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穷人——不停移居的夜晚

澎湃见习记者 庄晓丹

2014-06-21 23: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自从机场大巴把他扔在怀基基之后,这位来自阿拉斯加的21岁青年Devin Goodwin就一直流浪在街头了。

       对于Roberta Huddy来说,晚上很难在怀基基(Waikiki)拥有一个好觉。
       出生和成长在考艾岛(Kauai)的Huddy,在几年前失业之后,成为了流浪汉,之前她在一家酒店做前台接待的工作。现在她和她的丈夫Greg住在一辆破旧的厢式货车里。这车就停在卡皮欧拉(Kapiolani)公园边上的卡拉卡瓦大街(Kalakaua Avenue)。
       他们少数的几件行李就堆放在后排座位上,车厢里地上的毯子就是临时的床。这车不仅是他们生活的地方,也是他们逃跑的工具,用来躲避怀基基那些参与到流浪汉清理的警察和城市团体。
       就像其他以马路为家的流浪汉一样,Huddy一家也在流浪。
       “他们所有人都说,我们必须搬走。”Huddy倚在车上抱怨说,“晚上我喜欢去卡帕胡鲁(Kapahulu),因为至少在哪里我可以安静的睡一觉。”
       据估计,有4700无家可归的人住在瓦胡岛(Oahu),其中1600人没有任何庇护。这一数字,让火奴鲁鲁 (Honolulu,华人称檀香山)成为了这个国家拥有流浪汉人数最多的地区,这是一个并不不光彩的“殊荣”。
       包括Huddys一家,这些选择生活在怀基基的流浪汉,都是在这个旅游胜地对抗反对露宿者最前线的人。
       近日来,由于城市的执法力量将公园关闭以保证人行道的整洁,成为他们夜间迁移的原因。这些流浪汉清理措施基本包括两个方面:临时突击检查和夜间主力排查。前者可以导致数十名流浪汉被捕,而后者,可以让流浪汉从马路上“小时”好几个小时。这些时候,即使精力最充沛的游客,也已经在酒店的房间里睡着了。
52岁的Roberta Huddy和丈夫一直居住在面包车里。

“看上去好多了”
       火奴鲁鲁的市长 Kirk Caldwell在6月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种做法已经产生了改变,特别是在怀基基,对此他称赞了参与到流浪汉清理的巡逻人员,认可他们的努力。
       他在最近一次去怀基基的时候,有警察对他说,“这里看起来好多了”。他说,“住在那里的居民过来对我说,市长,你做了什么?这里看上去好多了。”
       但是事实是,火奴鲁鲁的流浪汉没有因此移动到室内,而是穿梭于不同人行道和公园之间。而这一事实,Caldwell在新闻发布会上也承认了。
       那是因为不是所有人被赶走的人都想去救济中心,这个城市也没有给流浪汉一个提供永久住房的选项,这也是Caldwell住房优先倡议的核心诉求。
       虽然火奴鲁鲁市议会最近预算将近50万美元来为流浪汉建造更多的房屋,但是更多的担忧是,他们要用数年来完成。
       “在这点上,我们要快速做这件事。特别是在一些特定的社区,比如怀基基、中国城(Chinatown)和利华德海岸(the Leeward Coast)。”Caldwell说,“人们说你们需要采取行动,我们没有两三年去看结果,我们需要在下周就看到结果。”因此,他迫切的想要达成这件事。
感到无助
       但是为流浪汉建造的公寓如此稀少,夜间清理是否有效?
 62岁的Bill Warren装有许多衣物的帐篷被城市清理团体没收。

       62岁的Bill Warren有一个装有许多衣物的帐篷被城市清理团体没收。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根本负担不起200美元的赎回金。
       他看着城市清理团体的人把他的东西当成垃圾扔掉,包括他的省份材料和其他重要材料
       他说,他想回到室内,甚至也许是是租一间公寓,因为对于他的残疾,政府有相应的住房补贴政策。但是和其他有面对相同困境的人一样,他也在对抗成瘾问题和精神疾病。
       “我不知道我到底要干什么。我有抑郁症,和一些焦虑问题,当然,还有酗酒问题,这是最主要的三个打击。”
       很明显,这个耗资大约15000美元的清理行动产生了一个影响,让许多住在马路上的无家可归之人变得疲惫和不安。
       21岁的Devin Goodwin在6个月前来到檀香山。在那之前,他在阿拉斯加“沙发漫游”(免费住宿)之后,用他最后的钱搭飞机到了夏威夷。
       他跳上的第一辆公交车把他从机场带到了怀基基,他和他的朋友举着写着一些标语——类似于“我女朋友认为我很丑,需要钱让她喝醉”——来乞讨。
       Goodwin说,在最近的扫荡中他已经被抓到两次了,一次是出售大麻,而另一次在长凳上被抓是因为不出庭作证。
       “我们失去了所有的员工。”他说,“这让其他人都离开了。”但是他并不打算放弃在怀基基马路上的生活,他觉得应该站出来反对政府“偷了”他们的地方。
       但同时,他意识到只要他活在室外,他就无能为力。“我应该做些什么?”他打开手臂看着路过街的卡帕胡鲁的人们,“他们是花钱的游客,我是流浪汉。”
       Goodwin不想去救助站的唯一原因就是他的狗——Angel——可能不允许进入。和其他人一样,Goodwin不认为去救助站是个更好的选择。这些流浪汉觉得,救助站可能让他们离暴力、偷窃甚至强奸等犯罪更进一步。
       生活的必需品
       在面对巨大旅游压力下,Caldwell开始了流浪汉清理行动,这并没有让这些流浪汉的生活变得更容易。
       在上次清理行动之前,市长发誓要“流浪汉之战”的一部分执法力度。警方已经在怀基基和中国城抓捕了数十人。Caldwell还希望制定新法律赋予警察更大的权力,将流浪汉从马路上清理出去。他提议建立新的法令,将禁止流浪汉坐在和躺在公共街道上。
       之前,怀基基的公共浴室被关闭,这让马路生活变得更加艰难。
       60多岁的Candace Hilton 脸上饱经风霜,牙齿也都烂了。她说她受够了不断纠缠不休,没有卫生保障的日常生活,是侵犯了她的权利。
       Hilton的一些所有物不见了。她曾经用针织和编钩来帮筹钱换取食物。但是他的编织针和剪刀在最近一次扫荡中被拿走了。她现在唯一的收入来源,是在垃圾桶里找可回收再利用的物品。
       “坦白说,这严重的搅乱了我的生活。”她说,“这么多法律都是以基本生活的必需品为中心。”
       但是即使这样,这个城市的破坏战术也不足以改变每个人的想生活在怀基基的想法。每天都有流浪汉回来,Huddy说他们的理由很简单。
       “这很方便,那里有可以淋浴的浴室和水。”她说,“我喜欢每天洗澡,喜欢在我想洗澡的时候用这个浴室。”
       “我也爱这个海滩。”她补充道,“这是为什么我一直来这里的原因。” 
责任编辑:黄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穷人,流浪汉救助,檀香山,火奴鲁鲁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