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90年|1期生侯镜如:读书很重要,但要给爱国让路

澎湃记者 王恒嘉

2014-06-30 10: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955 年侯镜如(前排左二)全家福,摄于北京。前排左一为侯伯文,后排左二为侯伯宇。

       2014年,黄埔军校建校90周年,在各种纪念黄埔的活动中,最活跃的是黄埔二代、三代们。“黄埔后代”会带给他们怎样的责任感和处事方式?
       日前,澎湃记者采访了黄埔一期学员、原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名誉主席、黄埔军校同学会第二任会长侯镜如之子、港区全国政协委员侯伯文。
       “我父亲教育子女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方式。他前半生在打仗,后半生在统战,都是爱国,照顾不了我们兄弟姊妹太多,不过他和我母亲有共识:孩子到什么年龄上什么学。”“虽然在他心目中读书如此重要,但与爱国相比却得让路”。侯伯文这样说。
       侯伯文的二哥、三哥,都是国内有名的物理学家,其二哥侯伯宇的事迹,更是感人至深催人泪下,曾经在全国巡回报告……
       抗战期间,侯家颠沛流离。父亲认为“一定要读书”。跟着父亲辗转在不同的战地,侯伯宇先后换过10个小学和3个中学,上学路上都要花费一小时。后来,部队到重庆万县,实在找不到学校,父亲就请家教在家里教。
       侯伯文的大哥在重庆南开中学读书时,抗战形势紧张,学校号召大家参军入缅,大哥报名参加了。侯伯文的母亲从万县赶到重庆,劝大哥“你不要去,你父亲已经在前线,你就接着读书吧”。最终大哥被说服了。父亲得知此事后,回了电报,内容很短:“精忠报国,国难当头,孩子要参军就由他去”。最终,母亲和大哥去照相馆拍了一张照片,然后送他去参军……
       但是,抗战一停,大哥就又回到学校去读书了。
       侯伯文考大学的时候,有电影学院选中他让他考北京电影学院,他打电报给父亲,父亲第一天回电报说“还是当工程师好”,第二天则又回电报说“之前说的不对,应尊重祖国的需要”。最终,侯伯文因为色弱,没有能去电影学院,而是学了工业。
       在侯伯文记忆中,爸爸妈妈基本不干涉孩子平常的私事,“兄弟姊妹7个,大哥二哥就教我们这些小的”。
       侯伯文还记得,二哥曾经在暑假带着他到北海公园去读书,带着馒头、水和书,一读就是一天。午饭就是馒头就着水。
       虽然如此,候家却从来没有孩子逃学或夜不归宿。
       父亲许多时候是沉默的。
       侯镜如在抗战中参加过众多正面战场,但他几乎从来不讲。侯伯文后来认为,父亲是怕在当时的环境下,讲这些事情,孩子不懂事再出去讲会惹来麻烦。
       大学毕业那年,侯伯文分到湖北咸宁工作。他给家里写信说讲述自己打车去通山买竹床的故事。父亲回信没有任何特别的话。
       很多年后,他再看父亲的回忆录,却发现抗战时武汉会战的时候,父亲曾经在咸宁附近驻军,最终经过通城通山进入江西,陆续参加南昌会战、长沙会战等。父亲对这些地方很熟悉,可信里一句不提……
       父亲虽希望孩子当工程师、建筑师,科学报国。但他也经常设想自己的孩子当军官会怎样。他经常说“老二心肠好,适合率领部队,率领部队不适合心太狠,心狠多死很多人。”
       而侯伯文的二哥侯伯宇最终成为世界闻名的物理学者。
       侯伯宇的一生很坎坷。读过众多的小学和中学后,他进入清华大学,但没来得及毕业就赶上平津战役爆发。他又到台北考上了台湾大学,只读了三个月,父亲就通知:“天下将有大变,马上离开台湾到香港。”
       建国后,侯伯宇回到清华,却又赶上朝鲜战争爆发,他报名赴朝第三次没来得及毕业。再之后他在各种政治运动中翻滚,自己做了众多物理研究却无法发表。
       许多年的折腾之后,他进入西北大学,毕业后报考了中科院数学研究所张宗燧教授的研究生,来到了中科院读研,两个人一间宿舍,他的舍友是陈景润。
       文革中,张宗燧自杀,侯伯宇无法毕业。侯伯宇回到西北大学,继续自己的各种研究。
       改革开放后,一系列论文的发表给他带来声誉,他的“侯氏理论”,被誉为“中国的骄傲”,他成为了国内第一批博士后导师。他发表过的270多篇理论物理数学领域的优秀的论文,与三弟侯伯元合著的中英文版的书籍《物理学家用微分几何》享誉国际。
       他的学生中15人成为国际知名的学术带头人, 3人被评为国际有突出贡献专家……他获得各种国际荣誉,众多大师来中国与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