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筹建城市文学馆,考虑以巴金命名初步选址中心城区

澎湃记者 石剑峰

2014-06-19 18: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位于武康路的巴金故居。澎湃资料

       上海的城市文学馆——巴金文学馆立项已接近可能。建设立项虽未最终确定,但这一项目的推动方上海作协和巴金故居已开始推进巴金文学馆的规划。为推动巴金文学馆的筹备工作,上海作协和巴金故居6月18日邀请了一批文学、文博界专家学者召开专家咨询会议。在6月18日的巴金文学馆筹备专家咨询会议上,与会的专家学者对于上海需要自己的城市文学馆,上海的城市文学馆可以以巴金文学馆命名但需要跟巴金故居区别开来,以及巴金文学馆最重要功能是展现上海文学历史整体面貌等问题基本达成了共识。
选址徐汇,或改造历史建筑
       上海近年来大力推进建设一批上海市重大文化设施项目,包括中华艺术宫、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上海电影博物馆、上海儿童艺术剧场等在内的一批文化设施已经建设完成,正在筹建的还有上海世博会博物馆、上海市历史博物馆、上海国际舞蹈艺术中心、刘海粟美术馆、国粹苑、崧泽遗址博物馆等重大文化设施项目。这些文化设施门类中,唯独缺少文学。上海作协和巴金故居拿出的“关于建设巴金文学馆的提案”认为,“缺少文学板块的城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显然是不完整的,何况上海具有独一无二的丰富厚重的现当文学资源优势,作为国际大都市的上海更是迫切地需要一个公共文学场馆,来完整立体地展示上海文学百年来所取得的辉煌成就,这也是上海优化公共文化基础设施体系建设的现实要求和新课题。” 上海作协副主席汪澜首先在咨询会上表示,“关于建设巴金文学馆的提案”受到主管部门和市政府机关的重视,中国作协党组领导不久前来上海调研,也非常认同这份提案。
        “我们提议上海建设巴金文学馆,将以文学巨匠巴金先生命名,以收藏展示、文学研讨、对外交流、研究中心、文学教育培训、公众文学活动平台等为基本功能,努力打造一座现代化、国际化、专业化,符合上海国际大都市地位的城市文学公共设施。”
        在收藏方面,巴金文学馆将借鉴博物馆功能,将收藏和展示上海文学发展的文献资料、作家档案和创作成果。“常设展览以上海现代文学展为中心,集中展现上海文学20世纪文学成就、文学出版及文人生活的综合文学成就,向前上溯至近代和古代文学,向后延伸到当代文学,以作家生活、作品创作、文学出版和文学活动等为核心,全面展示上海文学的发展历史和成就。”此外还可以设立巴金等重要作家专题展厅;同时,根据资料征集、研究的需要,每年度安排相应的作家纪念专题展,并且与世界各地文学馆展开交流和合作展览,扩大上海文学的世界影响。
        除了文献展示功能,“提案”认为,巴金文学馆还将建设成为城市文学研究中心。目前上海已经形成了三大国际文学活动品牌——上海写作计划、上海国际文学周和上海国际儿童作家节,“提案”认为,这些国际文学品牌活动期间都要举办大量的文学活动,迫切需要一个专业化、国际化和现代化的文学场所,“期望通过巴金文学馆的建设能够解决活动场所、嘉宾住宿等问题。”在作品研讨功能方面,提案希望将来巴金文学馆能承担上海作协每年出面组织的大量文学研讨会,以及与上海高校等联合策划召开各类文学研讨活动,诸如大型文学赛事、文学研讨会、新书发布会、上海文学名家纪念会、小型作品讨论、作品改稿会等各类研讨活动。在“提案”的设想中,巴金文学馆也将成为青年文学新秀的培训场地,为上海青年作家选拔、培育和提高拓展新空间。
       “提案”认为,巴金文学馆同时承担公共功能,他们希望文学馆能成为文学交流的固定场所和交流平台,“充分利用巴金文学馆的展览资源、资料收藏资源和作家讲座等资源的综合体,为市民提供公益性的文学素养教育和参与文学活动的机会。”
        “提案”对选址也已经有了初步想法,目前提案对巴金文学馆的选址提出两种方案。如果是新建,徐汇滨江地区是可备选地块之一。该地区从功能规划上突出文化设施、创意产业等加入,已有文化院团、美术馆等列入,且该地块属于城市中心地带距巴金故居不远。巴金先生又长期居住在徐汇区,徐汇区委、区政府和文化部门对于巴金文学馆等合作项目也持积极态度。另外一种方案是改造、利用历史文化建筑。
跳出巴金,建设上海的城市文学馆
       专家咨询会上有作家、文学学者、文博专家和政府官员。尽管对文学馆的命名、定位功能等方面有些许不同意见,但与会的专家学者也达成了一些共识,如上海需要自己的城市文学馆,上海的城市文学馆可以以巴金文学馆命名但需要跟巴金故居区别开来,巴金文学馆最重要功能是呈现上海文学历史整体面貌。
        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陈思和认为,“上海建立文学馆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他认为巴金文学馆首先应是来展示上海文学历史整体面貌,而不是解决巴金故居目前面临的发展瓶颈问题。“在我的理解中,巴金文学馆应定位于为展示上海文学的发展,所以我觉得整个规划要做足、做大,不能仅局限于巴金故居东西不够放。”陈思和认为,目前需要做的工作非常多,比如研究上海开埠后有多少重要文学事件,多少重要作家曾长期在上海居住,有多少文物,“要排这样的一个数字。这样,我们的选址、设计规划,不能只停留在一个小范围。所以一定要跳出‘巴金’这个思维,这是上海的城市文学馆。”
       作家李辉赞成以巴金的名字命名上海城市文学馆,一方面巴金故居可以慢慢支撑起巴金文学馆的影响力,另外一方面,巴金的最主要文学活动就是在上海,而且巴金的国际关系非常多。所以他认为,通过巴金的生活场景,能反映上海的生活场景和文学场景。“用巴金命名是合适的,他的场景、他的作品足以支撑我们文学馆的方方面面。”
       复旦大学文博系教授陆建松从博物馆建设的角度来看待巴金文学馆的规划。他认为文学馆“一定不能放一个偏的地方。” 而原徐汇区文化局副局长宋浩杰在昨天的咨询会上也表示,“希望有这样的建筑(巴金文学馆)建在徐汇区。”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巴金文学馆,巴金,上海
热追问

