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落马高官陈安众:曾多次痛批警方扫黄

澎湃讯

2014-07-08 19: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江西3位省部级官员密集落马之际,对陈安众的复盘也有利于管窥当地官场腐败之现状。IC 资料

编者按:
       6月7日,《经济观察报》曾报道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落马往事, 其酒色之气直指中央纪委调查通报中道德败坏、腐化堕落二词。

       2013年12月3日,陈安众最后一次出席了公开活动。坐在主席台中央的他,依旧气度不凡。三天之后,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总工会主席陈安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自去年12月以来的近半年时间内,江西省已有3名省部级官员涉嫌违纪被免职。最早落马的陈安众,目前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已被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在中纪委今年5月21日公布的其涉嫌犯罪事实中,包括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特定关系人收受巨额贿赂;收受礼金;道德败坏,腐化堕落。
       陈安众生于1954年,湖南宁远人,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原理研究生学历。在他近30年的仕途中,先后出任湖南衡阳、江西景德镇两市市长,江西萍乡和九江市委书记,并于2008年获任副省级干部,先后出任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江西省政法委副书记、江西省人大常务副主任、江西省总工会主席。
       对于陈安众落马的导火索,在江西当地有多个版本。有说法称,其落马是因一位曾在萍乡任职的高级别退休干部举报。另有多个消息源则透露,陈安众是因一位曾姓房地产商被查而受牵扯,被查出其插手萍乡工程建设等问题。当然,仅从中纪委的公告来看,关于这位副省级高官的腐败往事绝不仅限于此。在江西3位省部级官员密集落马之际,对陈安众的复盘也有利于管窥当地官场腐败之现状。
落马肇因
       2013年5月至8月,中央第八巡视组对江西进行巡视后对外通报称,江西有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存在插手工程建设项目、谋取私利、节假日收送红包礼金等问题。
       时年8月,萍乡市委常委、萍乡市副市长孙家群被纪委带走。不到四个月后,曾任萍乡市委书记的陈安众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今年2月,萍乡市政协主席晏德文、萍乡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张学民,依次被查。
       中央巡视组引爆的这场萍乡官场地震,有着一定的内在逻辑。张学民和孙家群均系陈安众一把提拔的下属,晏德文虽是萍乡的地方实力派官员,但其与外来官员陈安众关系融洽。这四位厅级以上官员的落马,无异于萍乡官场的一场地震。
       至于巡视组是如何发现这起窝案线索的,目前尚无官方权威发布。有说法称是由孙家群落马引发,但两位知悉萍乡官场内情的消息人士均认为,或是一位曾在萍乡担任过主要领导的高级别退休干部举报陈安众,才触发这场地震。
       也有说法称,一位曾姓湖南籍商人因拖欠土地出让金和市本级土地资源规费被相关税务部门调查,后于去年年底被抓。被抓之后,他供出陈安众。
       “陈安众家人都在长沙,在他担任萍乡市委书记时,基本上都是由这位曾姓商人周末开车接送他回长沙返萍乡,两人不知道是同学还是亲戚。”一位接近萍乡官场的知情人士透露,曾姓商人曾在萍乡最繁华的十字街拿地,转手卖给萍乡一位地方实权派官员,空手挣得2000多万元。“在陈安众任职萍乡之前,这边的主要建设工程由当地一群官员主导,但陈安众不一样,他根基厚,气场强,会做官,很快就与这群当地官员打成一片,所以他才能给那些湖南籍商人帮忙。”刘崇在萍乡为官十年有余,对陈安众颇为了解。他透露,陈安众任职萍乡之后,其身边的湖南籍商人“一无房地产开发资质,二无资金基础”,仅以空壳公司便可使得主管部门“放水”。
       不仅如此,上述接近萍乡官场的知情人士还透露,陈安众应涉嫌买官卖官,为其充当代理人的是一位由姓湖南籍商人,“这人来自石油系统,曾在萍乡高坑搞过油库。当时萍乡官场都在开玩笑,如果想找陈安众办事,找他就算到家了。”
