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男子漂尸鱼塘”追踪:普洱成立专案组调查有无刑讯逼供

澎湃记者 王万春 发自云南

2014-06-16 16: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按有死者家属等人手印的控告书。  澎湃记者 王万春 图

       38岁的夏文金死了,死得很蹊跷。
       云南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城北派出所于5月10日(另一说是5月5日)将涉嫌盗窃的夏文金抓捕,处以8日的行政拘留。
       5月14日凌晨0时许,两名民警带夏文金进医院就医,1时40分坐着轮椅离开。当日上午,他的尸体却被发现漂在距家步行约20分钟的一处水塘里,遍体鳞伤。
       警方称,夏文金于5月14日凌晨被释放,民警护送其回到了家,尸体上的部分伤痕是鱼儿咬伤,“眼(皮)和嘴(唇)被鱼儿吃了”。
       夏文金的家属称,从夏文金被抓、被拘留、被释放的多日里,警方一直没有通知家属。
       夏文金到底是怎么死的?5月13日晚、14日凌晨到底发生了什么?据了解,6月15日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区检察院分别成立专案组开始调查。
 曾经盗窃的父亲
       曼窝村处在普洱市城市的边缘。城中村的位子,使得这里聚集了不少农民工,他们租住在不同的院落里,上班在附近的工地上。
       夏文金一家五口,除了大女儿夏凤巧外,还有小女儿夏凤会和不到10岁的儿子夏凤平,全家都租住在曼窝村一个住满打工者的院落,而这里也是他们唯一的家,“从昭通市永善县迁移到普洱市江城县,家里没有房子,一无所有。”
       他们租住的院落,除了两层的一幢小楼,还有两排平房,夏文金一家租赁了这里的其中两间,一间100元/月。他们夫妻二人在附近的工地当小工干木工活儿,男子一天可以挣120元,女人一天110元,最小的儿子还在读小学三年级。
       不像老家的邻居,这里的邻居更换频繁,互不认识,他们说“哪个地方的都有,住一段时间就走了,又搬来新的人”,但房东并不住在这里。
       就像来自墨江县坝溜乡寨村村委会荒田村民小组的李新发,在房东的口述中,“晚上不睡觉放大音乐开着房间门吵其他邻居。”李新发刚搬来一个月,在记者的采访中几乎没人跟他相熟。
       住在门口处的大爷说,这里夜不闭户,倒不是因为安全,而是晚归进出的人太多,“贼也多”。
       在看守池塘的陈得生口中,夏文金就是一个贼,“听说经常在附近偷东西”。
       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分局城北派出所教导员刀家荣称,夏文金在2013年11月11日,因盗窃被派出所行政拘留过。这个情况夏家人知道,夏凤巧告诉澎湃记者,她曾劝过父亲收手,可是夏文金并不听劝,“我担心影响我弟弟,他还小”。
       夏 家人称,4月29日,夏凤巧和母亲李昌秀到昆明走亲戚,临走时夏凤巧告诉父亲,“如果你想去上班的话就去上,不想去上班的话等我们回来再去上。”但等来的 是警方的通知,“你爸爸出事了。”夏家人告诉澎湃记者,5月5日夏文金因涉嫌盗窃被城北派出所抓获,直到5月14日非正常释放发现在鱼塘死亡后,家属才接 到警方的通知。
       死亡的夏文金尸体遍体鳞伤,由此,夏家人质疑是警方刑讯逼供后致死遭抛尸。
夏家的多重疑惑