2001space2014-06-19

上海是现代中国著名的文化大师出产地,作家太多,只能选一的话,那必然要关公战秦琼,好好比较一番。
民国时代上海海纳百川,那时候干革命的反革命的都在上海。鲁迅晚年定居上海,写出犀利的杂文。巴金也喜欢上海,晚年推出《随想录》,长期卧病华东医院,最后在上海养老。可惜鲁迅和巴金写的作品都没有上海地方特色,这二位大师代表不了上海。
什么是上海特色?80、90年代,上海人生活在弄堂,住房拥挤,人均几平方米,还要考虑柴米油盐吃喝拉撒饭的地方。情侣在外滩谈恋爱,面对黄浦江排成人墙,一对与另一对之间只差一厘米,两两卿卿我我窃窃私语,绝不串调。空间的压抑,造就了海派文化精致小巧的特色。海派文化本质上是属于中产阶级的,周立波的咖啡与大蒜比喻听上去不恰当,但的确是这样。
把视角拉到当下,上海青年才俊,韩寒与郭敬明。韩少已跃身国名岳父,笔锋尖锐,风格幽默,作品也有思想性,可惜他不务正业,赛车占据大半时间,难成作家代表。小四虽一直被黑,但对青年一代影响不小。用物质与梦想描绘华丽泡沫般的都市生活,激励着一大批的年轻人。但赤裸裸地追求物质,对我这种保守的来讲,实在是三观不正,所以负分滚粗。
如果要给城市按个性别,北京是男人,上海是女人,想必不会有争议,那上海作家代表的皇冠也要戴到女作家头上了。
张爱玲,怎么都绕不开的名字,二十来岁就写出了上海风情。《红玫瑰和白玫瑰》、《金锁记》等描绘了上海男男女女的俗世情怀。纠缠在各种欲望中的世俗男女,生活在一个充满欲望的城市,他们挣扎、痛苦、迷失,为谋生,更为谋爱,但他们迅速被滚滚向前的时代洪流淹没,张爱玲笔下的小说世界也像极了当今的都市生活。还有一位,王安忆,当代女作家的代表。在她的笔下,上海的小市民以自己的风格恋爱吵架、起居行走。他们的生活看来平庸琐屑,但就是显得与其它城市不同。
从这两位选其一,我还是选择张爱玲,毕竟她的上海代表了一个想象中的再去回不去的黄金时代。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继续阅读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