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时报》披露邓小平“南方谈话”要点中未整理的“要点”

澎湃讯

2014-06-23 17: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23日,最新出版的《学习时报》刊发《未被整理到“南方谈话”要点中的“要点”》一文。文章作者中央党校科研部副部长倪德刚借助《邓小平年谱》,还原了十二个方面未整理到“南方谈话”要点中的邓小平谈话内容。
       全文如下:

       
       邓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是《邓小平文选》第3卷的最后一篇文章,其内容和重大意义众所周知。《要点》不是全部,邓小平从1992年1月17日到2月21日,在长达一个多月的南方考察过程中,尚有若干重要谈话内容未被收录到《要点》之中。在邓小平诞辰110周年之际,根据《邓小平年谱》,将邓小平南方谈话未被整理到《要点》中的“要点”整理出来,希望能为大家更准确更完整地理解邓小平理论,提供一点帮助。
       战胜灾害,只能“两靠”。邓小平南巡途中第一次谈话较多的是在长沙火车站,当听到1991年湖南北部发生洪涝灾害、南部发生旱灾,但在大灾之年仍然夺得农业大丰收时说:“这样的大灾害,不要说第三世界国家受不了,就是发达国家也受不了。只有我们中国,依靠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依靠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才能战胜这么大的灾害。”面对灾害必须要有强大的动员力、号召力、组织力、领导力,南方谈话后,我们应对各类重大自然灾害的实践,充分证明邓小平“两靠”的远见和正确性。
       不搞改革开放,现代化不知要等到哪一年才实现。改革开放是手段,现代化是目的;不搞改革开放,现代化就是空想。邓小平在参观深圳市容时说:“8年过去了,这次来看,深圳发展得这么快,我没有想到。当时要搞几个特区,你们深圳靠近香港,珠海靠近澳门,厦门靠近台湾,汕头是侨乡,也是靠近台湾,所以先在你们这些地方搞特区。”“不搞改革开放,现代化不知要等到哪一年才能实现。”
       中国一乱,便是一片灾难。我们党怕犯颠覆性错误,怕折腾,更怕乱。1992年1月20日,邓小平在观看深圳经济特区总体规划模型时说:“苏联东欧的变化,说明我们只能走社会主义道路。中国不能乱,中国一乱,便是一片灾难。”邓小平深知中国近代以来的“乱”及其灾难性的后果,更亲身体验到了新中国成立后的各种“乱”和苦难。他对中国“乱”的后果做出过具体阐述。他说:“如果中国动乱,那将是一个什么局面?一打内战就是血流成河,一打内战就是各霸一方,生产落后,交通中断,难民不是百万、千万而是成亿地往外面跑,首先受影响的是现在世界上最有希望的亚太地区。这就会是世界性的灾难。所以,中国不能把自己搞乱,这当然是对中国自己负责,同时也是对全世界全人类负责。”他还警告说:“一个国家要乱很容易,一夜之间就可以乱起来;但是,寻求较长期的稳定却需要花费很多心血、很多时间,而且要有正确的政策。”
       要夹着尾巴做人。这句话是邓小平登上深圳国贸大厦俯瞰深圳市容时讲的,他说:“我们到本世纪末达到小康,有了这一步,再赶上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才有希望。我们的时间不多呀!世界市场很紧,不容易竞争。要夹着尾巴做人。”夹着尾巴做人,不是怕谁,而是在发展进程中,特别是在取得阶段性历史成绩后,不要骄傲、不要忘乎所以。关键是要在世界市场竞争中审时度势地把中国发展强大起来。
       让全国人民都发财。1992年1月22日上午,邓小平游览深圳市仙湖公园,在公园种植一棵高山榕。在有人介绍有一种树叫“发财树”时,邓小平说:“让全国人民都种,让全国人民都发财。”这句看似玩笑话,却真切地反映出了邓小平共同富裕的真心愿望。
       中国没有自己的品牌,就要受人欺负,中国每天都要有新东西。邓小平在参观珠海生物化学制药厂时指出:“我们应该有自己的拳头产品,创出中国自己的品牌,否则就要受人欺负。这就要靠我们的科学工作者出把力,这样才能摆脱被人欺负的局面。”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品牌意识不强,产品在世界影响力很低。品牌是一个国家科技实力、综合实力的象征,表面上看是品牌,实际上是占领世界市场、争夺世界资源的主要抓手。所以,邓小平在珠海考察期间强调:“企业要创品牌,要创出我们中国自己的牌子。”“在科学技术方面,中国要有一席之地。中国应该每年有新东西,每天都有新东西,这样才能占领阵地。尽管我岁数大了,但我感到很有希望。这十年进步很快,但今后进步会比这十年更快。不要满足现在的状况,要日日新,月月新,年年新。不断创造出新东西,才能有竞争力。”
