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者范加尔:他没把自己当神,他是神的父亲

澎湃记者 朱轶

2014-06-30 20: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无论是过往的荣誉史,还是对于战术的理解,范加尔的远见卓识赢得了球员的尊重,但他同时也努力工作以建立与球员个人的良好关系。范加尔在这一年多来依靠视频监控自己的国脚,通过网站和球员沟通并掌控他们返家以及睡眠的时间。
图为荷兰国家队主教练范加尔。 IC 图

       崇尚自由、个人主义,厌恶专制的荷兰人在足球场上就连“精神领袖”这个概念都非常排斥。如今的橙衣军团却鲜见的内讧和麻烦,多了低调和务实。曾经因内讧被戏称为“三棍客”(有传闻说荷兰队更衣室曾发生过棍棒械斗)的范佩西、罗本和亨特拉尔也成为球队一路挺进八强的关键。
       更衣室的蜕变,让荷兰人抛开了前进的羁绊,而这一切也要归功于那个“独裁者”路易斯·范加尔的更衣室哲学。
范加尔的哲学:我是决不允许被质疑的
       “健康的更衣室比训练几百小时更有价值。”在西班牙队出局后,老帅博斯克的这句话意味深长。对于荷兰队更衣室政治的理解,范加尔早已了然于心,这归结于他的第一次荷兰队执教之旅。
       2000年接任荷兰队教鞭的范加尔以阿贾克斯球员为班底组建了自己的阵容。当时,德波尔兄弟、西多夫、戴维斯和克鲁伊维特都向他表达了对世界杯的渴望。然而随后的两年里,球员们各自扬名立万,不和的关系却拖累了球队。更衣室的混乱也使得荷兰最终错过了2002年韩日世界杯。
       如今,荷兰队的更衣室不再有领袖,唯一的首领就是范加尔。斯内德在小组赛结束后就在采访中流露出主教练的绝对权威,“教练先生打造了现在的球队,他非常的出色。小组赛三连胜的最大的功臣就是主帅,他制定了球队的战术,我们只是执行者。”
       “独裁者”的绰号并非夸张,范加尔的自负和火爆脾气并不像很多人说的那样是件坏事,实际上这是他管理风格的重要组成部分。
       尽管拜仁巨头赫内斯曾戏谑道:“他自己都不觉得自己是神,而是神的父亲。”荷兰人也有类似的笑话:“范加尔和上帝的区别?上帝知道自己不是范加尔!”性情乖张的范加尔却一直坚持“不权威,毋宁死”的理念。
范加尔在比赛中指挥战术。  IC  图

我就是有种的人!你们呢?
       范加尔从来不畏惧所谓的大牌球星,里瓦尔多、里贝里、托尼等球星都是曾被其封杀。一向不羁狂放的伊布拉希莫维奇在他面前也不得不收敛,他在自传中如此描述范加尔:“他是一个独裁者,没有任何幽默感。”在执教拜仁时,意大利中锋托尼在用餐时大声喧哗,没有坐正,范加尔冲向托尼,将1米96的意大利国脚拽起险些摔出座位。
       看上去范加尔没有太多的同情心,也不懂太多温柔的手腕。为了证明自己在更衣室的统治地位,以及表达自己有胆量有气魄,范加尔甚至在拜仁更衣室当众脱掉裤子,指着生殖器冲全队大吼:“我就是有种的人!你们呢?”
       今年年初一本名为《哇,路易斯》的范加尔传记中,作者博斯特解释了范加尔为何一直充满斗意,他又是如何在疯子和天才的界线上游走的,“在他身上疯子和天才的界限早已模糊,但他从来不会放弃权威,因为教练的权威被其视作执教的灵魂。”
       所以即便是如今的队长范佩西也曾经被范加尔弃用,因为没有人可以动摇自己的球队统治力。有意思的是,荷兰记者马塞尔·范德克拉恩也给出了另一个观点:阿姆斯特丹出生的主帅其实有两面性格。他告诉BBC:“性格强硬只是外界对范加尔的印象,而在他的内心,他是十分在乎他的球队以及手下的球员和教练的。对外,他时而坦率,时而风趣。他也异常犀利,但这就是他保护球员的方式。”
图为范佩西(右)与斯内德(左)在庆祝进球,范加尔巧妙的使用队长袖标解决了范佩西和斯内德的矛盾。 IC 图

队长袖标的艺术,化解斯内德范佩西矛盾
       如今戴上队长袖标的范佩西丢掉了过往喋喋不休的抱怨,变得更加成熟和有担当,而前任队长斯内德则在低调中一次次绽放自己的实力。
       队长袖标的更迭并没有瓦解橙衣军团的战斗力,相反进一步增加了球队的凝聚力。两年前,荷兰队欧洲杯的出局就与队内无法弥合的矛盾和内讧有关,彼时“斯内德帮”与“范佩西帮”也水火不容。
       荷兰足球杂志《11人》的记者赫尔曼·德布鲁因在2012年欧洲杯后透露,斯内德阵营希望踢攻势足球,而范佩西阵营中则认为保守些更适合。“最终两派的战术意图都完全不能实现:因为想法是斯内德的,而执行的人是范佩西。”德布鲁因甚至表示,最后一场亨特拉尔首发出场,只是无奈的妥协方案,“两派阵营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