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卢文端:香港反对派是被宠坏了

澎湃见习记者 张昕然 胡攀 发自香港

2014-07-02 19: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国”观念在卢文端的采访中被反复提及。在他看来,那些发出不同声音的人并没有认真读基本法,并不理解“一国两制”。 IC 资料
       

       6月的香港已经开始闷热,与天气一样躁动的还有一些所谓“6•22公投”的刺耳声音。
       采访卢文端先生的行程是前一天敲定的,他欣然答应。
       68岁的卢文端神采奕奕,保持着香港商人的风度,大热天依然西装革履,头发一丝不苟。
       卢文端出生于1948年,福建石狮人,现为光、磁记录产品生产商香港荣利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在掌管一个庞大企业的同时,他还拥有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香港中华总商会副会长、世贸联合基金总会荣誉主席等多个社会职务。
       卢文端5岁时和母亲投奔身在菲律宾的爷爷与父亲,在菲律宾待了两三年后,卢文端跟家人搬来了香港。按现在的标准,卢文端是标准的“富二代”。
       但“富二代”出身的卢文端像其他白手起家的年轻人一样,能吃苦。1973年,当时租用录像带盛行。卢文端向家族借了5万块,买了四部机器,雇佣了十多个工人,吃睡在厂里开始生产录像带。此后,卢文端的公司逐渐成为了香港录像带市场上的垄断者,他被香港媒体称为“录像带大王”。
       在香港回归前,卢文端已经事业有成,被港英政府授勋“太平绅士”。这是港英政府颁给香港市民的最高荣誉。
       成为第一届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推举委员会成员,才是卢文端真正参与社会管治的开始。
       香港回归后,卢文端把一半的时间都用于社会公职工作的处理。这些公职的多半来自于社会团体。
       卢文端告诉澎湃记者,他最近的计划是资助福建商会开办的三所中学即将入读大学的高中生暑假去内地看看,“让他们去福建农村、去井冈山看看”。
       他说,这样做是因为香港近段时间出现的不同的声音,而部分年轻人就是主体。卢文端很是担心,“我担心这些年轻人被教坏了,他们只懂得‘两制’,不懂得‘一国’。”
       他想组织香港的年轻人去内地看看。“那些反对派,我跟他们吃饭,他们没有去过内地,根本不了解内地,他们印象中的内地还是改革开放前的内地。”
       “一国”观念在卢文端的采访中被反复提及。在他看来,那些发出不同声音的人并没有认真读基本法,并不理解“一国两制”。
       这些不同的声音确实让一些悲观者开始担心香港前途。但卢文端意见不同:“我不担心,新加坡的很多朋友就因为我们香港后面有一个祖国羡慕我们。我们香港地理位置那么好,背靠祖国,中国内地的市场那么大,13亿的市场就在我们后面,怕什么?”
       采访当天,是香港的占中阵营发动“622电子公投”的第二天,在前一天,有报道称已经有45万港人参与投票。
       卢文端说起这些,立刻提高了声音:“这简直是闹剧,小孩也可以投票,还可以反复投票。这些就是心怀不轨的人搞出来的事情。”
       
       澎湃:在香港回归之后,香港经历了很多的挑战,你觉得自己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卢文端:回归以后最大的感受就是香港内地经济的融合、文化交流,都越来越紧密。祖国经济持续发展对于我们香港的工商界是一个很大的发展机遇。很多香港的中大企业,都在回归以后更好发展的,包括我自己的公司。我回归前在香港只有一千个工人,到后来回归了就有一万个工人。
       
       澎湃:上海自贸区设立,有港人担心香港优势会削弱,你怎么看?
       卢文端:自由行给香港经济带来了巨大动力。但是香港还有些带有偏见的人,他们没有认识到,香港能有今天的繁荣稳定,跟祖国的发展是分不开的。
       还有人担心上海的自贸区会对香港带来威胁,其实自贸区对于中国未来经济的发展有很重大的影响,因为它具有开创性。上海这个自贸区比较接近国际贸易的一些规则,也就是和香港其实很接近。香港是自由贸易港,但跟自贸区有差距,你们(上海)自贸区在制度上有很大改革。这样的话就可以真正的融入世界经济了,那对于香港未来的发展也是一种启发。
       