       夏文金被派出所抓获并决定行拘后,一直没有通知家属。
       夏家第一次感到疑惑的是夏文金死亡后警方的处理方式。城北派出所所长罗超在联系夏凤巧时,电话中并没有表明身份,也没有说明事宜,“只说出事了”。
       警方转而联系到远在上海打工的夏文金的一个侄女夏富美。“我们在普洱,不直接联系我们,却反而联系远在外面打工的人。”夏凤巧说。
       夏家人说,派出所和普洱市思茅区刑警队给夏家的答复前后混乱,以至于使得夏家搞不清夏文金到底何时被警方抓的。但夏家人清楚,他们从警方录制的视频和尸体照 片上看到,从鱼塘打捞上来的夏文金遍体是伤,“看着就是打的”。而且,警方称部分伤痕“被鱼儿吃了”的说法,更无法让夏家人释疑。
       另一个让夏家人怀疑的是,“身心健康”的夏文金,为什么在拘留期被警方用轮椅推着去医院体检,穿的衣服还是别人的,“看视频他连话都说不了”。
       在医院诊断四肢颤抖、无法站稳的夏文金,被派出所民警用轮椅推出后,偏偏在未满行政拘留期的情况下凌晨1点多被释放。
       警方答复澎湃记者称,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释放,13日当晚接到拘留所电话称,当天傍晚夏掐同监室他人的脖子、殴打他人,被民警拉开,其间夏表皮受伤、行为举止异常,经上报后认为“不适合继续关押,停止执行”。
       警方称停止执行拘留夏文金后,他们将其送回出租屋交给了“朋友”李新发,“他说他没有钥匙进不去,李新发是他的朋友”。
       这更加深了夏家的疑惑。夏凤巧母女称,夏文金跟李新发不熟,他们并不认识,只是同在一个院子;更蹊跷的是,14日发现夏文金的尸体,15日李新发就搬走消失了,“警察说帮我们找就能找到,不帮我们找就找不到,让我们自己找”。
       在夏家人的印象中,发现夏文金尸体的鱼塘他们此前并不知道,事发后才知道有这样一个鱼塘的存在,“走路到鱼塘都要20多分钟,我爸当晚走都走不了,怎么可能去一个陌生的鱼塘?”而鱼塘的位置,在他们住处后方的山洼里。
       夏家还有一个遗憾:夏文金到底何时被抓的?为什么警方给他们答复是5月5日,而给记者答复是5月10日。如果是5月5日被抓,这5天他到底在派出所还是拘留所?到底发生了什么?
“现在就想知道真相”
       夏家人说,让他们始终不满的是,在和警方交涉中,刑警队大队长杨卫春只提过,让家属写一份困难申请,所里帮助解决点丧葬费。
       “他们没说解决多少,要是我们愿意就签字火化尸体,我们没签字,我们现在就想知道真相,想知道我父亲到底怎么受伤、怎么死的,其他的还没考虑过。”夏凤巧说。
       如今,夏家人希望能查看更多的监控录像,包括看守所的录像,想弄清楚5月13日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夏文金殴打他人,还是被殴打,其中是否有隐情?为此,他们曾经要求警方公布内部的视频和录音,但未果。
       普洱警方的说法是,拘留当初没通知家属是因为夏供述,和妻子已离婚,妻儿不在身边,故无法联系到家人。
       不过,夏家人说,夏文金知道家属的联系方式,而且夏的妻子李昌秀坚定地说,他们根本没有离婚。
调查情况将及时公布
       15日,澎湃记者联系到城北派出所所长罗超,对方称在开会不方便,后称忙,具体采访事宜可以联系公安局政工科。而派出所教导员刀家荣接通电话后一听是记者就沉默寡言,后不接电话。
       澎湃记者从普洱市公安局了解到,5月14日发现死者遗体后,思茅区检察院就派人介入调查这一案件,6月15日普洱市公安局、思茅区检察院分别成立专案组开始调查这一案件。其中公安机关的纪委、督察、法制部门也都介入调查,了解案件经过及死者死亡原因,调查是否存在牢头狱霸、刑讯逼供等问题,以及案件办理程 序是否合法,并将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
       15日晚,普洱警方对外称,公安机关将认真查明情况,对新闻媒体和死者家属反映的问题客观、公正调查处理,如发现公安民警或相关工作人员在该起案件中有违法违纪行为,将依法依规予以严肃处理,绝不包庇袒护。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尸体,羁押
热追问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