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功秦:日本的主流是和平主义,是反战的

张茹

2014-06-27 11: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萧功秦说,很多中国人还是停留在对日本人的刻板影像中,认为日本即将恢复军国主义,这样的想法不利于两国人民很好的沟通。  IC 图

       “那种极右翼的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的教科书在日本的采用率是千分之七不到。” 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萧功秦在武汉大学素质教育讲堂以“从甲午战争到抗战——百年中日关系的历史反思”为题,反思两次中日战争对当代中日关系的影响,指出国人对日本认识的误区。他说,很多中国人还是停留在对日本人的刻板影像中,认为日本即将恢复军国主义,这样的想法不利于两国人民很好的沟通。
       以下是澎湃记者对讲座内容的摘录:
不再可能发生侵华战争
       二战以后,日本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之前所提到的日本,是在国内土地面积小,资源贫乏,灾难频发的情况下产生向外扩张的生存需要,日本军国主义恰好是迎合这种需要而产生发展起来的。
       现在的日本怎么样?日本的军国主义怎么样?日本的战后改造使得日本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军事方面,军国主义的毒牙——军部被彻底清除掉。其次,经济方面,日本进行了土地改革,更加彻底地清除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经济基础。第三,日本完成了现代化的转型和经济的起飞,中产阶级成为日本社会的主体。日本不再需要通过侵略他国来解决其资源贫乏的问题。尤其是全球化的日益深入,使得日本可以通过贸易获得国内匮乏的资源。再加上日本越来越成为一个法治国家,和平宪法对日本整个国家有着比较大的规制作用,70%的日本人民反对修改和平宪法的第九条,而赞成修改的也未必是支持军国主义的。另外,美国对日本的控制也对日本有着积极的作用。
       所有这些因素使得日本的民族性格发生了很大变化,我甚至认为,这种变化相当于现代蒙古人相对于成吉思汗时期蒙古人的变化,这种变化跟日本战后的大改造有很大的关系。当然,最根本的一点是,中国也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软弱可欺,所以不再可能发生那种意义上的侵华战争。
日本的主流是和平主义,是反战的
       我个人觉得,日本想建立武装力量,保卫国家安全,是一个主权国家的权利,这和军国主义是有本质区别的。我们现在报纸上面,经常有些强硬派学者主张日本正在恢复军国主义,我不同意这种观点。
       因为军国主义有其明确的定义:军事组织,军事制度成为社会各种制度的核心,军事制度成为政治的重心,一切政治组织和政治事务都不属于军事事务,这样的结构才是军国主义。所以,在这种意义上来说,我认为日本的主流是和平主义,是反战的。
       但是,问题在什么地方呢?我觉得问题在于,多年来中国人在民族心理上对日本人有着复杂的感情。一方面承认日本的进步,一方面中国人又可以说是惊弓之鸟,毕竟日本两次中断了我们的现代化进程,对中华民族造成那么大的伤害,所以我们潜意识中本能地产生对日本的一种不信任。
       我觉得,我们往往停留在过去时代的框架之中,而忽视了日本所发生的巨大变化。而且,我们的教科书,传媒也没有将日本的真实变化呈现给大家。
       举例来说,我们大家都说日本人在其教科书中不承认曾经进行南京大屠杀,但事实是,虽然日本确实有这样的教科书,但是由于日本的教科书是人人都可以撰写的,而采用与否是由中学决定的,那种极右翼的不承认南京大屠杀的教科书在日本的采用率是千分之七不到。
       主要被采用的是什么教材呢?在这些教科书中,详细叙述了南京大屠杀,不同的是包含有很多血淋淋的照片,而且不是叫南京大屠杀,而是称作“南京大虐杀”。但是我们有几个国人知道呢?我想知道的人很少。我们很多人还是停留在对日本人的刻板影像中,还停留在那个时代,认为日本即将恢复军国主义。我觉得这样的想法,是不利于中日两个民族之间进行友好沟通的。
日本加强自卫队是可以理解的
