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调查“医生救人被判非法行医”谣言,法院疑惑发帖者目的

澎湃记者 龚菲

2014-06-29 21:4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南京市中级法院发帖否认“医生救人被判非法行医”。 

       近日,微博和微信上开始疯狂转发一则听起来耸人听闻的消息。该传闻称,北京一女医生李芊在火车上对即将临盆的孕妇接生后,被孕妇家属告至南京一基层法院,后经南京二级法院审判认定该医生为“非法行医”并作出赔偿1万余元。
       6月28日,南京市中级法院在官方微博@南京V法院 发帖,对上述传闻予以否认。南京市中级法院新闻法院人、宣传处负责人赵兴武29日向澎湃记者表示,经过彻查中院和10家基层法院近10年的案件,未发现该案例,法院方面已就此谣言向南京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希望公安部门找到这个人,看看发帖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南京警方证实,目前已接到法院报案,称这是一起利用医患关系编造见义勇为反被诬告的极端案例,目的尚不得而知,已对此事件展开调查。        
网帖称外地女医生在南京“被黑”        
       澎湃记者发现,从6月27日起,各大微博和微信上开始疯狂转发一则“消息”。这则大意为“职业医生火车急救产妇,南京法院判非法行医”网帖称,2014年1月21日,河北保定籍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妇产科执业医师李芊在乘坐上海到北京的列车上遇到一孕妇急产,李芊帮助这名产妇生下孩子,并陪同孕妇和胎儿去了南京市某区级医院。胎儿被送到监护室后,被诊断为羊水吸入性肺炎,前后住院治疗了40多天。事后这名孕妇家属将李芊告上了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法院审理后,认定李芊非法行医,导致胎儿吸入性肺炎,要李芊赔偿新生儿住院费用和家属误工费等费用共计人民币14361.59元。李芊不服,上诉至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中院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网帖还形象地“再现”了法庭上李芊的律师与法官的一段对话:        
       李芊的辩护律师在法庭上质问法官:“是不是医生离开医院就不可以救人了?”
       法官的回答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在执业地点之外的行医即是非法,需要承担民事和刑事责任。”
       律师再次质问:“在紧急的特殊情况下,医生在大街上遇见急救病人,是否应当放弃良心,不予施救?”
       法官回答:“法律面前没有特殊。”……

       
       “今天我的心哇凉哇凉,作为一名医生,我们改变不了这个扯淡的法律,我们就必须改变自己。以后出了医院的大门口,我们就不再是医生了。大街上血流成河,也与我们无关了,因为法官都说,在执业地点之外行医就是非法行医,需要承担责任。这个责任我们承担不了。”这则为“医生李芊”鸣冤的网帖最后用颇为悲情的语气“倡议”道。
       这则网帖后来被一些网友改头换名,换上了一个更加耸人听闻且更有煽动色彩的“导语”:“尼玛又是南京!!!”。
       因为该网帖内容涉及医患矛盾、社会道德等社会热点,该帖在网络论坛和微信朋友圈迅速传播。不少网友在为“王芊医生”鸣不平的同时,还表示了对“法院判赔”的不满,甚至有网友将此事与几年前发生在南京的“彭宇案”相对比,称之为“阻止医生挺身而出的道德恶例”。
       “南京”、好心救助反被人讹诈、法院或其他公权力机构……几个相似的元素,接连发生的这几起备受关注的“案件”,瞬时成为网友们疯狂转发的动力。它们也成为这则传闻中最吸引人、最“火爆”的元素。        
南京法院调查并无此类诉讼        
       这一次,南京法院系统迅速启动调查和核实程序。28日上午8点04分,南京市中级法院的官方微博@南京V法院 就发帖对上述网帖内容予以澄清。
       南京市中级法院称,“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及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从未受理过被告为李芊,或任何医生在列车上因救人而引发的诉讼。经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官方网站核实,该院没有姓名为李芊的执业医师。”
       南京市中级法院新闻发言人、宣传处处长赵兴武28日晚上对澎湃新闻确认,该院官方微博上澄清的消息得确是南京市中级法院发布的,该院还将进一步向医院等方面核实相关信息。此外,对于这则影响颇大、流传甚广的谣言,南京法院方面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我们已向辖区派出所报案,但目前还没有接到公安部门的通报。”赵兴武29日对澎湃新闻表示,在得知此事后他们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