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90年|蒋介石在黄埔怎样教育学生

澎湃讯

2014-06-20 08: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孙中山主持黄埔军校开学典礼后,同蒋介石(中)、何应钦(左)、王柏龄(右)合影。
蒋介石检阅黄埔军校学员。
黄埔军校初创时的蒋介石。 本文图片 罗林虎 供图

       蒋介石在国民党一大开会前几天才赶到广州,发觉自己在党和全会都不是重要角色。蒋介石被指派为在黄埔筹办新军校的筹备会主任委员,但他辞谢不就。又被内定为此一军校校长,他还是不干,怒气冲冲跑回溪口老家。孙中山在他走后不久写信给他:“军校仍待我兄主持,筹备工作进行中,我们仍在设法筹钱。目前已有数百名军官及学生从各地前来,绝大部分是慕校长之名而来。你不应该让他们失望。我请你不要拖延,速回。”
       但是,蒋介石仍拖到五月才回广州接任黄埔军校校长。学校于一九二四年六月十六日开学,共有五百名学生。孙中山亲临主持开学典礼,向师生演讲:“由于没有革命军,民国一直有军阀、官僚乱政……本校成立,带来新希望……本校是革命军的基础,而各位同学即是核心。”
       蒋介石也对学生讲话,但语气完全不同。他说:“你们必须谨记自己的责任,才不会忘记。第一是纪律,上级的命令必须无条件遵守……;第二,无论个人任务是什么,必须竭尽全力予以完成……;第三,必须视死为光荣。为国牺牲是光荣的,因此不要畏死。只有懦夫才怕死。古谚说得好:‘视死如归。’”
       军校设在广州下游二十公里的珠江小岛黄埔之上,重新修缮了一座两层楼楼房;蒋介石夫妇分配到一户三房宿舍。根据陈洁如的说法,她丈夫每天早上五点准时起床,半小时的静思之后,就到主建物后方学生住宿的军营,斥责那些还未起床的人。以他太太的说法,他是个“很严厉的指挥官”。他要求学生不赌、不嫖,作为表率;学生也害怕他炯炯有神、似乎要看穿人的眼神。学生被抓到上衣扣子没扣好、鞋带没系好,会遭他怒声痛斥,或送去关禁闭。有一次,有个学生当着三千名听众的面发表爱国演说,一时紧张忘了词,伸手到裤袋掏演讲稿。蒋介石大吼:“停!你应该晓得把纸折妥、放进裤袋会弄皱它!你应该把它放在上衣口袋!记住,你这个笨蛋!”陈洁如说:“听众面面相觑。同时,演讲者因遭到公开斥责,面红耳赤。”
       根据陈洁如的说法,蒋介石本人“对批评很敏感,容易发火。他很少赞美别人……他只经营或许有助于他的目标之友谊。一旦没了用处,不论原先有多亲密,大部分的友谊就无疾而终。”
       根据韩素音的说法,“每个星期天早上,他要三千名学生整队在练兵场集合听训,他可以滔滔不绝训话四个小时。在南京的烈日下,光头的蒋大帅开讲,学生立正听训。虽然他谈历史、政治、军事战术,但是重点还是伦理道德……发展人格远比学习和技术重要。他用‘做人’这个字眼界定所有的荣耀与尊严。听过他讲话的人,一定忘不了。”——韩素音后来嫁给黄埔军校毕业生唐宝璜。
       (摘自《宋美龄传》,[美] 汉娜•帕库拉(Hannah Pakula),林添贵译,东方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