       最近这些年来,中日关系日益紧张。一两年之前,说是中日两国要开战,这谁都不相信。现在由于钓鱼岛事件,大家也觉得擦枪走火是件正常不过的事情,开战也未必完全不可能。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状况呢?除了我们之前提到的原因,我觉得朝鲜核武器的发展对日本构成了实在的威胁,这也是一个具体原因。1995年,朝鲜的导弹横穿日本领空,这对日本是非常大的冲击。所以日本要加强自己的自卫队,加强自己的国防力量,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很多人却将这种愿望解读为军国主义的复苏。这就导致日本国内的一些平民对中国人民产生不满,而这种不满恰好被日本右翼力量所利用。
       钓鱼岛事件更是为右翼创造了很好的条件。钓鱼岛本来是在私人手里的,经过多次买卖,后来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决定用东京都的钱将钓鱼岛买下来,然后在岛上建立各种设施。当时的日本首相野田佳彦,本身是一个左派人士,不是右翼分子。但是他犯了一个低级错误,他为了避免东京都买下钓鱼岛建立各种设施刺激中国,决定用日本国家的钱买下钓鱼岛,将其变成废岛。没想到的是,在中国人看来,日本的这种行为,将钓鱼岛本来模糊的主权变成一个清晰的国家主权,于是,在中国国内产生比较强烈的愤慨情绪。而这种愤慨情绪也相对刺激到了日本国民。
       接下来安倍上台,安倍虽是个保守派,但是也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他虽然是个右翼主义者,但是自从2006年上台以来,他第一个访问的国家就是中国。他也表示了自己不会参拜靖国神社,希望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后来,中国提出了防空识别区的概念,要求别国进入中国识别区必须要申报,日本方面针对性的参拜了靖国神社。中国又针对这个事件,决定再也不与安倍来往。安倍可能会执政到2020年,这么多年两国不来往吗?本来两国矛盾可以通过高层协商解决,但是双方偏偏不展开谈判。下一任日本首相很有可能是桥下彻,这个人更加保守,更加仇视中国。
       去年日本右翼分子在东京的选举中得到30万票,但是今年却翻了一倍达到60万票。那些日本的极右翼分子因此感谢中国,说正因为中国对日本的敌视态度引致日本人民的不满,所以才选择为右翼分子投票。这种情况跟九一八事变之前的状况呈现出相似性。我们一些强硬派的学者表达了民族主义的义愤,而这种义愤对日本方面造成了负面的影响。
       几年前,我们有个学者曾经说过,中国可以半个小时内将日本灭掉,那么,是什么手段能让一个国家在半个小时灭掉呢?大家都知道。面对这种言论,你们说日本民众是给左翼还是右翼投票呢?
       最近一次国际会议上,几名中国学者和日本公使谈中日关系,日本公使说道,我们日本通过国家安全法,国家情报法这些举动完全是主权国家的正常行为,与军国主义没有关系,但是我们一名学者回应说,日本如果想与中国开战,你们的军力绝对跟中国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另一名学者说你们日本人不要放第一枪,放了第一枪就没有放第二枪的资格了。
       这些主张我表示非常理解,我参阅了很多史料,回顾中日以往战争,中国军队在日军面前不堪一击,很多高级军官的回忆录中都提到,中日以往打仗,就像是日军在屠杀中国军队一样,这一点我表示很心痛。虽然现在中国的军事力量十分强大,让我内心充满自豪感,但是我们还是要从历史中吸取教训,不要认为我们表示强硬,日本方面就会示弱,这并不是一种成熟的处理国际关系的办法。这种办法只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导致日本方面为了自卫不断强化自己,在不存在军国主义的情况之下,形成某种形式的黩武。
       不久前,有一位姓朱的将军曾经这样说过,如果美国胆敢染指台湾,我们可以对美国进行核打击,不惜将西安以东变成核战场。于是有人问道,您和您的家属是在西安以东还是以西啊?所以说,这种言论是不成熟的。前面说到要半小时灭掉日本,那么日本人为了防止这一点,必然会考虑发展核武器。以日本现在的核废料来计算,日本可以造两千枚原子弹。日本人如果要开战,日本将其汽车工业的三分之一拿出来造飞机的话,每年可以造成一万架,日本将三分之一的造船工业力量拿出来,每年可以造四百万吨。难道说我们要鼓励他们这么做吗?难道说我们从那么丰富的历史中就不能吸取一些教训和经验吗?
