶往中医附一进行慰问,其中还包括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国强。
       中医附一党委书记郭志华介绍,王雅被殴打致颅脑损伤、脑震荡、头皮血肿、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颜面部、腹部多发性软组织挫伤,耳鸣、外伤性耳聋,阴道出血查因,外伤性子宫损伤;护士谭小飞晚期先兆流产。
       对于医院的通报,死者的弟弟欧阳春认为对方“纯属捏造”,是医院为逃避责任所设的一个阴谋。
       6月5日凌晨,一篇名为《关于请求彻查湖南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不予及时救治病人致其死亡的报告》,出现在了湖南地方网站红网上,发帖者署名为“欧阳夏家属”。
       在这篇12000多字的帖子中,欧阳夏家属从欧阳夏因何种病入住中医附一,到中间的治疗过程,以及最后的抢救过程,都做了详细的说明解释,并针对医院指控家属打人的说法,用分析监控视频的做法,做了逐一回应,以证明家属从未动手打过人。帖子的最后,还附有若5张视频截图和1小时7分事发时的监控视频。
       根据王雅和谭小飞的讲述,她们被死者家属殴打的时间在6月2日凌晨4时左右,但从视频截图上看,6月2日早上,王雅和谭小飞并无不适情形,并且8点后,两人按正常时间着便装下班。这与6月3日两人躺在病床上,头绑纱布向媒体哭诉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
       对于帖子是否为家属所发,唐女士予以了确认,并称之前未作回应,是因为家里一直在忙着料理欧阳夏的后事,无暇顾及外界的议论,而如今看到医院“颠倒黑白”,才不得不连夜商讨发帖,回应外界的指责。
       在家属给澎湃记者提供的4G多的监控视频上,并未看到有厮打的行为发生,而事发当天早上8时,医生王雅和护士谭小飞先后换便装后,出现在走廊上,并无明显异常,王雅还和病人轻松地沟通。
       根据长沙警方的通报,经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医生王某和护士谭某伤情未构成轻微伤。
       对于王雅第二天头缠绷带出现在媒体面前,为王雅治疗的张姓医生称,那是因为王雅有头皮血肿,而用纱布包裹可以压迫血肿,快速吸收止血,“只有伤口才包纱布,是没有根据的”。
       中医附一副院长陈其华解释,被打医生前一天没事第二天缠绷带,则被另外一名工作人员解释为,医生强忍着病痛当天没有表现出来。陈其华称,报警晚是因为被打医护人员年轻,处理突发事件经验不足;而监控中没有打人行为,则是因为医院只有走廊有监控,病房中却没有
       对于警方所说的“未构成轻微伤”,有网友发出疑问“未验出轻微伤是否意味着没有受伤?”对此,湘雅司法鉴定中心主任蔡继峰教授解释说,根据我国《人体轻微伤鉴定标准》,躯干部软组织挫伤的损伤面积在15平方厘米以上才构成轻微伤,没有达到这一标准就是“未构成轻微伤”。
       中南大学法学院陈云良教授认为,法律层面的轻微伤、轻伤、重伤等概念,是嫌疑人是否构成犯罪以及量刑轻重的影响因素,与老百姓所理解的“小伤小痛”不一样。不构成轻微伤并不意味着没有发生伤害行为或伤害后果不严重,也不意味着嫌疑人不承担法律责任。
质疑二:人大官员到底有没有打人?
