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8年前幼童中毒死亡案再次开庭,嫌疑人称遭刑讯

澎湃记者 马世鹏 发自福建福州

2014-06-26 09: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3年以来,最高法6次批准念斌案延期、期间办案人员出庭作证、控辩双方邀请专家证人出庭交锋。箭头指示,一名辩方律师在保护下挤进法院。 


       2006年7月27日,福建省平潭县澳前村17号两户居民家中多人出现中毒症状,致两人死亡。警方侦查确定系人为投入氟乙酸盐鼠药所致,认为其邻居念斌有重大作案嫌疑。此后,念斌被抓获,8年里,经历了多次审判,四次被判处死刑,案件一度到最高法进行死刑复核,但最终没有复核通过。
       在案件审理的这8年中,念斌案形成“拉锯战”。一方面,念斌方的律师通过网络和媒体列举案件疑点,另一方,控方和侦办此案的公安干警坚称没有“刑讯逼供”。
       2014年6月25日,念斌投毒案迎来第三次二审的第二次开庭,距离去年7月第一次开庭,福建高院中断该案的庭审已近一年。
       2013年以来,最高法6次批准该案延期审理、办案人员出庭作证、控辩双方邀请专家证人出庭交锋,使该案成为新刑诉法实施以来最受关注的悬案之一。
       据澎湃记者了解,此次开庭,检方忽然向法院提交了大量8年来从未提交过的“新证据”,包括警方“意外发现”的毒物鉴定原始数据和中心现场照片。
       去年7月,控辩双方激烈辩论4天3夜后,庭审忽然中断,一年后的此次庭审,被视为控辩双方最后摊牌的时刻:念斌,这位在高墙内生死轮回了8年的疑犯,能否等来最后的判决?
“我念斌没有投毒”
       铁链拖地的声音,缓慢迟重,接着,带着工字镣铐手脚分别被锁在一起的念斌,被两个法警带入法庭。
       像上次开庭一样,福州高院的审判人员离开处在拥挤的十字路口的福建省高院,借用坐落在远离市中心的福州中院法庭。
       6月25日上午不到8点,死者家属已经在福州中院门口拉起了横幅,“平潭念斌投毒案,两无辜孩子惨死,历经7年,沉冤未雪。”此前,念斌的家属也为此次庭审准备多天,双方都在等待一个结果。
       开庭前,法院出动二十多名法警在法院门口维持秩序,但当念斌的代理律师和家属到达时,冲突依旧没能避免:二十多个死者家属追着念斌的律师和家属捶打。开庭前,念斌家属多次申请安全通道,均未得到批准。
       从警方宣布念斌投毒案侦破算起,该案已历时8年,念斌曾8次站在法庭上,接受四次死刑判决和裁定,前三次判决都因上级法院发回重审未能生效。最近一次是在2011年11月24日,最高法撤销死刑判决发回重审之后,福州中院再次判处念斌死刑,念斌继续上诉。
       该案几乎成为影响中国司法进程的典型案例,在“重证据、轻口供”的新规则尚未完全被接受之时,“重口供、轻证据”的旧规则仍在延续。
       翻看本案卷宗,有罪判决始终以口供为核心,法院判决所列证据中,每一项证据与口供相互印证,却始终无法串联起来。
       去年7月,福建省高院第三次二审开庭审理此案,庭审持续4天3夜,证实了该案存在诸多疑点。此次庭审之后法院没有宣判,而是数度延期,此后,念斌投毒案又拖延了一年。
       旷日持久的拉锯,被念斌的律师称为“挤牙膏式的审判”:警方从未提交完整的证据,律师提出一个疑点,警方做一个补充说明。
       而此次庭审,警方突然提交了大量此前从未出现的新证据,试图解释本案的诸多疑点。
       “我念斌没有投毒!”在法庭落座前,念斌一如既往地大声喊冤。
“意外发现”的大量新证据
       庭审从当天上午9点开始,进展得很不顺利。辩方律师的提问被死者家属的辱骂打断多次,审判长数次要求法警将死者家属带出法庭。
       庭审的焦点是对该案的关键证据——理化检验报告进行质证,警方两名技侦人员和一名法医出庭,控辩双方都申请了专家证人。
       警方出具了7份理化检验报告证明念斌用氟乙酸盐鼠药投毒致死亡,但这些检验报告受到辩方专家的质疑,警方对检材的送检和检验程序极不规范,按照标准,检验结论不能成立。而控方则邀请专家对这些结论进行审查,结果是,支持警方的检验结论。
       上次的庭审,警方出具26张数据图支持检验报告的结论,但这些原始数据图存在“一图两用”等多重问题。此次庭审,警方将“意外发现”的153张数据图提交给检察院,称这些数据可佐证其检验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