       但颇为讽刺的是,就在去年江西省省级领导的集中学习时,陈安众还发表了自己的体会,“要头脑有武装、肩上有担当、心中有职工、脚下有底线。要防微杜渐,防止一失足铸成千古恨。要经常用清廉这面镜子照照自己,不取不义之财,不拿不法之物,不去不净之地,不交不正之友。”
仕途往事
       陈安众24岁时,进入湖南师范学院(现湖南师大)政治系学习,后于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原理专业攻读研究生。毕业之后,陈安众留任中央党校,不足数月便迎来人生第一次重要转折——成为中共中央整党工作指导委员会(以下简称“中指委”)西北巡视员小组成员。在上世纪80年代,“中指委”在党内举足轻重,党和国家领导人曾亲自兼任“中指委”负责人。
       离开“中指委”,陈安众再未回到原来岗位,他顶着中央党校老师、中央机关工作人员的光环,到故乡湖南出任长沙市郊区区委副书记。从湖南去江西时,陈安众的身份是跨省交流干部,这也意味着其日后获得提拔的几率很大。
       就在那个时期,陈安众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声誉和信心。陈安众在湖南官场即素有“才子”之名,在江西任职期间,这位“才子”又多了学者型官员、教授型官员的名号。“陈安众确实很有才,他在接受采访时思路很超前,一般干部别说糊弄他,甚至很难跟上他的思路。”一位曾多次采访陈安众的江西媒体人透露。
       陈安众在萍乡时针对推动项目曾提出过“各级干部要坚持有题必做,小题大做,大题炒作,无题创作”的工作方式。在担任九江市委书记期间,曾强调尽快建立“不抓项目就是不抓经济,不会抓项目就是不会抓经济,抓不成项目就是工作不力”的干部考核机制,形成“无功就是过,平庸就是错,占位必司职,无为就让座”的用人导向。
       这种出口成章的才华,使得陈安众善于向上级汇报工作。“别的市工作也很努力,但把项目讲的很平实,领导也会兴趣索然。陈安众不一样,他做工作不见得多用心,但他善于总结和陈述,能把工作说得天花乱坠。”这位江西媒体人表示。
       与陈安众才气相对应的便是其江湖气十足,“兄弟们”是他经常用的一个称呼,即便在一些正式场合,其说“兄弟们”的时候也不比说“同志们”少。另一个反映其江湖气的便是与“大师”王林交好。
       “和王林称兄道弟不算新闻,因为他和很多人都这样。”一位与王林和陈安众均有交集的萍乡人士透露,在陈安众落马之后,王林曾在电话中对其表示,“不管陈安众当官还是没当官,落马还是在位,都是我王林的朋友。”
       即便在上海某知名大学的一位教授看来,陈安众为人也算不错。两人曾在一起吃过几次饭,交情不深,但他对陈安众的评价是比较重情义,“陈安众离开萍乡到了九江和省里,过年过节都会收到他的短信,偶尔也会通通电话。”
带坏萍乡风气
       和江湖豪气紧密相连的则是陈安众的酒色之气。在中纪委对陈安众立案调查的简短通报之中,有两个词直指其生活作风问题——道德败坏、腐化堕落。根据以往对被查官员的通报梳理,官员“道德败坏”主要是指与其他人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有3个及3个以上情妇(夫)。
       对此,多位萍乡官场人士透露,在萍乡流传着关于陈安众四个“一八”的段子:“一米八的个子、一百八十斤的体重、一斤八两的酒量、十八岁的姑娘。”
       其中,陈安众好酒在萍乡可谓公开秘密。“陈安众前往下面的县乡视察时,经常自带茅台、五粮液。而且,他习惯把茅台或五粮液装在普通的瓷瓶里,以免老百姓说闲话。”这位曾与陈安众打过交道的萍乡某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还透露一个细节,陈安众是在一位随行工作人员的提醒下,才意识到换掉酒瓶之必要,而这位工作人员因此获得擢升。
       陈安众不仅好酒,而且酒量不止“一斤八”。方童系在萍乡爆破领域颇具声望的商人,他曾多次与陈安众同桌饮酒,“陈安众在北京学习时,我们去找他吃饭,他之前已经用那种红酒杯子,喝了三杯白酒。我们到场后,他往沙发上一靠,‘对不起各位,我已经喝了八九两了,让我休息十分钟,就十分钟。’而后开始闭目养神。十分钟之后,他又喝了三杯,还是用那种红酒杯子,依旧谈笑风生。”方童说。
       不过,陈安众的这种个人习惯也很快“带坏了萍乡的官场风气”。“在陈安众来之前,去萍乡最好的饭店吃饭,酒水不算,我们点最好的菜品,一顿饭也不会超过两千块钱。但陈安众来了之后,首先激活了萍乡的餐饮业和娱乐业,泡脚、按摩的场所仿佛在一夜之间,三五步一个。”刘崇说,陈安众曾在一次全市干部大会上痛批多次打击萍乡娱乐场所的公安部门,“他当时说,‘你们搞搞搞,搞得老百姓民不聊生。现在全国都是在招商引资,那些台商、浙商来到萍乡,咱连个像样的接待都做不到,怎么能行?’”
