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玉林市政府:绝不能再表态暧昧云遮雾罩

蒋戈夫/吉林大学管理学博士

2014-06-21 17: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6月20日,广西玉林,一位爱狗人士买下正遭摊贩虐待的狗。  澎湃记者 许海峰 图

       高山岌岌水泱泱,大好河山是我乡。这句赞美故乡的诗作出自著名语言学家王力之手。王力,广西玉林人。在王力先生的散文集《龙虫并雕斋琐语》里,有很多关于故乡的文字,字里行间洋溢着对家乡的眷恋。
       近日,围绕狗肉的吃与不吃、狗肉节的存与废,王力先生的家乡、毗邻北部湾的边陲小城玉林陷入风口浪尖。从最初的网路骂战,再到爱狗人士“出征”玉林,这几天更发生了摊贩要挟爱狗人士,“如果不买就现场杀掉”,迫使爱狗人士高价买狗的行为。现在的玉林,正如荔枝和狗肉一样,容易让人上火。
       人之相争,狗有何辜?对于大多数不反对狗肉节的人来说,我不反对食用狗肉,但我也不希望看待虐待动物甚至是当众虐待动物的残忍行为。
爱狗人士的借口经不起推敲
       广西人吃狗肉的习惯由来已久。笔者安徽人,自幼听老人说,民国时期桂系将领李品仙督皖,爱吃狗肉的桂军就时常抢狗。
       现如今的玉林,已不仅仅是地方风俗习惯的纠缠,吃狗肉与否、狗肉节正当与否,早已被网络媒介发酵为“检验”看客及参与者道德修养、逻辑水平,甚至政府执政能力的试金石。
       玉林,古称郁林,原是百越杂居之地。秦始皇统一岭南后,在岭南设置南海郡、桂林郡和象郡。公元前112年,汉武帝平定南越,次年设郁林郡,隶交州。
       玉林自古就是贯通岭南、疏通百越、门户中南的枢纽和要冲。玉林气候湿热,而狗肉有良好的祛湿功效,可见,当地人食用狗肉的习俗来自于气候,谈不上所谓“文明”与“野蛮”之争。
       需要明确的是,狗肉节并非传统节日,而是当地习俗较为集中的体现。有趣的是,狗肉节的日期是每年夏至,在夏至这天大吃上火的狗肉和荔枝,是不是有“以毒攻毒”的奇效,不得而知。
       现阶段,由于爱狗人士的涌入,狗肉节事态趋向复杂。前几天出现屠宰场踢门救狗事件,街市上爱狗人士与摊贩发生的争执以及冲突。无论动机为何,都有妨害市场秩序之嫌。只要摊贩合法经营,其权利理应受到保护。即使存在违规操作的现象,爱狗人士也只有监督举报权,并无执法权。
       由于舆论转向,爱狗人士对于踢门救狗行为的辩护主要集中在如下两点:一是屠宰场存在大量来源不明,很可能是被偷来的狗;二是缺乏明确的狗肉检疫标准。这种论辩策略,的确比之前“杀狗野蛮”、“狗是人类的好朋友你们怎么能吃狗”的论战方法高明了许多,但还是难以经得起推敲。
       仅仅因为“有可能”购买了被偷来的狗就愤然砸抢,不仅不是爱狗者所标榜的假文明,反而是有罪推定和不讲证据、不讲程序的真野蛮。另一方面,对于缺乏狗肉检疫标准,该做的是呼吁监管部门尽快出台狗肉检疫标准,而非倒因为果,以此为由冲击摊贩。
政府该做的是保障“放心狗肉”
       面对爱狗人士的冲击,摊贩也有他们的应对方法,让人叹息的是,这方法残酷薄情,不忍卒睹:有摊贩当着爱狗人士的面虐待狗,要挟爱狗人士“不买就杀掉”。有人说,这是摊贩对爱狗人士的抗议,姑且不论其确否,只是如此抗议,难免让人摇头。
       吊诡的是,玉林市政府一直表态暧昧,云遮雾罩,在狗肉节未遭到质疑时,默许甚至希望借此增加旅游收入,成为特色“文化”,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质疑声浪愈演愈烈之时,又开始出面否认举办“狗肉荔枝节”、建议公务员不外出吃狗、建议涉狗餐馆招牌去狗字避免刺激爱狗者。
       除此之外,政府又进行了几项不痛不痒,准确说早就该做的行为,比如禁止当街屠狗挂肉、取缔无证涉狗餐馆、劝返外省缺证运狗货车等。笔者看来,玉林官方的立场一直暧昧不明,甚至随风摆动,缺乏明确思路,导致进退失据,陷入被动。
       首先,吃狗肉是玉林地区人民自古以来的习俗,没有必要因为爱狗人士的质疑,就剥夺当地居民的合法权利。玉林市政府应该明确支持当地居民的合法权利,同时出台监管措施,打击偷狗犯罪,加强卫生检疫,保障当地居民吃到放心狗肉。
       其次,现代文明精神早已对虐待动物说“不”。美国食用、屠宰、贩卖猪肉合法,但是在有些州,缓慢放血以保持猪肉鲜嫩的屠宰方法因为虐待动物,被判定为非法。
       玉林官方完全可以吸取先进经验,明确狗肉的卫生检疫标准,另一方面规定屠宰的方式方法,禁止虐狗行为。不仅可以说服一些理性的动物保护人士,甚至有可能作为中国动物保护立法的先行者而载入史册。
       曾在玉林地区任职容管经略使的唐代诗人元结在《贼退示官吏》中写道:“谁能绝人命,以作时世贤?”质问官吏怎么可以草菅人命以换取功勋。此情此景,不妨稍改一字,“谁能绝狗命?”针对玉林的纷纷扰扰,我们主张保护动物不遭虐待,也应该保障人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