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校长杨玉良毕业典礼上呼吁学生“守护自由理性”

澎湃记者 韩晓蓉/整理

2014-06-27 19: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又是一年毕业季,毕业典礼上校长们的致辞最受关注,那些或诙谐幽默或发人深省的毕业寄语,总能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6月27日,复旦大学举行了2014届毕业典礼,校长杨玉良发表了毕业致辞。澎湃在此选取了已经举行过毕业典礼的哈佛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等国内外部分名校校长的最新毕业典礼致辞全文,让我们在智者的叮嘱中看他们对社会、对局势、对青年的有什么震聋发聩、打动人心的声音。
       
毕业典礼结束后,学生们争着与校长杨玉良合影。 澎湃记者 程艺辉 图

       同学们,老师们,各位家长们,大家上午好。
       当然我首先要祝贺各位,顺利地完成了学业,今天,毕业了。
       我还记得四年前迎接你们的时候我曾经说过,四年以后有一件事是一定不会改变的,就是校长包括我们的老师们都变老了,但是我们的年轻学生变得更加成熟。
       但是我这里说的成熟不是指的是丧失了纯真和热情的那种老于世故或者是左右逢源,而是指的是智慧和知识的增长,给你们带来的一种冷静、理性和执着。我认为或许这个才是毕业的真正含义。
       因为我们在座很多都有过相似的经历,所以或许我在这儿可以以我的经验来猜测一下大家现在的这种心情。
       我想毕业的话是你们对学校,无论你所碰到的好事,还是坏事,但是你总会存在这样一份依恋。
       无论你们对老师还是同学,无论你们是喜欢还是不喜欢的,无论你们是仰慕的,同时可能是因为你们的优秀,或许有些老师,给予他们一些非议,但是无论如何,到现在,大家都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情感。
       毕业也因为充满对未来的憧憬,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确定还是不确定的,你们会兴奋不已。
       但我更相信毕业后的成熟,会让你们在兴奋过后,面对未来,心存忐忑、焦虑和隐忧。也许这就是金晓峰老师所说的,之后会度过一个伤感期。
       不知道是哪位复旦同学所说的感言,“之所以这所学校我们只是沧海一粟,而它的烙印却陪伴我们,去更多更远的地方……”然后后面是一窜省略号。我想呢,他表达了对学校的依恋,这是用文字表达的,而他把他的忧虑也放进了省略号里。
       我想所有人在走到成熟的过程中,焦虑往往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他开始对自己、对这个社会都有期许。
       美国心理学家斯科特·派克在《少有人走过的路》中写到“人生苦难重重”,这是个伟大的真理,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真理之一。只要我们真正想通了它,我们就会实现超越,只要我们真正理解并接受这一点,我们就再不会对人生的苦难耿耿于怀。
       对一名知识分子,更是如此。因为从宽泛的意义上来说,你们已经成为或将成为一名知识分子。因为认为知识分子和受教育程度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就像刚才阿拉法特同学所说的,他认为我们已经成为一名知识分子,而且我认为复旦人,就应该成为一名知识分子。
       因为大家都知道你是或将成为一个知识分子,所以我觉得你们的焦虑,在很大程度上来说是来自于对国家的责任、对社会的责任,以及来自于你们对知识分子尊严性维护的焦虑。
       要守护知识分子的尊严,我觉得你必须对这个国家和社会负有责任,具有担当。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意味着社会对你,你也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作为知识分子,你当然应该有社会的担当。知识分子作为一种特殊的存在方式,当然应该运用自己所学来抚育人类,抚育社会。为社会提供必要的知识和精神文化产品。
       但是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在社会狂热的时候,你要保持清醒;在社会失范的时候,对大家提出警醒。
