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妇婴院长“致歉”:我不是个好医生

澎湃记者 陈斯斯

2014-06-28 06: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段涛。

       一家著名医院的院长6月25日在微信上发布《院长日记——我承认我不是个好医生》,立即引发热烈讨论。
       这篇日记长约2000字,揭露了各类会议干扰出诊等“内幕消息”,并表达出自己对处理医患关系、创新医疗服务方面等的思考。6月26日,这篇日记的作者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院长段涛告诉澎湃记者,责任感让他对如何“在业务和管理上做到平衡”感到很无奈。
国内业务强才能做院长
       6月25日,段涛在自己的微信账号“段涛大夫”上发布了《院长日记——我承认我不是个好医生》,立即引起很多人转发。
       文章一开头,段涛就首先向看自己门诊的病人表达了歉意:“因为有时会‘临时’被要求参加一些‘重要会议’,而暂停我的门诊或是让同事代诊。其实,每次停诊都会让我内疚,因为我知道对有些患者来讲这实在不公平,因为可能她们是从外地长途跋涉赶过来的,可能是预约了很久才挂上我的门诊号。”
       作为一名在副院长岗位上工作8年、院长岗位上工作过6年的医院管理者来说,段涛26日接受澎湃记者采访时坦言,自己的大部分时间不是被医院党政系统、各科室等会议占据,就是被门诊、手术占据,省下的周末时间和非工作时间大部分还要交给教学、科研以及与国际同行交流,或为医学杂志审稿撰文。他在文中称,常向同行开玩笑说自己是一位“三开”教授,即每天忙着开会、开刀、开车,这三者中,最让他困扰的是大大小小各种会议。
       对于为何要撰文向患者致歉,段涛直言:“我一直有困惑,就是经常要开会,作为一家公立医院,它接受着三重管理,包括卫生计生委、申康医院发展中心、同济大学,同时,医院内部各处室也都希望能有正院长参加,对于院内处室而言,有院长的参与和关注,工作开展得会更加得力。”
       对此,他感觉很无奈:“去开会呢影响临床、耽误看门诊,不去呢上级部门和科室会议也同样重要。”
       对于一名医院领导者而言,段涛认为自己任重而道远,这份责任感让他在业务和管理上面很难平衡,“在中国,只有业务能力强的医生才能成为医院领导,才能让其他医生信服,但如果连自己的专业都做不好,如何做好一名医院领导。”
       他说,与中国不同,国外大学或医院可以通过自理的方式,让教授或医生共同参与管理,或成立一些学术委员会、医学委员会等。但中国没有这样的架构设置,主要是由医院党政班子来决定医院管理,即使成立了医生委员会,也起不了作用。很多医生会以每天看诊开刀忙为由,拒绝参与医院管理,“说实话,他们既没有这个义务也没有这个权利,他们会觉得没有必要浪费自己的时间,这种情况就亟须院长来解决一切大小事务,但作为一名院长,如果只把心思放在管理上,不去接触病人,那又怎么去管理一线的工作人员,怎么去发现医院存在的不足。”
更喜欢被人叫“段医生”
       段涛表示,曾有人建议他不要看门诊,就搞行政,“我认识的一些院长,一部分人放弃了业务,但有更多的人是不愿意放弃业务的”。对于他自己而言,做一名医生、做一名好医生才是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别人称呼我,我更喜欢他们叫我‘段医生’,其次是‘段教授’,最后才是‘段院长’。”
       他在文中写道:“其实我也不愿意停诊,虽然看门诊挺累,有时还会耽误吃饭和休息,但是对我来讲这反而是一周繁忙的工作日程中我最喜欢的安排,因为和病人在一起,你可以暂时忘记很多烦恼,不用去面对让人头大的行政事物,虽然累,但是很开心,也有成就感。”
       段涛告诉澎湃记者,他的门诊在每周二、三上午,一个在东院,一个在西院,大多数情况下患者通过预约都能看到自己的门诊,但偶尔也有些病例连续来看病都遇到我临时去开会的情况。
       在面对紧急情况无法替患者看病时,他往往采取两种办法,一是事先和病人电话沟通,而对于产科那些必须定期看诊的病人来说,我会安排别的医生替她们看病,但仍然会存在一些病人无法理解的情况,这时候只能我多做些解释,往往要解释半天,对方才理解。“我曾经遇到过一个病人,他也是我的一个熟识的人,在最后一次来我门诊看病时告诉我,下次再也不来你这里看病了,预约了4次就1次看到过你。”