不要老是认为日本要搞军国主义
        有人说,日本现在的军费数目太庞大,因此很可能是想复苏军国主义。但是,我请一位专家帮我分析过,其实,虽然日本现在的军费排世界第三,但是,其中45%的费用都是人头费,都是用于发工资的。日本用于购买新武器的费用,只占其中的19%,而且这19%主要适用于购买日本自己国内制造的武器,而且由于这些国内武器不能出口,所以它们的价钱比外国武器价钱贵上三倍。所以说,这离军国主义还是有很大距离的。我们老是误认为这是军国主义,我觉得这很大程度上跟我们的潜意识和观念有关系。
       第二种可能性,美国和日本联合对付中国。到2017年希拉里可能上台的时候,是有这种可能性的。希拉里觉得现在的奥巴马政府太无能了,如果上台准备大干一场。如果我们激怒美国,就像当年日本激怒美国一样,一旦发生第三次中日战争,那么最大的区别是美国可能会站在日本那边。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那就好比一个怀了8个月身孕的孕妇跟两个村霸打架,一个是前村霸日本,一个是现村霸美国,我们就是怀胎8个月的孕妇,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第三种可能性,就是日本独自与中国开战,美国可能是在一旁无能为力,也有可能是有意的边缘化。我们看最近的乌克兰事件,乌克兰本来是第三世界核大国,但是后来将核武器销毁了,最终落得如此下场,这让日本作何感想?让朝鲜作何感想?朝鲜表示绝不会做第二个乌克兰,他会保留核武器,并对日本造成威胁。日本到最后总有一天要抛弃美国,与中国独自开战。或许使中国取胜,也可能不是。核战争没有胜利者。
       有人说半小时内将日本灭掉,那么日本在这半小时之内把三峡炸掉会造成什么后果呢?175米高的三峡如果炸掉,整个武汉就没了。有这个必要吗?我觉得我们这个民族至少还需要30年才能成熟,我唯一希望的是,在这三十年前,我们不要犯颠覆性的错误,我们要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什么是“修昔底德陷阱”呢?就是新兴国家发展起来之后挑战世界第一大国,而产生的第一大国和挑战者之间的这种关系。德国,日本,苏联先后陷入这个陷阱,现在是不是要轮到中国呢?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观念问题非常重要,我们要摆脱老的观念,用新的情况、新的观念来看问题,这样我们就可以避免这种陷阱。不要老是认为日本要搞军国主义,其实大部分的日本百姓观念已发生了很大变化。
       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有个日本留学生,他听了我一个学期的课,最后跟我拍了一张照,并且用中文给我写了一封很长的信。信中这样写道:我的父亲和祖父都是军国主义的信奉者,但是池田大作教授教育我们,我们受到中国那么多恩惠,却恩将仇报,我们实在对不起中国人。我的父亲和祖父终于觉悟了,他们在临终之际对我说,你一定要让中国人幸福,要报答中国人的恩德。我相信这封信表达了大部分日本老百姓的想法,但是,我们依然停留在以前的路上,长期的思维定势影响了我们的判断。
       举例来说,我之前去日本做访问,回来写了一篇文章,之后被腾讯网转载了。这篇文章说的是,我在日本参观完靖国神社之后发现,那种军国主义的电影院里只有三五个老人,孤掌难鸣。出来之后,看到很多青年人面带笑容,正在享受现在的美好生活,所以,我觉得日本人现在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篇文章被转载出来之后,一个星期之内有30万点击量和2000个跟帖,其中85%骂我是汉奸,余下15%支持我观点的人恰恰都是去过日本的,是知道日本真实情况的,反对我的都没去过日本。有一名很可爱的愤青回帖说:你有没有种把你的地址告诉我?我马上去你家把你的头砍下来然后跳楼给你看。我为什么说他可爱呢?是以为他的这种义愤与他没有改变的观念有关,与他得到的错误信息有关,他本身可能是一名很优秀、很热血的青年人。所以在这种意义之下,我们要反思中日关系,要从历史中获得智慧。我还要重复我之前说过的那句话,如果我们不知道历史,我们会不知不觉重蹈历史的覆辙。
       (录音整理:王滋)
       演讲人简介:
       萧功秦:
湖南衡阳市人。历史学者、政治学者,中国新权威主义现代化理论的主要代表学者,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复旦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政治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曾应邀在德国、瑞士、法国、日本、美国、新加坡、台湾与香港等地大学与研究所从事访问研究。主要研究领域为近代中国思想文化史、当代中国政治思潮史等。各类著述约三百万字,十余篇文章被译成英文在国外权威刊物上发表。
       
       
责任编辑:张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萧功秦,中日关系,抗日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