       毕业后,你们会遇到很多新的现象,或者各种各样的新的观念,有好的也有坏的。你们中大部分人甚至会碰到处处碰壁的窘境,无非是碰壁的壁的大小而已。甚至可能你们有的人,会被这种碰壁,或这种苦难暂时性地击垮,然后对你产生很大的挫败感,由此你就会对社会产生种种的质疑。
       我觉得假如你对身边发生的一切只是采用一种漠然麻木的态度来面对,或是反过来,你只是采用一种偏激或者冒进的方法去处理,那么都不可能有助于问题的真正解决。
       好在复旦大学是一所开放的大学,包容的大学。学校竭尽全力为大家创造了接触广阔社会的机会,搭建了各种沟通和交流的平台,你们可以在书院接触不同专业、不同理想的同学,你们可以在海外交流培养跨文化交流的能力,经过复旦的训练,如今的你们,已经认识了自己的责任,并且初步习得了担当的能力,这就是复旦留给你们的特有的印记。
       我还想强调责任不是空洞的,它是具体的。包括对自己,对家人。而且我认为首先是对家人。这从刚才对蔡彤先生、汪新芽女士,他们一对夫妻的恩爱和对这个社会做的贡献,而且他们完全从自己的收入对复旦做了很多很多捐款,虽然他没有说。
       那么责任,是一种感恩。当然责任也包括对朋友,对陌生人。也许可能是一个普通的路人,或者其他你完全没有面对过的事情,乃至对整个社会民族,整个人类,你所负有的大大小小的责任。
       我们不要以为责任是一件大事,不,很小的事情也是责任。
       对责任的认定和履行,实际上是一种信仰和追求。
       作为知识分子的责任,当然不能只做一个冷眼旁观的批判者,更不应该是一个随意的解构者,而应当是负责任的有担当的而又务实的建构者。这就是复旦人的一种基本气质。
       因为尊严,或者说知识分子的尊严,就来自于你的责任和担当。
       但是你要守护知识分子的尊严,还意味着你必须坚持理性,并且依理而行。其实知识分子必须理性,这是最基本的。作为这个社会最敏感的成员,乃至社会的良心。
       知识分子在面对国家大事、民族命运、大众苦难等重大问题,理应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必须是理性的、清醒的、有说服力的。虽然在说的时候你可以声情并茂,但你绝对不能简单地情绪化。
       至少我想讲,当讨论一些重大问题的时候,从学理出发的研究和批判,虽然不想某些言论那么高调,但它更有力量,这种力量,就是理性的力量。
       我想经过复旦的多年训练,大家已经养成了基本的学术习惯,包括尊重事实的态度、缜密的思维习惯、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等等。大家不要随着毕业,把这些东西就扔到脑后。无论从事什么工作,这些训练对大家永远是有益的。
       我也想校歌中倡导的思想自由,应该是一种自由理性。
       守护自有理性,就是守护人类的文明和尊严。
       守护自由理性,就是守护人类的真善美,人类的理性、真情,包括家庭的情谊、夫妻的情谊。
       作为知识分子,应该是理性思维的楷模。因此,守护理性,就是守护我们知识分子的尊严;守护理性,就是倡导一个大家都讲道理的社会环境。
       知识分子要守护你的尊严,意味着你一定要独立思考。
       因为知识分子从本质性来说不是一个职业性的阶层,而是一个精神性的群体。知识分子借助精神和知识的力量,对社会表现强烈的关怀。知识分子凭借道德良知和学术良知,怀揣着心里不变的理想和信念,独立思考,对社会发声,对社会发生大大小小的问题,无论是文化思想、还是科学技术、还是社会政治方面的,提出自己的思想和解决问题的方案。
       但是说到独立,独立思考,它首先来自于独立的精神。独立思考体现在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去判断。而不是人云亦云,人行亦行。
       知识分子的独立思考就意味着不是一味地抱怨这个社会或环境。因为我曾说每个个体都是构成这个环境的一份子。对于所有的他人来讲,你就是这个环境的一部分。所以这个社会的好坏有赖于我们每个人的行动。
       只有我们大家都都保有自己独立的人格,用独立自由的理性精神去思考,那么这个社会环境才能不断的进步。相反,如果你对权势进行依附,对财富过度迷恋,对意识形态过度偏执,都会丧失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那么这样社会发展就会丧失方向,就会失范。因此我们说,知识分子能不能保持独立人格,追求学术和艺术独立的价值,守护自由理性的精神,维系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兴衰和存亡。
       因此只有坚持知识分子独立的人格,我们才能真正赢得应有的尊严。
