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香港自由党党魁田北俊:回归后,中国好我们就好

澎湃见习记者 张昕然 发自香港 澎湃见习记者 胡攀

2014-07-02 19: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香港自由党主席田北俊。  CFP 图
               
       6月26日上午,香港万泰集团办公室,坐拥270度海景。田北俊指着对岸的黑色建筑物说:“这是我的万泰中心。”
       他的办公室在湾仔鹰君中心17楼,俯瞰维港,田北俊说:“你坐的地方,有五层是我的。”
       他还是香港自由党党魁,香港立法会新界东地区直选议员,香港总商会前主席,香港旅游发展局前主席。他还是香港纺织业巨子田元灏家族的长子、万泰集团的主席兼董事长。
       住着山顶的万尺豪宅的他,爱好是乘游艇出海、打网球,这是电视剧里上流社会的生活方式。然而转眼间,他又赶到新界东找选民聊天,唠家常,成功赢得了香港立法会直选议席。
       今年,就在田北俊的选区新界东,这一片相对偏远且不算富裕的土地上,新界东北发展计划正遭遇前所未有的阻碍。站得高,看得远,身处楼顶的田北俊也在思考着香港的出路。
       就新界东北发展计划、自由行等问题,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独家专访了田北俊。
       澎湃新闻:你是新界东地区的直选议员,你对新界东北这个发展计划怎么看?
       田北俊:我是支持新界东北这个整体的发展。新界东北地势很平,将来那个地方不是豪宅,60%要租给穷人,那些公屋是给老百姓的。但是,为什么其中40%也要做些商业活动呢?因为我们不想新界东北变成天水围,都变成公屋,没有地方工作。这样,住在那里的人每天都只能坐车到市中心来工作。
       现在新的市镇发展要照内地的模式,发展不可以只是给穷人住的,一定要配套。新界以后什么都要有的,学校、写字楼、医院、零售、菜园、旅馆,也要让住这里的人在这里就可以找工作。
       现在吵的人,我认为是不多的,其实大部分都跟住户是没有关系的。受这次计划影响的最多是1000多人,政府是会赔偿的。因此他们说的不迁不拆,我觉得是不可以接受的。你有你的权利,但是香港也有整体的利益。
       现在这1000多人是在新界东北种菜的,政府把你搬过去的地方,也有很多地,也是农地,再有赔偿,他们应该考虑香港整体发展,如果每个人都自私就完了。
       澎湃新闻:现在这个问题的阻力还是很大?
       田北俊:非常大。主要不是农民的问题,是别人把其他问题全部弄在一起,比如普选行政长官,才闹得这么大。
       澎湃新闻:你对普选问题怎么看?
       田北俊:这个我是无能为力的,因为建制派只有43票,其中包括自由党5票。立法要有三分之二通过,现在还差4票,一定要泛民主派带票过来。政府从泛民主派那边争取这4票,我们是全力支持的。
       澎湃新闻:你当时是怎样跨入政界的,有什么驱动力么?
       田北俊:我1947年在上海出生,父亲跟母亲在我两岁的时候来到香港,后来去美国留学。1971年,我父亲就叫我回家帮忙开万泰制衣厂,所以1971年就回到香港住到现在。1975年到1985年,我父亲在港英政府的立法局做议员,做了十年。所以我们家在香港就跟政治有点姻缘,我也是因为这个理由加入政界。
       当时政府想让一些工商界的人进入立法局,可能考虑到我是美国大学毕业的,也是做老板的,1985年,我被邀任为香港基本法咨委会委员,还担任葵涌及青衣区议会议员,3年后的1988年,我就被委任进入立法局。这个时候我就开始了商界加政界的人生。
       澎湃新闻:您还曾当过旅游发展局的主席,对于自由行怎么看?好处与不方便,未来的措施要如何平衡?
       田北俊:从2007年到2013年,我当旅发局主席当了6年。我看着来港旅客从2000多万升到5000多万,这对香港经济的增长是很重要的。有人说,香港是不是太挤了,但我的观点不是这样的。旅客太多可能带来我们一点不方便,但是带来的经济效益远远超过带来的不方便。所以,我觉得香港的老百姓还是要想清楚怎么处理这个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