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报一天两评:香港再现反华“桥头堡”危机

澎湃讯

2014-07-02 14: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6月22日,戴耀廷在“占中公投”现场。
       
       “6.22公投”甫一结束,香港《大公报》就在连续两个版的头条显著位置刊发评论,提醒香港市民须高度警觉“公投占中”背后的反华动机、西方“颜色革命”的渗透。
       《大公报》三版刊发的系社评文章《香港再现反华反共“桥头堡”危机》,称奥巴马不可能把无人战机派到中国大陆,但要牵制中国的发展,香港这个过去多年来反华反共的“跳板”和“桥头堡”仍可大派用场,“颜色革命”和“茉莉花革命”大可从这里入手,生根萌芽之后,再到中国大陆播种“开花”……。
       《大公报》四版刊发的为现任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特区第三任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委员刘廼强的署名文章《占中背后是中美软战争》,文章指出西方别有用心在我国(包括香港)宣传的“民主原教旨主义”却充满了双重标准和邪恶。不知就里的国人没有意识到“民主原教旨主义”的危害,被“民主”这美丽包装所蒙骗,反而认为它是高尚的,是我们必须要争取的。在香港,“终极普选”、“真普选”、“公民提名”等无理取闹的要求,亦因此应运而生,成为“废青”们前仆后继的目标。面对“盲目崇洋”和“汉奸”的指控,这些为数不少的亲西方港人甚至愿意为美国“带路”,公开要求英美更多地干预香港内政。
       以下为两篇评论全文:
       
香港再现反华反共“桥头堡”危机        
       “占中”一伙发起的“6.22全民投票”活动昨天结束,戴耀廷及钟庭耀晚上宣布有“七十八万人”投了票,并声称这是本港历来最“成功”的一次民意展示。
       毫无疑问,即使剔除各种“水分”之后,数十万都不是一个小的数字,内中反映的各种民意值得研究和重视;但是,参与人数再多、意见再应重视,也不能改变投票不具法律基础、全无法律效力的实质。
       而且,有数十万市民关心和参与,本来应该是一件好事,对二○一七特首普选应该起到正面和积极的推动作用;但事实是,所谓“6.22全民投票”对二○一七特首普选,起到的只会是一种阻挠和破坏的消极作用,日后立法会议员在表决通过特区政府提交的政改方案时,将会感到压力重重、举步维艰,因为政府不可能提出一个违反基本法的方案。如此最终“竹篮打水”,政改方案不获通过,“政改五部曲”戛然而止,特首产生办法原地踏步,全港市民“一人一票选特首”的美好愿望将一齐落空。戴耀廷一伙是完全不会感到有任何不安、更不会负上任何责任的,他们只会躲在阴暗一隅“庆祝”,而且还要倒打一耙,把失败的责任推给中央和特区政府,指中央和特区政府不接纳民意,不给港人“真普选”。
       事实是,所谓“全民投票”及其后接踵而来的“占中”行动,是本港回归以来在政治上和法制上最严重的一场挑衅和对抗。戴耀廷、钟庭耀和郑宇硕一伙,一开始就把依法普选这一宪制和法律行为扭曲为所谓“公民权利”之争,矛头直指中央和基本法,首次公开否定基本法有关规定,要把由具广泛代表性的各界人士组成的提名委员会拉下马来,代之以由他们倡导的“公民提名”。