       要赢得知识分子的尊严,还需要各位有道德自律和道德的勇气。
       一个知识分子有两种存在。一种是作为知性的存在,但是另一种更重要的,是德性的存在。
       知识分子是一个知识人,因此当然首先是知性的存在,但是同时更重要的,德性的存在对社会的影响会更大。
       说到道德,首先,道德从来不仅仅是话语,而更是一种实践。道德是一种实践伦理,而不是高谈阔论的对象。道德需要一种坚持正义的勇气。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真正的知识阶级是不顾厉害的,如果想到种种厉害,那么他就是假冒的知识阶级。”我认为鲁迅所说的不顾厉害,就是勇于坚守正义和真理的立场,而不为利益或权势而左右,这就是作为知识分子的品格,这也是他们被认为是社会的良心的理由。
       因此道德的自律和道德的勇气就成为知识分子又一个鲜明的印记。
       但是自律和责任是相伴而生的。自律也和知识分子的独立性密切联系。
       我们作为知识分子,我们必须知道你选择自律,也是对自己负责。你也要想到,你的选择也为他人也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
       如果每个人都不自律,肆意妄为,那么这个环境就会遭到破坏,最后就会导致霍布斯所说的丛林状态。那么在这个状态,丛林法则会大行其道,这是非常恐怖的。这个时候,人人焦虑,人人自危,人人失望。
       因此,日本的企业家稻盛和夫说过“出人头地,追求成功,可以;想过一个潇洒多彩的人生,也可以。但这都是人生的过程,人生的目的在于塑造高尚的人格。”
       这和每个人心中的人生价值有关。谈到人生价值,从古到今,有那么多名人名家,写了那么多的著作,有那么多思想家、哲学家都在探讨这个问题。所以或许,我们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够,也许永远不能够知道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们究竟要过怎样一种生活。
       这个我有体会,对这个问题,即使到我的年龄,到现在这个问题甚至还在困扰我。
       但至少我们要明白,在纷繁复杂的环境中,要保持自律而不堕落,拒绝与社会的污浊同流合污。我们至少应该要知道我们不应该工于心计,明哲保身,我们不应该放弃对人生价值的追问,或者对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的追求。
       我希望大家记住的一个简单的话,是爱因斯坦说的“不要去尝试做一个成功的人,但是要尽力做一个有价值的人。”
       说到这里我常常有一种担忧,如果知识精英,都为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而堕落,并慢慢成为一种风气,那么这个社会是真的有病。
       因此我认为,道德的自律和勇气,是我们守护作为知识分子所应有的尊严的最后底线。
       说到底,知识分子何为?知识分子就是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让这个社会也变得更加美好,当然首先,要让每个人的思想和心灵变得更美好。
       总之,知识分子守护人类的基本精神价值,努力使社会向健康的方向发展。为此我们首先要做到的是,我们守护并维持我们作为知识分子应有的尊严,而这是靠我们的行为和态度来赢得的。
       最后我想把复旦的校训说一下。复旦的校训告诉我们: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
       我的解读是,在我们心灵成长的不同阶段,要读一些不同的原典,这就是博学;要为精神和心灵阅读,在阅读当中生活,把阅读当做一种生活状态,一种习惯,这也就是笃学的意思;读书要细,首先要对文本进行精读,此为切问;心有隐忧,心存焦虑,对问题要有独立思考,这就是我们校训当中所说的近思。
       我想校训,这不仅仅是校内受用,而是作为每个复旦人,作为毕业生,我们的校友,是每一个复旦人的终身受用。
       在这一点上,我想我和大家一起共勉,遵守我们的校训。
       我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责任编辑:陈伊萌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毕业季,复旦大学,杨玉良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