       所谓上行下效,萍乡官场的公款消费之风迅速蔓延,连基层乡镇都被波及。“这边的乡镇之前搞招待,一般都用那种四五块钱一斤的自酿白酒,但自从陈安众来了之后,开始上国窖1573这种一千多块钱一瓶的好酒。”萍乡市芦溪县某乡镇干部透露,他们每次招待上级,一般会喝上两箱的国窖1573,偶尔再喝几瓶红酒。
       这种吃请之风,让前来萍乡视察工作的上级部门对萍乡的认识比较复杂。这位芦溪县乡镇干部的同学曾任江西省某官员秘书,后者曾对其说过这么一句话,“萍乡经济发展水平不咋样,但什么先进都能评上。为啥?因为萍乡招待搞得好,每次我们临走,他们都用东西把我们(车子)的后备箱塞满。”
       等到陈安众离开萍乡,谢亦森任职该市市委书记,当地老百姓送给谢亦森一个绰号“谢医生”——专门治理萍乡的“歪风邪气”。
为官之道
       陈安众属于“太会做官的人”。“他在来萍乡的第一次公开讲话中,半开玩笑地说:‘我从全国最大的镇,跑到全国最大的乡,(官)越当越小。那我在这里再熬上几年,看看能不能熬出个头。”刘崇列席了那次全市干部大会,他觉得当时的陈安众虽是在发牢骚,但也在向外界表露心迹:日后至少能当上副省级干部。
       “自视甚高”的陈安众在任职景德镇市长期间,因为“经济发展思路不同、势单力薄”,与当地一位主要领导摩擦不断,一度非常被动,但后凭借其在高层积累的人脉,获任萍乡市委书记,“一直志得意满”。
       来到萍乡,陈安众吸取了自己在景德镇的教训,着力深耕萍乡官场。据刘崇回忆,陈安众在其任内提拔了近百名县级干部,“我们把干部任免文件叫做开处方,陈安众有段时间,接连开出好几张处方,不是破格提拔,就是超前提拔。那些被提拔的官员都感激他,所以他每次的干部考评打分都很高。”
       陈安众另一个“优点”是“不搞人”。刘崇一直想不起来,陈安众在任内有过惩办官员的记录,但他记得,陈安众在一次萍乡科级干部大会上叮嘱下属,“大家一定要自律,我知道,你们混上个科级干部都不容易。”
       陈安众的“太会做官”,还有更为醒目的注脚。2003年时,一位萍乡籍学者了解到芦溪县武功山拥有十万亩高山草甸,便将自己希望开发武功山的想法告知萍乡市政府,并赢得陈安众等领导的认可。“我之后开始招商引资,把两位商界朋友请来开发。在陈安众的支持下,这两位朋友与当地政府签订了一揽子的开发合作协议。”这位萍乡籍学者说,但让这位萍乡籍学者想不到的是,次年4月,这些协议被一纸传真给摧毁。在这位学者看来,陈安众虽然也对项目加以肯定,但涉及到复杂的政治关系,而又与他个人利益无关,他就不愿拿出决断力。据这位萍乡籍学者透露,武功山开发项目涉及当时萍乡一位实权派地方人物。
       对外来者陈安众而言,与地方实权派打成一片显然更符合他的长远利益。上述实权派官员的亲属在萍乡滨海路中央位置修建别墅,这一地块夹在两个公园之间,称得上是萍乡之肺,但这一项目被当地一位同样由外地调任的主要领导指示拆除。
       据接近萍乡官场的人士透露,陈安众彼时正大兴房地产,而这位外来高级官员的一些政策对与其关系密切的房地产商不利,他顺势转向。于是这位从外地调任的主要领导,虽然工作很认真负责,但只干了两年有余即被调走。
