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罗本的摔倒哲学,用数量换来质量

麦卡 资深媒体人

2014-06-30 21: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从全场比赛来看,罗本的点球本应更早到来,唯一可以诟病的是,前两次裁判在他摔倒时的无动于衷,误导了墨西哥后卫,令他们错判了自己的判罚尺度,如果早点判点球,墨西哥后来的战术调整不会那么保守,也不会像被绝杀那样毫无挽救的机会。
罗本在比赛中多次摔倒,从技术角度说,其实上半场就该判罚点球。

       荷兰如此惊险绝伦的绝地逆转,都无法阻挡罗本的三次疑似假摔成为赛后舆论的主要议题。尤其是在媒体纷纷报道小飞侠已经承认自己的第一次疑似假摔是真的假摔,并为此道歉之后。
       但是,严格意义上说,罗本其实并没有承认自己假摔。他的原话说的是:“最后一个点球的判罚是正确的,也许上半场结束前的倒地不是点球,但这个绝对是。我对失望的墨西哥球迷表示道歉,但这就是足球。”罗本用荷兰语接受的采访在翻译的过程中被曲解了:他既没有承认自己假摔,向墨西哥球迷道歉也不是为了假摔,而是为了将墨西哥淘汰出局的结果。
       人们对这句话的曲解未必是有意的,但却有其必然性。它或多或少反映了很多人内心深处的一个偏见:罗本在禁区内倒地,要么是被犯规,要么就是假摔,没有第三种可能。
       罗本拥有极强的带球突破能力,是范加尔的荷兰最为倚重的前场进攻手段之一,他的技术特性决定,自己会受到对方后卫的严密防守,双方之间难免产生大量或明显或隐蔽的身体接触。数据显示,荷兰队迄今四场比赛,罗本被犯规的次数都是全场最多的,而在2013-2014赛季欧冠和本届世界杯迄今,他在14场比赛中挣到了5个点球。
       如今的足球比赛,节奏越来越快,球员的动作速率越来越高,攻防转换日趋频繁,很多场上细节只在电光火石之间,无论是跑位还是肉眼判断,裁判都力有不逮。这使得球员之间的贴身较量,在攻守两端都各自出现了进化。一方面,防守球员的小动作越来越隐蔽,而与之相对应的,进攻球员的假摔动作也越来越逼真。除非裁判或边裁从近距离直接目击,要准确分辨出一次倒地是缘于防守犯规还是攻方假摔,难度越来越大。
       比如,揭幕战洛夫伦搭在弗雷德肩上的手有没有动作?荷兰西班牙一役德弗赖有没带倒科斯塔?这些争议瞬间,在赛后在电视台、社交网络和酒吧中被亿万人不停地讨论,仍然难以得出完全一致的结论,正说明瞬时判断之艰。每个人都只能根据自己的经验作出推论,有踢球经验的人和没有踢球经验的人,可能会对同一个画面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
       具体到本场比赛,罗本制造绝杀点球的第三次摔倒,在赛后被无数次回放。有意思的是,同样的画面,每个人看到的内容却不尽相同。有人看到了墨西哥中卫马奎斯的脚确实接触到了罗本的脚尖,有人则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罗本腾空而起时夸张的肢体动作与表情;有人想起自己在球场上类似的经验——在高速移动或急停的过程中被一点小小的外力弄得人仰马翻,有人则在脑海中回放了无数篇关于罗本假摔的报道,然后一拍大腿说:“看,他又假摔了!”
       本场主裁、葡萄牙人普罗恩萨就在禁区前,视线并没有被遮挡。但是,即便如此,他仍然需要作出艰难的抉择。第一,双方有没有身体接触?第二,如果双方确定存在身体接触,罗本的摔倒动作,究竟是一种夸张的表演,抑或只是高速运动过程中被干扰后的正常反应?
       国际足联对于假摔动作的界定标准有三条。前两项都比较容易判断,难的是第三条:当球员头部倾斜、举起双臂、膝盖弯曲、双脚离地,这将被视为假摔的常用动作——但由于它同样可能是球员保护自己下落的姿势,国际足联并不能给出一刀切的结论,因此只能在实际操作中允许裁判自由裁量。
       罗本本场第三次疑似假摔的动作,与第三条规定中的指示图剪影几乎如出一辙。但是,这一刻普罗恩萨无法判断罗本是否存在主观夸大的动机——即便自己面对的是一个著名的“惯犯”。
罗本在各项比赛中一直摔倒,伴随在他身边的跳水传闻也从未停歇。

       事实上,这位2012年欧洲最佳裁判对罗本非常熟悉,而且还是罗本的克星:2012年欧冠决赛拜仁输切尔西、2014年半决赛拜仁被皇马横扫的第二回合比赛,都是这位葡萄牙主裁的手笔,事实上,此前在他主吹的比赛中,拜仁四战皆负,罗本没有从他手中赚过任何便宜。
       普罗恩萨对罗本不会有什么好印象,本场比赛的前两摔,至少有一次非常接近点球,但普氏没有任何反应。终场前的那一摔,相对来说是最含糊的,所以普罗恩卡最终决定“疑罪从无”,只能从最基本的事实——在罗本高速急停往回撤的过程中,马奎斯接触到了罗本的脚尖,并且这个接触导致了罗本摔倒出发,作出了点球的判断。
       从全场比赛来看,罗本的点球本应更早到来,所以,最后的点球,不但判罚本身正确,在整体上也维持了比赛的相对公平。唯一可以诟病的是,前两次裁判在他摔倒时的无动于衷,误导了墨西哥后卫,令他们错判了自己的判罚尺度,如果早点判点球,墨西哥后来的战术调整不会那么保守,也不会像被绝杀那样毫无挽救的机会。
       这是一个前锋们对禁区越来越陌生的时代,像大罗当年对孔波斯特拉时“虽万千人拉吾亦往矣”的长途奔袭也已经在防守球员的十八般武艺之下,变成雪泥鸿爪的追忆。
       罗本是现代足球最新进化出来的产物,他无数次突破禁区,无数次地摔倒,看上去每次摔倒都像回档般如出一辙,其实这是在用数量换质量,不停地突破裁判的心理防线,。他就像《明日边缘》里汤姆·克鲁斯扮演的那个靠着无数次的死掉摸索通关经验的军官,人们只关心他有没有作弊,却很少有人在意,他的血肉之躯每次倒下的时候有多疼。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界杯,荷兰队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