       有关活动,名为“真普选”、要争提名权,实质上就是一场公然对抗中央、否定“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严峻政治斗争。今天,反对派和他们背后的西方支持者,已经不再满足于什么“大游行”和骂骂政府,他们把矛盾进一步激化、把局面进一步搞乱,企图通过“真普选”把特区的管治权抢到手,建立一套抗衡中央和基本法“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实行不要“一国”、去“一国化”的“两制”,变高度自治为“完全自治”、“港人自决”,而最终,不打出“香港独立”旗帜的变相“港独”已尽在其中矣!这就是眼前所谓“公投”和“占中”真正的政治目的和“底牌”!
       对此,一些人可能会说,戴耀廷、郑宇硕、陈健民、朱耀明等人,不是学者,就是牧师,不过是“书生意气”,崇尚民主、公义那一套,想为港人社会做点事,没那么严重的政治图谋吧?这就真的是“书生之见”和“妇人之仁”了。事实是,戴耀廷一伙,表面温文尔雅,满嘴学术名词,但实质上,他们绝非“省油的灯”,更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戴耀廷昨天就在“苹果日报”的全版访问中扬言,“现在是大陆当权者和香港人心博弈的时候”,“他甚至在占中之前就郁你,拉我回去,连‘一国两制’都可以牺牲,我就是要‘大佢’,看死你不够胆”,他不讳言把“占中”当成一场“战争部署”,扬言手上有“七十八万”,就可以和特区政府谈判、和中央政府谈判……。
       而更重要的是,“公投”和“占中”,戴耀廷等人只是台上说唱表演的角色而已,他们还没有驾驭全剧的功力,整齣“香港自治”大戏,幕后是另有其人,另有编剧、导演和出钱话事的“班主”。
       明天就是香港回归祖国、特区成立十七周年的重要日子,普选及相关议题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被“炒热”?提名委员会为什么会遭到比特首选委会还要激烈的反对?“港人自治”、“普选自决”的政治口号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出?答案不在蕞尔香江和狮山维港,而是远在大洋彼岸的“花旗大国”、远在整个亚洲和太平洋!
       在“重返亚洲”和“亚洲再平衡”的政策之下,本已沉寂多时的钓鱼岛再掀急风恶浪,菲律宾和越南军队到中国的南海岛屿上“打篮球”;奥巴马不可能把无人战机派到中国大陆,但要牵制中国的发展,香港这个过去多年来反华反共的“跳板”和“桥头堡”仍可大派用场,“颜色革命”和“茉莉花革命”大可从这里入手,生根萌芽之后,再到中国大陆播种“开花”……。日前香港对开海域上,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沃尔兹克和“苹果日报”黎智英游艇密会“游水”,难道他们真的都那么阳光和健康?
       “公投占中”、抗中乱港,香港特区将再次被绑上战车,再一次充当反华反共的“跳板”和“桥头堡”,中央对此已一再提出警告,不容漠视,港人要清醒和提高警觉。 
       
