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思想周报 | 无处不在的福柯

澎湃记者 谢秉强

2014-06-30 11: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5日是米歇尔·福柯去世30周年纪念日,他曾凭借“知识考古学”,广泛地影响了各个人文学科,使得他“无处不在”。

       福柯逝世30周年
       
25日是米歇尔·福柯去世30周年纪念日,包括《解放报》、《快报》周刊在内的多家法国媒体刊载纪念文章。《解放报》周末版在重要位置刊发了数篇专题文章,其中包括福柯生前接受媒体最后一次访谈的内容,访谈时间为1984年5月29日,采访完成数天后福柯即因艾滋病发作住院治疗,并于6月25日去世,主要内容是福柯对古典的认识。而《快报》周刊刊发的文章正是谈“古典时代的福柯”。此外,《解放报》的专题文章还讲解了福柯的现代影响,解析人们耳熟能详的几个关键字:性、监狱、权力、疯狂等。美国学者Jack Z. Bratich接受采访,讲述福柯与文化研究,Bratich并认为,“福柯的著作是理解新自由主义的关键。”
       福柯凭借“知识考古学”,广泛地影响了各个人文学科,使得他“无处不在”(《新观察者》文章语),在他逝世30周年之际,除法国外,世界各地也举办各种纪念活动。比如在世界杯进展得如火如荼的巴西,知识界也举办了盛大的纪念活动,据媒体报道,仅在圣保罗,关于福柯思想的大型辩论就有5场,将持续到下半年。
       
       英国童书惹争议
       
卡内基文学奖是世界上最富有声望的儿童文学奖,1937年由英国图书馆协会设立,每年颁布最佳青少年小说和最佳儿童绘本两个奖项。近日,该文学奖宣布2014年最佳小说奖为Kevin Brooks的《地堡日记》(The Bunker Diary),从而引来非议。
       这本副标题为“我以为他是瞎子,却被他抓住了”的小说,以日记形式讲述了一个小男孩被人绑架关在地堡里的故事,之前曾遭多家出版社退稿。多数人在阅读网站goodreads.com上反应该书“恐怖”、“刺激”。英国《每日电讯报》连发数篇文章称此书十分病态,而《卫报》则加入辩论行列,称青少年亦需要这种看起来很惨淡的书籍。文艺批评者Lorna Bradbury说,《地堡日记》“是一本邪恶和危险的书”。也有人认为,书本上没有任何警告标志,应该像电影PG分级制度那样,给书本分级。
       媒体对一本青少年小说如此口诛笔伐,也许可以看作是英国社会渐变保守的一个缩影,而卡梅伦政府近来鼓吹“英国价值”,似乎也应和了这样的风气。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法国今年也出现过儿童绘本出现裸体形象,法国官员大加斥责,而法国民众群起讥讽的事件。
       
       
       手机隐私
       
在几乎智能手机人手一台的今天,大家在享受智能手机带来便利的同时也遭受着个人隐私被泄露的危险。25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在没有得到授权的前提下,警方不得私自查看犯罪嫌疑人员的智能手机。最高法院称,无论何种情况,未授权查看被捕人员的智能手机都违反了“第四修正案”(Fourth Amendment)。该修正案规定:“一般情况下,没有得到授权警察不得查看被捕人员手机中的信息。”
       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法学教授奥林·S·克尔(Orin S. Kerr)认为此项裁定意义重大,“这是计算机搜查案的第一个判例,它表明我们进入了新的数字时代。不能再使用旧法则了。”
       巧合的是,就在前一天,英国手机留言窃听丑闻案于宣布裁决结果。24日,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的前媒体主管安迪·库尔森因该案被裁定有罪,而传媒大亨鲁珀特·默多克的昔日爱将丽贝卡·布鲁克斯摆脱全部指控。库尔森2003年从布鲁克斯手中接任《世界新闻报》主编,2007年因报社一名记者涉嫌窃听后辞职,但随即被时任保守党领袖的卡梅伦雇为媒体主管。
       
       林·享特谈政治学与思想史
       
UCLA教授、《新文化史》一书作者林·享特(Lynn Hunt)在《新共和》网上发表书评,评论牛津大学历史学者乔纳森·以色列(Jonathan Israel)的新书《革命思想》,并谈论政治学在思想史中的作用。享特教授说,法国大革命助推现代政治哲学的诞生,埃德蒙·柏克、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托马斯·潘恩、马克思、托克维尔……历史上没有哪个事件产生这么多同时代人的共鸣和反思,而“法国大革命能有这样惊人的影响,是因为它一再混淆大家的期望。如果是栽在一个政治温室里,新的政治术语、组织、意识形态和政治策略将陆续萌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开始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纠结的热带森林。”即,如果要书写这部思想史,那它更应该像热带森林而非栽着思想大师的政治温室。
       享特高度评价以色列的《革命思想》,她认为,一部可信的法国大革命思想史著作不应该夸大思想的力量,比如我们现在查阅1789年和1793年国家议会的资料,启蒙思想家霍尔巴赫男爵(baron d'Holbach)从未被提及,爱尔维修(Claude Adrien Helvétius)和狄德罗只被提到过寥寥数次。在书中,以色列不认为一个单纯的理由——比如法国支持美国独立运动引起国内债务危机,从而致使政权陷入破产等——足以解释大革命爆发、现代政治思想发轫。总之,正如享特文章标题所示,“路易十六不是被思想杀死的。”以色列的著作为揭开大革命真正复杂的面貌做出了重要尝试。
       
