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三起航班误放滑梯,民航华东局紧急召开安全会议

澎湃记者 栾晓娜

2014-06-27 22: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26日晚,东航MU729,注册号B-2290.,在浦东机场乘务员误放了个L3门滑梯。 @疑似孙老湿 图
6月26日下午,南航CZ330航班(温哥华-广州)的一架波音787在广州新白云国际机场误放紧急滑梯。 @车夫迟 图

       继6月25日上航客机在虹桥机场误放滑梯后,6月26日两起类似事件再次上演,先是南航CZ330航班在广州白云机场放出滑梯,东航MU729航班晚上在浦东机场也误放滑梯,造成该航班在遭遇恶劣天气延误2小时后,又额外延误了3个小时。
       针对近期出现的一些民航不安全事件,民航华东管理局召集辖区内11家航空公司开会,给各家公司的安全运行上紧安全“发条”。
乘务员误放滑梯事件频发
       6月26日晚,网友在微博上爆料称,MU729航班(浦东-大阪)计划起飞时间为18时25分,后因天气原因延误,20时11分开始登机,20时29分登机结束,后因乘务员误放紧急滑梯,旅客下客回候机楼。
       昨日,东航公司相关人士承认确有此事,受恶劣天气及流量控制等因素影响,当天的MU729航班起飞前就延误了约2小时。在乘客登机结束后,又发生了乘务员误放紧急滑梯的事件。随后,工作人员立即对误放的滑梯进行紧急处理,整个处理过程大约2个小时左右。23时左右,乘客重新开始登机,该航班已于6月27日凌晨零时30分左右起飞。
       据多名网友爆料,在6月26日,发生误放紧急滑梯事件的航班不止东航这一班。当天16时45分,南航CZ330航班(温哥华-广州)的一架波音787在广州新白云国际机场误放紧急滑梯。另有汉莎航空执飞LH729的A380客机在浦东机场也差点放下紧急滑梯,所幸只是掉出滑梯包,并未充气。
       就在此前一天即25日,上海航空一架由北京起飞的波音767客机在安全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后,由于乘务员开舱失误,放出救生滑梯,飞机不得不放弃等靠廊桥,改由客梯车下客。这架飞机执飞航班FM5146。
东航航班在武汉降落滑行道
       一位民航飞行员表示,乘务员放出滑梯是操作上的失误,属于严重差错,“飞机要重装滑梯,至少要20万元的成本。”
       大型客机因登机门、翼上应急门离地面较高,都安装有“充气滑梯”这一应急设备。一旦遇到紧急情况时,机组人员可以打开滑梯,保证机上所有的人员从滑梯上尽快安全撤离。
       客机的每个舱门上都有一个“滑梯包”, 折叠好的滑梯就储存在里面。滑梯只有放在“待命”的位置上,打开舱门时才会自动充气,按规定滑梯不放到“待命”位飞机就不能起动。所以每次飞机关闭舱门后,乘客会听到乘务长发出“滑梯待命”的口令,而飞机落地后正常开舱门前,又会听到“滑梯解除待命”的口令。
       意外释放滑梯,航空公司要承担不菲代价。一方面,误放滑梯会导致航班延误,航空公司可能要赔偿乘客损失;另一方面,重新折叠滑梯也很费事。
       一位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称,紧急滑梯被触发后,先需送车间检查有无损伤漏气,如有损伤直接报废,费用不下几十万元。滑梯本身如无破损,还需恢复所配备高压气瓶规定的压力,将滑梯折叠复原。整个过程极其严谨复杂,仅这个过程就需4到5天,而且人工、材料、设备航材等损失也要几万元。
       除了误放滑梯,东航还有一家航班在武汉降落在滑行道后无法移动。6月26日19时28分,“武汉市政府应急办”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据武汉天河国际机场报告,当天17时30分左右,从广州飞往武汉的东航MU2541航班,降落滑行到滑行道后无法移动,不能进入停机坪,机场己关闭B3道口,机上人员安全撤离。
       
东航近期人为事故汇总
6月17日,东航MU2005(南昌—南宁—新加坡)航班按照既定程序应该降落在南宁机场05号跑道降落,但飞机却降在与该跑道平行的A滑行道上。
6月19日,东航MU2487(武汉-长治-太原)航班在山西长治机场着陆过程中,冲出跑道,事故导致长治机场跑道临时关闭,幸无人员伤亡。
6月25日下午,东航旗下上航FM5146航班(北京-上海)在降落上海虹桥机场后,乘务员开舱失误放出救生滑梯。
6月26日傍晚,东航MU2541(广州-武汉)在武汉机场降落后,在滑行过程中出现前轮短暂卡阻无法移动,机场因此临时关闭事发滑行道。
6月26日晚间,东航MU729航班(浦东-大阪)在浦东机场起飞之前,因乘务员误放紧急滑梯,旅客下客回候机楼,该航班因此延误3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