占中背后是中美软战争
       
刘廼强
       
       八九年至九一年,苏东剧变,为世人带来了一个新名词:和平演变。以美国为首,西方“和平演变”的手段颇多,包括利用媒体对别国搞“攻心战”,利用“人员交流”和“文化输出”向社会主义国家进行思想渗透,以经济援助为名,鼓励别国推行自己也不愿使用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力图将全球国家纳入美国主导的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系霸权。
       说到底,和平演变就是当下新型的侵略方式。传统的武装占领代价高昂,在现代国际化之下亦受到很大限制,美国等霸权之心不死,改用软性方式,在别国扶植自己代理人,尤其是亲西方的下一代,力图不费一兵一卒,推翻别国原政权,建立有利自己的新政权。
       西方的价值观念,在这个背景下,成了西方进行和平演变的基本武器。凭心而论,单纯的「民主」是一个好东西,是我国治理现代化、反贪腐、包容性发展等建设必须的配套。问题是西方别有用心在我国(包括香港)宣传的“民主原教旨主义”却充满了双重标准和邪恶。不知就里的国人没有意识到“民主原教旨主义”的危害,被“民主”这美丽包装所蒙骗,反而认为它是高尚的,是我们必须要争取的。在香港,“终极普选”、“真普选”、“公民提名”等无理取闹的要求,亦因此应运而生,成为“废青”们前仆后继的目标。面对“盲目崇洋”和“汉奸”的指控,这些为数不少的亲西方港人甚至愿意为美国“带路”,公开要求英美更多地干预香港内政。
       三十多年以来,西方试图在中国搞和平演变不果,行动再升一级,开始把“颜色革命”那一套也用上了。如果说和平演变吸引人心的地方还是“和平”两个字, “颜色革命”则把和平的包装也彻底抛弃了。
       2000年之后,格鲁吉亚、波兰、吉尔吉斯相继爆发“颜色革命”,背后都有西方国家的影子。与和平演变一样, “颜色革命”也是以文化颠覆政权,但西方的手段更低劣,往往更采用赤裸裸的非法手段。“颜色革命”的历次过程,亦伴随着市民跟政府的暴力冲突,死伤无数。在这个意义上看, “颜色革命”是一种文化软战争,是为了夺取政权的侵略行为,除了看不见硝烟以外,它具有了战争的一切特征。
       美国经济持续不景气,金融更背着一个大炸弹,美元霸权正在慢慢瓦解。伴随而来,是“美式民主”无论在美国还是在它的输出国,都效果不彰,光环正在消失。它放弃光明正大的和平演变,搞偷鸡摸狗的“颜色革命”,实际上也是因为等不及了,没有办法再沉住气。“颜色革命”和“重返亚洲”,事实上就是美国对华政策的一体两面。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周南和白皮书最近不约而同提醒我们要警惕“外部势力”,明显不是无的放矢。
       周南认为“占领中环”是香港的内部和外部反华力量“企图篡夺特区政府管治权的行为”,这是很重的话,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他更直指“回归以来,外国势力一直没有停止活动,你能够正确的对待它这个力量,它就慢慢的收缩,否则它就得寸进尺,愈来愈嚣张。”在结束语中,白皮书亦语重心长地提醒香港要“始终警惕外部势力利用香港干预中国内政的图谋,防范和遏制极少数人勾结外部势力干扰破坏‘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施”。
       很多港人把周南的发言和白皮书当“耳边风”,但平心而论,外部势力干预香港管治权实在是非常明显。
       今年三月,前港督彭定康以英国牛津大学校监身份访问香港五日,期间曾密会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等前下属,又在访港期间声称香港过去数年民主发展受到压迫,并发表英国人离开香港前可以为政改做得更多等言论。彭定康结束访港行程后不久,陈方安生和李柱铭“出访美国”,竟然还“偶遇”美国副总统拜登,并和他拍下一系列合照,背景赫然均是美国国旗。陈方安生回港后,开始宣扬“英国没有为香港捍卫民主”等观点。
       与此同时,在香港政局日益动荡之际,美国驻港总领事夏千福、英国驻港总领事吴若兰也越发高调。
       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保罗.沃夫维兹更被发现来港与壹传媒主席黎智英在游艇密会五个小时。
       在这一连串大政治之下,香港近来的示威也转趋暴力,有“颜色革命”之势。反对新界东北发展计划的示威者两次冲击立法会,期间曾企图用竹竿及雨伞等强行撬开大门,并导致保安人员受伤,手法让港人胆战心惊。
       示威中被捕的两个未成年初中学生,身上更被搜出厨房刀、军刀、铁槌、喷火枪及气罐、鎅刀、刀片、士巴拿、螺丝起子、打火机及火水、钳子及多把万用刀,属前所未见。
       昨天结束的“占中公投”声称被黑客攻击,实情为何普通人不得而知。但黑客攻击的时间并不合理,非但没有影响“公投”,更有“催票”效果。传媒更发现,为“公投”提供网络服务的美国公司CloudFlare,与美国中央情报局有业务关系,背景相当耐人寻味。所谓黑客攻击,完全可能是一场戏,这类造假、博取同情的手段,也是美国“颜色革命”常用的伎俩。
       美国这样的粗暴干预行为,为公为私,港人都必须坚决反对。如果“占领中环”被定性为
       外部势力的新型侵略行为,发展到某一阶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驻军法》,解放军有责任介入处理。
责任编辑:薛冬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香港,“占中”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