       尽管两难情况时常存在,但对于段涛而言,替病人看病这件事必须坚持一辈子。“放弃很可惜,一是出于院长任期限制,如果中途放弃业务,丢了技术,那退任下来该干什么,二是因为喜欢做医生,希望能做一个好医生,基于这点,我也不会放弃。”
医患纠纷必须去面对
       作为一名一线临床医生同时作为一名院长,段涛重点要解决的是医患矛盾,他在文中指出:“我曾经被病人家属骂过,也被病人家属打过,也当过很多次的被告。其实,只要做一天的医生,这些事情你都得要面对,做一天的院长,你更得要去面对。”
       为此,段涛近期尝试在院内设立“患者委员会”,为的是让患者来主动管理、倾听医院的声音,指出医院的不足,促进患者安全和改善医院服务,目前报名人很多,院方选择了19名候选人,近期将组织患者代表、社区代表和部分医院中层干部,共同来选择其中的9名或11名作为最终的委员会成员。“这是一种新的尝试,我们希望将医患关系的处理提前,预防为先,解决今后不必要的麻烦,与其被动应付,不如我们主动将患者安全和服务做好。”
       在文章的最后,段涛自称不是一个好医生,“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医生,我们的医务人员可能存在问题,医院也存在很多不足,这个社会也会让人不满,我们的世界并不完美。但是,我始终相信,努力就会有回报,人在干,天在看。只要大家都能存善念,发善心,结善缘,行善事,就会得善果。”
       作为一名院长,段涛重点要解决的是医患矛盾。段涛近期尝试在院内设立“患者委员会”,为的是让患者来主动管理、倾听医院的声音,指出医院的不足,促进患者安全和改善医院服务。
【院长日记节选】
看门诊等待的时间久
       看我的门诊,每个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最好前面一个病人马上结束,但是自己进来看诊,恨不得和医生谈上一个小时。前段时间,有个病人大概是等得太久心里很不开心,进来就抱怨我们的管理有问题。我只好耐心地花时间解释开导,然后才能正式看诊。看专家的门诊是需要有耐心的,请放心,看不完门诊医生是不会下班不会去吃饭的。
开会太多
       首先向看我门诊的病人道歉,因为有时会“临时”被要求参加一些“重要会议”,而暂停我的门诊或是让同事代诊。其实,每次停诊都会让我内疚,因为我知道有些患者可能是从外地长途跋涉赶过来的……同行教授见面,我们会相互开玩笑嘲笑对方,说大家都是“三开”教授,每天忙着开刀、开会、开车。我是院长,因此“开会”排在第一位。
出事的概率大
       我曾经诊治过一个很复杂的病人,跑了很多家医院,没有医生愿意接受她……跟我看门诊的学生问我,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我的回答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如果我拒绝了她,可能就会毁了她的人生,毁了一个家庭(她已经超过40岁,别的医生让她引产,切除子宫)。最后的结局是完满的,我帮这个病人做了手术,她有了个可爱的孩子,保住了子宫。
说NO是需要勇气的
       看过我门诊的病人知道,我是经常说NO的……我已经听到有人在抱怨,说花钱看他的门诊,你问他问题,他老是说不要紧。其实举重若轻说NO是需要勇气的,是需要有足够的临床经验和循证医学证据去支持的。我们都见过一些“好医生”:乖乖不得了,你这个问题很严重,还好来找到我看病,赶紧来检查,我现在就给你开药,马上帮你安排手术!
创新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这些年,为了技术的进步,我们进行了很多的尝试。观念需要打破,风险依然存在,但为了病人利益,我们愿意尝试……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医生,我们的医务人员可能存在问题,医院也存在很多不足,这个社会也会让人不满,我们的世界并不完美。但是,我始终相信,努力就会有回报,人在干,天在看。只要大家都能存善念,发善心,结善缘,行善事,就会得善果。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一妇婴,致歉信

继续阅读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