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不是杯剧,充其量是个杯垫

威水 资深媒体人

2014-06-24 23: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波黑球员向裁判抗议。 IC 图

       世界杯小组赛快踢完了,裁判和国际足联抢了半数的戏。要求哥斯达黎加7名队员尿检,被伊朗足协、波黑足协抗议投诉,德国加纳被爆操纵比赛,早已自顾不暇的FIFA根本没有做出任何的解释。
       此情此景,让国际足联情何以堪?要知道,为了尽量减少球场上的争议,国际足联在本届世界杯上可没少下工夫,无论是耗资不菲的门线技术,还是让主裁动辄摧眉折腰的小喷罐,都透着一股“要留清白在人间”的信誓旦旦。谁料,天算不如人算,道具是死的,人却是活的,这么多场比赛看下来,愣是让人不明白,到底是裁判大哥们眼神太不活络,还是心思太活络。
       当然,要说判罚争议。本届世界杯再怎么唾沫横飞,估计也比不上2002年的日韩世界杯。诸位要是不信,可以先百度一下著名裁判莫雷诺君。
       时隔12年后,西西里的黑手党是否还魂牵梦萦,惦记着莫雷诺?江湖传说,已然难考。不过,郑梦准显然不怕被黑手党惦记。6月4日时,在一次市长选举演讲时,郑梦准透露,他曾经被问及是否为了让韩国队进入四强而贿赂了裁判。当时,他的回答是,如果我有能力,为什么不呢?
       郑梦准先生真含蓄,他其实完全可以把“如果”去掉的。彼时,郑先生贵为韩日世界杯组委会主席,国际足联副主席,当届世界杯之长袖善舞让日本媒体感叹“堪比基辛格”。这点能力,想必是有的。
       所以,我其实是想谢谢韩国队当年没有一鼓作气把冠军拿了。否则,以韩国人那种执拗的民族自豪感,还不得当即把这套暗度陈仓之术提交申遗了。顺便,他们还可以论证:“陈仓”是韩国某地古称。
       当然,真要较起裁判的真,意大利人大可不必苦大仇深。时间倒退八十年,第二届世界杯就在他们家门口举行。在那届世界杯上,几乎所有关于意大利的比赛都有判罚争议。当时,墨索里尼的口号是“要么奖杯,要么子弹”。这样的选择题,相信无论对球员还是裁判来说,都不难做。
       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历史其实从来没有变过,只是偶尔换身马甲示人。
       如果再进一步较真,其实我们还可以把历届世界杯的争议判罚做个定量分析(很遗憾,显然没有人如我想像得这么无聊)。也许还会惊讶地发现,近年来的世界杯的误判、错判未必比以往更多,甚至大有可能有所减少,(此结论同样有待无聊人验证)。
       再说了,1986年世界杯,马拉多纳以上帝之手为阿根廷的马岛之败雪耻,可有人认为当值突尼斯主裁纳赛尔是崇拜博尔赫斯多年的老文青。1966年世界杯英格兰因为世纪门线悬案而夺冠,可有人号召要调查主裁的瑞士银行账户?顺便说一句,当值主裁迪恩斯特,正是以保护银行账户隐私著称的瑞士人。
       争议未见得多了,但抱怨和猜疑明显多了。说白了,不是足球变了,而是世界变了。
       当世界杯变成世界型杯具——盛着政客的选票,财阀的钞票,由布拉特或者郑梦准之流,拨着算盘珠子,进行定量分析。原指望偷浮生半日之闲,煲一锅公平竞赛之心灵鸡汤的普罗大众,难免杯弓蛇影。
       从这个意义上说,裁判们是有点悲剧了。当然,也可以换种说法,在这场权贵们的觥筹交错中,他们连杯具都算不上,充其量,也就是被压在下面的杯垫。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界杯,裁判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