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冷静看待伊拉克局势

2014-06-18 20: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伊拉克局势很严峻,但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们很有必要了解一些基本情况。
       第一,“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打首都巴格达打得很难。这个在叙利亚危机中坐大的逊尼派极端组织在半年之内拿下安巴尔省、尼尼微省,得了费卢杰、摩苏尔等战略要地,掠地、收金、夺枪。他们离巴格达最近只有30英里。不过,巴格达防卫可不是上述混乱地带那样虚弱。反政府武装没有机会强攻得手,其零散行动受到政府军强力还击。
       第二,西北方向的乱局不是伊拉克全貌。ISIS兵临巴格达之前数月,伊拉克石油产量仍然微弱上升。2011年美国宣布撤军之后,全球原油价格基本稳定。更为重要的是,萨达姆倒台之后的第三次议会选举结果表明,尽管还不尽如美国长期之所愿,但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族三足鼎立之势更加模糊,这显然在朝着和解方向前进。三连任的马利基总理领导的党团“法治国家联盟”仍然是新一届国民议会中最强大的力量。ISIS有建国远景,但终是流寇作战,暴虐之气无法凝聚民心。马利基政府如果能着眼于长远政治版图,进一步团结伊拉克,把ISIS与温和教派切割开来,局势应无大碍。
       第三,美国没意愿深度介入。撤出伊拉克两年半后,275名美军士兵再次进入伊拉克,并非参战,而为保护使馆人员。这个细节有意无意之间被忽略。“乔治•布什号”航母已紧急部署波斯湾,为空袭反政府武装做准备。美国国内有人担心,会否重蹈战机被击落的覆辙。奥巴马时期偏爱的无人战机应该是优先选项。
       美国克制,其盟邦也不会积极到哪里去。中东会在血与火中告别西方重度介入的时代,寻找新平衡。对西方、对东方,这都是个痛苦的过程。伊朗、沙特这样的地区强国耍刀弄枪的机会来了。美国和他的盟邦不得不在伊朗核谈判、阿萨德政权等关键问题上展示更多灵活性。历史上,美国中东战略的灵活性比现在更大。灵活性有多大,既取决于动荡烈度,也要看大国控制力。
       奥巴马坚定不移地将重心放在了太平洋。以为欧洲和中东动荡会转移美国注意力的想法,是不现实的。“二战”之后,美国成功援助欧亚各国重建,但在21世纪最初的十多年,伊拉克、阿富汗的重建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美国试图从“9•11”的沉重打击及其强烈反应中舒缓过来。战略的钟摆正在恢复原位。但美国的退场急促而草率,为ISIS这类新力量的快速崛起留下了空间。
       无论怎样敦促奥巴马收拾伊拉克战争留下的“烂摊子”,都改变不了这一切。实际上,中东局势对于中国意义重大。极端组织正在“新丝绸之路”上蔓延;原油价格的波动对严重依赖中东的中国而言,影响可想而知。冒着炮火进军伊拉克石油产地的中国公司,如今正陷于惊恐之中。很显然,中国需要大战略。
       
责任编辑:任大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伊拉克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