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重重︱“共产党员的修养”

徐书白

2014-06-16 11: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王牌间谍熊向晖        

       众所周知,《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是刘少奇的一部重要著作。它所论述的共产党员的修养,大体有这么几条:自觉改造自己,学习马列主义,推动共产主义,服从党的利益,维护党的团结。总的来说,这份中共1942年整风运动的学习文件是高度原则性、理论性的,用毛泽东的话来讲,“这篇文章提倡正气,反对邪气”。

       不过,对从事秘密情报工作的中共地下工作者来说,共产党员的修养,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沈昌文在《穿帮的愉悦》(《那一张旧书单•序》,浙江大学出版社2014年1月版)一文中写道:“十六七岁当小学徒时,常常伺候一些地下的共产党员。他们到上海来采购物品,同种种人物接触,在台面上讲的,都是江湖套话。可往往是话里有话,有深意存焉。我记得,当时那位领导人虞天石,私底下看他忙于研读古典诗词歌赋,可一到场面上,立即表现为十足的生意人,尽说些庸俗不堪的生意经。我由此懂得,做人所以要有两副面孔,有时实在出于需要,并不是存心要做什么‘两面派’。那时还有一个共产党员,天天同一些‘白相人’打桥牌,可我看他深晚还在床上细心研读一本英文的桥牌手册,方知他白天在桌上嚷嚷的什么diamond,spad……都无非是刚从书上看来的应对之道。”
       稍事网络检索可知,这里提到的虞天石是龙山人,曾在抗战初期以教师职业为掩护,从事地下工作,后来担任过中共镇海县委书记等职务,1945年10月随新四军浙东纵队及地方党政领导干部撤至苏北,做过中共苏北海上工作委员会秘书,曾被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至于后面那位打桥牌的共产党员,姓名已不可考。根据条件所需,扮成生意人或者“白相人”,做人两副面孔,应该是中共情报工作者必须具备的“入门级”修养了。
       熊向晖被誉为中共王牌间谍。他在回忆录《我的情报与外交生涯》(中共党史出版社,2006年3月版)中记叙了一桩往事。1937年的时候,还是清华学生的熊向晖随清华南迁长沙,在长沙,他接到指示:不要暴露身份,报名参加湖南青年战地服务团,到胡宗南的第一军服务。
       服务团不久便迁到了武昌,受到胡宗南接见。胡宗南手执名册,依次点名。熊向晖的名字被点到时,他本应起立,却故意违例坐而不立,只举起右手说声“我就是”。胡宗南很不高兴,厉声问他:“贵庚?”熊回答:“再过三个月零四天就满十九岁。”胡又问:“熊先生为何到本军来?”熊又答:“为了参加革命。”胡被熊的回答弄得一愣,再问:“你来本军是为参加革命?”熊振振有词:“孙总理遗嘱第一句话就是‘余致力国民革命四十年’,贵军是国民革命第一军,到贵军来当然是参加革命。”胡宗南继续问:“不愿抗日,反对抗日的算什么?”熊答:“积极抗日的是真革命,消极抗日的是假革命,不愿抗日的是不革命,反对抗日的是反革命。”胡又追问:“对反革命怎么办?”熊脱口而出:“杀!”
       熊向晖之所以在这种场合出风头般地采取这些举动,意在引起胡宗南的重视。胡宗南果入彀中,接见后不久,便派副官约熊向晖到住所个别谈话。到了这个时候,胡宗南一改之前的矜持,详细询问熊向晖的家庭情况、政治观点等,也就是说,准备重用了。一枚事后证明发挥了绝大作用的“闲棋冷子”(周恩来语),靠了熊向晖的随机应变,悄悄地往前移动了关键的一步。
       当然,对建国以后做了周恩来的外交秘书、成为外交工作者的熊向晖来说,口舌便给、敏于应答,只不过是基本功,算不得什么高难度动作。学者陈明远在博文《由电视连续剧〈潜伏〉说到40年代地下工作者“话剧皇帝”金山》中写到的金山,修养那可真是了得。
       金山的本名叫赵默。他表面上是以“金山”这个艺名活跃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的“话剧皇帝”,实际上却是长期跟周恩来单线联系的地下党员。金山曾拜青帮大佬杜月笙为师,他与“影剧四大名旦”之一张瑞芳(张瑞芳当时也是由周恩来单线联系的中共地下秘密党员)结婚的时候,杜月笙是主婚人,而且很为这桩婚事感到得意。金山的家族成员社会关系复杂,是国民党、政、军、商、文人的大杂烩,他日日周旋于这些复杂的社会关系中,出入于各路官商齐聚的热闹场合:抽烟、喝酒、跳舞、讲笑话、搓麻将、打梭哈,每每玩到半夜三更。他甚至在1946年的时候作为“国民政府接收大员”和张瑞芳等人一起,到东北长春接收敌伪“满洲映画”电影厂, 还借此机会编导、拍摄了《松花江上》这部中国电影史的杰作。这个“满洲映画”电影厂,就是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前身。看金山的作派,活脱脱是个富家少爷、风流公子哥,还是个能编擅导的文艺青年。那些和金山打交道的官员和商人,万不会把他和满口主义、满脑子革命的共产党员联系起来的。这大约要算一种特殊的共产党员的修养了。
       末了说一个和正文没啥关系的八卦,金山后来跟张瑞芳离了婚,他的第二任妻子,就是周恩来的养女、大名鼎鼎的孙维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