       开放嘛,留学人员进出都要自由。邓小平南方谈话时,中国留学生还没有今天这么多,这么普及。1992年1月25日,邓小平在参观珠海亚洲仿真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时说:“我要和大家拉一拉手。我很高兴,我们有这么多年轻的科技队伍。当年钱学森搞导弹的时候,给他一百个高中生,就这样带出来了。现在这个公司大专以上的科技人员就有一百人,学历比那时高多了。珠海这个地方就容纳了这么多高科技人才,从全国来说,就更多了。今天我们看到这么多年轻的科技工作者,有希望啊!从中国出去的科学工作者,有很多人很想念祖国,这很好啊!要把他们吸引回来。”在陪同人员汇报,广东已制定政策欢迎留学生回来,也允许他们再出去时,邓小平说:“这个好嘛!这要有点胆量。不是讲改革开放吗?开放嘛,进出就是要自由一点嘛。回来不适合,他可以走。事实上,绝大多数留学生回来后,只要安排妥当,是不会出去的。”
       农民愿意怎样就怎样,集体化是社会主义。邓小平历来尊重农民的意愿,当他在珠海听到个体企业发展遇到一些困难时,说:“以后分工越来越细,工艺越来越新,一家一户办不了,最终要走上集体化的道路。不过农民愿意怎样就怎样,不要搞运动,他们实际上会朝这个方向走,集体化也是社会主义。”
       集体化是社会主义的论断很重要。其一,所有制是集体化的,就是社会主义。其二,经营方式集体化的,就是社会主义。其三,就是说,判断经济性质是一个动态过程,即所有制、经营方式,一旦集体化了其性质就是社会主义的。其四,还可以说,“公有”变成集体的仍然是社会主义。其五,这个重要思想为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为深化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提供了强大的理论支撑。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改革,鼓励发展非公有资本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鼓励有条件的私营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福利社会不是出路,家庭是个好东西。老龄化是世界性问题,更是我们国家日益突出的现实问题,怎样解决养老,影响发展、影响稳定、影响形象。邓小平在南方谈话期间,专门讲了这个问题。他说:“欧洲发达国家的经验证明,没有家庭不行,家庭是个好东西。都搞集体性质的福利会带来社会问题,比如养老问题,可以让家庭消化。欧洲搞福利社会,由国家、社会承担,现在走不通了。老人多了,人口老化,国家承担不起,社会承担不起,问题就会越来越大。我们还要维持家庭。全国有多少老人,都是靠一家一户养活的。中国文化从孔夫子起,就提倡赡养老人。”邓小平这段话核心有两点:第一,在养老这个问题上,中国不能搞福利社会,国家、社会负担不起。第二,养老要以家庭为主。这既符合中国传统文化,也符合中国家庭养老观。
        用人胆子要大,要从基层搞起,二十一世纪是年轻人的。邓小平南方谈话多次强调,改革开放胆子要大,要敢闯敢试。在这次谈话过程中,邓小平还提出了用人也要胆子大的问题。1992年2月8日晚上,在游览黄浦江时说:“二十一世纪是年轻人的。干部要年轻化,用人也要解放思想,胆子要大一点。人无完人,年轻人有这样那样的缺点,老同志就没有缺点?老同志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年轻人要从基层搞起来,现在的基层比过去更大。”
       实践这个标准最硬,它不会做假。回答理论是非靠实践,回答实践中的对错也必须靠实践。邓小平在上海考察时说:“实践这个标准最硬,它不会做假。要用上百上千的事实来回答改革开放姓‘社’不姓‘资’,有利于社会主义,不利于资本主义。”
       邓小平关于实践这个标准最硬,不会做假的思想很重要,是我们检验过去改革得失与未来改革成败的根本标准。用最硬这个标准衡量以往的改革理论与实践,正确的必须坚持,不正确的必须坚决改革;用最硬这个标准指导当下与未来改革就能无往而不胜。
       起点高,关键是思想起点要高,我相信后来居上。发挥后发优势,高度重视顶层设计是现在全党的共识,邓小平在南方谈话时就提出了这一战略思想。他在离开上海前指出:“浦东开发晚了,但可以借鉴广东的经验,可以搞得好一点,搞得现代化一点,起点可以高一点。起点高,关键是思想起点要高。后来居上,我相信这一点。”
       上述十二个方面的谈话内容,没有整理到邓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原因有两个。一是整理南方谈话时间比较短。邓小平是1992年2月21日回京的,2月28日,中共中央就将邓小平《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话要点》作为中央1992年第2号文件下发,要求尽快逐级传达到全体党员干部,也就是说整理邓小平南方谈话的时间仅仅一周的时间。二是着眼于当时的国内外大局、大势和主要困惑问题及事关未来发展道路、方向等,着力提炼“要点”。诸如,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社会主义本质论、市场经济论、“三个有利于”论等。现在看来还有若干“要点”当时并没有整理到邓小平“南方谈话”要点之中。今天重温邓小平“南方谈话”要点和上述十二个方面的“要点”,对于我们坚定信念搞好新一轮改革大有指导意义。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邓小平南方谈话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