       法国安乐死争端
       
法国人最爱游行,上周火车工人大游行刚刚结束,很多人又为“是否该让植物人朗贝尔安乐死”走上街头。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5日报道,法国最高行政法院24日宣布医疗中止维持植物人樊尚∙朗贝尔生命的医疗措施,但欧洲人权法院(CEDH)当天紧接着紧急宣布要求维持其生命。法国陪护与姑息治疗协会、争取尊严死权益协会、天主教家庭协会、年轻人基金会等在街头和网络上针对安乐死问题展开激烈论战。
       朗贝尔38岁,曾是精神病院护士,2008年骑摩托出车祸之后,一直处于无知觉状态。在停止还是延续他的生命的问题上,他的家人发生了严重的分歧。父母亲主张用医疗的手段延续他的生命;而他的妻子、6个兄弟姐妹以及医疗团体表示“根据他本人的意愿”要求停止给他治疗却主张医疗中止他的生命。
       近年来,关于植物人是否可用安乐死,世界各地不断发生伦理和法律的争端。2005年,美国植物人泰里·斯基亚沃因法院判决悬而未定,遭到多次断食,最终成功施行安乐死。2009年,意大利植物人埃鲁娜·恩格拉罗的生死权问题在意大利引起激烈争论,总理和总统因此公开发生冲突,甚至引发宪法危机。此次法国朗贝尔事件则是因为法国最高行政法院和欧洲人权法院裁决冲突而备受法国人关注。
       
       温克勒:德国不能放弃“西方价值”
       
德国著名近代史学者海因里希•奥古斯特·温克勒(Heinrich August Winkler)近日接受《镜报》采访,谈及德国与俄罗斯和西方关系时,严厉批评了德国在两者之间不偏不倚的沾沾自喜态度。
       温克勒是柏林洪堡大学荣退教授,著有两卷本的《走向西方的漫长道路》。在该书中,他把19世纪初至1990年的德国历史解释为德国人偏离西方,几经周折最终回归西方的历史。该书奠定了其学术地位,温克勒也因此被称为“柏林共和国的历史学家”。
       在《镜报》访谈中,温克勒称依然坚信自己在书中的理论,他引用哈贝马斯的话说,“无条件接受西方政治文化,是德国二战后在智识上的最伟大成就”。而现在,这种“西方价值”正饱受极左和极右派的攻击。温克勒指出,这两个政治光谱上的极端是相通的,在对待俄罗斯的态度上,德国的左派尚未理解普京在国内事务上极右之程度,他们对普京的同情很大一部分来自对美国的厌恶。正是这种反美态度让极左和极右开始联姻。比如右翼党“德国另有选择”(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党魁Alexander Gauland曾说,俄罗斯重获其国土是很可理解的政策,对此,温克勒评价说“这种言论是最纯粹的种族民族主义(racial nationalism)”。温克勒劝德国人放弃幻想,不再浪漫化普京。
       
       波利维亚左派的时钟
       
据美国《时代》周刊25日报道,玻利维亚左派政府24日宣布一项倒转国会大厦上方时钟的决定,其指针开始逆时针旋转,同时时钟上的数字也作相应的调整。此举遭到右翼政党反对,称政府是为了荒谬的政治目的出此异举。
       玻利维亚外长大卫·乔克万卡(David Choquehuanca)表示,南半球的时钟与北半球的时钟朝反方向转动合情合理。副总统阿尔瓦罗·加西亚(Alvaro Garcia)称政府正在考虑将公共机构的时钟也全部进行调整。玻利维亚国会主席马塞洛·埃利奥(Marcelo Elio)25日表示,此次“革新”是在总统埃沃·莫拉莱斯(Evo Morales) 领导下“人民反殖民化意志的表达”。
       据悉,莫拉莱斯是玻利维亚第一位本土总统,于2005年当选,并将于今年10月再次参与选举。他的竞选对手塞缪尔·多里亚·麦地那(Samuel Doria Medina)称,倒转时钟是“一切在倒退”的标志,也有反对派议员称政府是在改变普世的时间规则。据报道,莫拉莱斯的好友、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也有过类似举动,他曾在2006年将国旗上面向右侧的马改为面向左侧。
       
责任编辑:谢秉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际思想动态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