       相对于众多的医疗纠纷,中医附一所说的“暴力伤医案”之所以能引发广泛关注,与其中涉事的省人大官员脱不了干系。医生王雅称,对她实施殴打的人中,有一名自称湖南省人大的官员,其在现场甚至叫嚣道“如果不是我公职人员的身份,今天就把你打死”。
       正是王雅讲述的这句话,引爆了舆论。
       网友很快便人肉出了这名人大官员的信息:欧阳富胜,湖南省人大民族华侨外事委员会主任科员。
       但此时,湖南省卫生厅曾转述警方说法“3天内给出调查结果”迟迟没有到来,而欧阳富胜所在的湖南省人大也不发一语,这让外界的质疑声越来越大。
       网上舆论持续发酵,截止6月4日,关于此事的网络跟帖已经数十万,多数都是一边倒的谩骂死者家属,指责其“仗势欺人”。
       中国医师协会还在网上发表《致湖南省人大的一封公开信》,要求其严惩行凶者欧阳富胜。
       死者妻子刘惠兰曾在6月3日晚电话答复澎湃记者,对医院的打人指控全部否认,并称“公务员现在是弱势群体,并不敢打人”。然而,因为其始终不露面,且未提供相应的证据,这些回应不但没有起到澄清的作用,反而更激起了舆论的反弹。“公务员是弱势群体”这句话,也不断被网友拿来调侃。
       刘惠兰称,家属并未殴打过医护人员,而其他亲属也均予否认存在殴打行为。“那时候你在抢救病人,我们打你干嘛,逻辑上说不通啊。”
       6月7日长沙警方通报,确认患者家属情绪激动中有推打医护人员及逼跪医生行为,并决定对涉嫌寻衅滋事罪的欧阳某某予以刑事拘留。据澎湃记者向死者家属核实,被刑拘者是死者的堂姐。
       整篇通报中,对于中医附一指称的打人官员欧阳富胜,只字未提。不过,通报也留了“尾巴”,表示“对于其他人员是否涉嫌违法犯罪,公安机关正进一步调查取证,依法公正处理。”
       欧阳富胜的堂姐在被刑拘前,在电话中向澎湃记者表示,自己从未打过医生,而下跪行为则是“我当时跪下来求医生救我弟弟,我两个手抓住她的手求她,她也跪下来了。”
       湖南省纪委官员陆群也发微博,认为医院的表现“值得质疑”。他甚至指责一名网友一面挑拨医患关系,一面煽动仇官情绪,“你认为一个科级干部有多大能耐?中国有多少科级以上干部?你把一起普通的医患纠纷往病人亲属的职务身份上套,是何居心?这就是你的做人原则?”
疑问三:医院是否抢救不力?
       警方通报称,5月28日,患者欧阳夏到事发医院治疗,初步诊断为病毒性肝炎、肺癌。5月30日,医院下达病重通知书。6月2日凌晨4时许,欧阳夏病情恶化院方实施抢救,4时52分,欧阳夏抢救无效死亡。在患者抢救期间及死亡后,家属认为医护人员抢救措施不力,存在失职行为。
       据死者家属讲述,死者欧阳夏是28日进入中医附一治疗的,而且当天,他是自己驾车去长沙的,身体并非像病入膏肓,但医院短短5天时间,就不治身亡。因此家属指责,医院抢救治疗过程中存在严重失职的行为。
       欧阳夏的弟弟欧阳春在接受采访时称,6月1日欧阳夏就曾出现过呼吸困难的情况,当时家属曾要求医院制定急救方案,以防不测,但却未引起医院的重视。
       而6月2日凌晨欧阳夏再次出现呼吸困难状况是,医生竟无法提供呼吸机,“如果有呼吸机,当时绝不会死。”欧阳春说。
       对于家属的质疑,医院回应称,院方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失,需要国家授权的鉴定机构作出认定以保证公平公正,不应由医患双方各执一词。医院认为,死者家属应通过正规程序申请鉴定,医院将积极配合。
       死者妻子曾并透露医院曾提出用5万元“私了”这起医患纠纷。事发医院6月4日发表声明,称“私了”的说法“纯属捏造,系刻意混淆视听”。
       6月5日,医院又发布《关于患者欧阳某的肺癌诊断》的说明,证明医院已经尽到其义务,并无失职行为。
责任编辑:黄志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湖南医患纠纷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