       澎湃: 6月,中央政府发布“一国两制”白皮书,这是17年来第一次发布白皮书,你认为“一国两制白皮书”在这个节点发布有什么意义?
       卢文端:白皮书的发布有重要意义,很多人对于《基本法》其实并不了解。包括我自己也是最近才开始看《基本法》,我只是看它的四十五条、四十四条、四十三条,因为这三条是有关政改的。港人对《基本法》的了解非常不够。“一国两制”白皮书在这个政改的关键时刻颁出,是让香港人更加清晰地了解“一国”与“两制”的关系。
       白皮书讲明了,“一国”是前提,“一国”下面才有“两制”,把两者关系讲得非常清楚。
       白皮书对于6•22公投也是一个警示作用了,向反对派表面中央的立场非常坚定了。
       另搞一套,是行不通的。另搞一套就会搞砸了普选。
       
       澎湃:对于香港频繁发声和行动的反对派,你怎么看?
       卢文端:任何国家都没有像中国一样,在35年里能够发展得那么快,人家要一百多年走的路,我们三十多年就走完了。所以一些西方国家就会利用香港,反对派就跟一些外在的因素结合在一起。
       讲明白一点,他们就是为了争夺香港的管治权。中央对他们之前的做法还是非常让步的,他们真是太客气了,香港就像被祖国宠坏了的孩子,要什么就给什么。
       在政治上我们也没有打压反对派,老是让步让步,结果就被宠坏了。
       
       澎湃:你刚才提到很多港人并不了解内地的情况?
       卢文端:是的,他们对于内地的认识还停留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他们很多人都还没有去过内地。他们还在用那个年代的观点在看内地,我和那些反对派吃饭,我说他们价值观、逻辑思维和想法充满西方的意识形态,他们自己也是承认的。
       港人要了解我们的祖国早已今时不同往日了,总是用老眼光去看祖国是不行的。
       
       澎湃:刚才你也提到政改,你认为香港政改方向是什么?
       卢文端:香港的政改一定肯定要依法有据。
       他们反对派提出的提名方式全部是诡计。国际上就没有统一标准的选举模式,比如美国,它是政党提名,东南亚一些国家是公民提名,没有统一标准。
       还有,香港不是一个主权国家,也不是一个独立的政权体系,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下属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怎么可以拿主权国家的选举方式解决问题呢?
       
       澎湃:你怎么看待“622公投”?
       卢文端:“公投”的动机就是逼中央让步。“公投”是公然挑战基本法的政治闹剧,香港的法律必须依照基本法,公民提名是违反基本法的。
       无论所谓“公投”有多少人参加,也不能将违法的方案变成合法的,你不可能改变中央的底线。
       
       澎湃:你觉得2017年香港特首普选可以实现吗?
       卢文端:基本法没有规定香港一定要在2017年搞普选,换句话说在50年“一国两制”不变的最后一年也可以。
       中央主动提出来2017年可以普选特首,港人应该珍惜这样的机会,但是他们却还要另搞一套。他们觉得自己的人选上了就是真普选,自己人没有选上就是假普选。
       
       澎湃:有很多人关心香港前途的问题,你会有这样的担心吗?
       卢文端:我不担心,新加坡的很多朋友就因为我们香港后面有一个祖国而羡慕不已。
       香港地理位置那么好,背靠祖国。内地市场那么大,13亿的市场就在我们后面。
       我认为在香港反对派是少数,闹事的人也是少数,但是传媒把他们无限放大了。
       
       澎湃:在香港,传媒还是发挥了特别大的作用的?
       卢文端:是啊,你每天就看报纸都会觉得香港内部矛盾激烈。
       现实的情况是香港很包容。它本身是移民城市,本地人就很少,只是一些人极端而已。这些都是因为媒介在起到误导的作用。
       
       澎湃:作为工商界的代表,回归后也积极参与社会管治,但在港英时期就很少会有工商界的人去参与社会管治事务,这点你怎么看?
       卢文端:港英年代,绝大多数香港人是没有权利参加政治的,港英政府也不喜欢香港人参与太多的政治,所以港英政府也没有给香港人所谓的民主。
       港英政府是快要走的时候,才给了香港人所谓的民主。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专访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卢文端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