       “这位接近萍乡官场的人士透露,陈安众“爱帮忙”,不仅其身边的湖南籍商人越来越多,萍乡各路官员也在想方设法讨好陈安众,“有一年,大家听说陈安众在美国上学的女儿回家,纷纷揣着红包跑去北京接机。”
后遗症
       2006年11月,陈安众调任九江市委书记。不过,据称当时的陈安众对此不甚满意。“尽管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拥有了通向副省级的船票,但还是觉得有点受挫,因为他自认应该直奔省城。”刘崇认为,陈安众可以说是有些赌气地履新九江。
       陈安众落马后,九江网民一面倒地痛骂贪官,不少人指责他无所作为,耽误城市发展。九江在建国之前已形成了轮船、电力等一大批近代新兴工业,建国之后又是江西省国家大项目的重点投放地之一,“一五期间”工业经济总量排在省会南昌之前。
       到任九江之后,陈安众立誓“把九江建成长江沿岸和中部地区重要的经济中心城市”。一位曾承接过市政工程的九江建筑商认为,陈安众的提法则缺乏常识,“武汉和南昌在那儿摆着,长江沿岸和中部地区的经济中心不可能轮到九江。”
       陈安众喊出的“千秋伟业在于创,九江巨变在于干”发展口号,一直让九江人印象深刻,但其在九江的政绩乏陈可举。就在陈安众卸任的2008年,九江市GDP总量被赣州超越,由全省第二跌至第三。
       2008年5月,陈安众与新疆华凌工贸集团有限公司签下一笔大单,后者声称投资114亿元建设九江华凌国际旅游商贸港,项目占地3000亩,总建筑面积约400万平方米,建设内容包括大型商贸城、主题商场、物流仓储与批发、文化风情旅游区、五星级酒店、房产等。
       不过,这一项目虽已进入征地拆迁阶段,但并未落地。至于项目夭折原因,九江市相关部门至今仍讳莫如深。而回眸陈安众任职萍乡政绩,陈安众自评甚高:萍乡是全省城市化进程和工业化进程最快的地方之一。陈安众说,全省的城市化进程是30%多,而萍乡达到了50%。萍乡商业、服务业、旅游业等第三产业的发展也都很蓬勃,晚上11点街上都还有很多人,城市相当繁荣。“在陈安众所说的这些成绩中,工业几乎没有发展,娱乐场所越来越多,房地产这块确实也有进步,但他在萍乡任职五年多,都没有把萍乡在上世纪修的水泥路改造成沥青公路,一直晴天一路灰、雨天一路泥。”刘崇说。
       在刘崇看来,陈安众治下的萍乡官场在工程建设领域的冒进和贪腐,为萍乡留下不少后遗症。大批与陈安众一干官员关系密切的开发商,甚至可以在未交土地保证金的情况下,拿到预售许可证。比如隆盛华庭和绿海新城等楼盘,比如王朝大酒店这种项目,这么多年过去,还处于烂尾状态,只苦了那些交了购房款却一直无法入住的老百姓。
       官场地震的后遗症与工程建设领域的后遗症相伴而生,被指有待爆发。萍乡官商两界都在流传,萍乡现任主要领导曾找到江西省高层,希望萍乡反腐到此为止,但省高层回复三个字——零容忍。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