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香港工联会理事长吴秋北:我为香港打工仔代言

澎湃见习记者 张昕然 发自香港 澎湃见习记者 胡攀

2014-07-02 19: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香港工会联合会理事长吴秋北。
       

       吴秋北身上的工会色彩无处不在。
他是香港工会联合会(以下简称工联会)的理事长、全国人大代表。作为香港最大的劳工团体,工联会在争取劳工权益方面可谓“战绩赫赫”。
       2000年,工联会推动政府成立了强积金,惠及香港300万居民。2010年,《最低工资条例》在立法会通过。现在,吴秋北带领下的工联会,又将目光转向了“标准工时”立法,希望可以为香港的雇员们确立标准的工作时长。
       这份工会色彩也体现在与他的访问中。
       6月23日晚上,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了这位香港劳工代表。当天,吴秋北要开“倡议设定标准工时”的咨询会,采访约在了会后的晚上9点,见面地点是美孚地铁站B口。因为不想麻烦司机,这次采访,一半是在港铁荃湾线和港岛线上进行的。
       在摇晃的地铁上,与吴秋北的话题始终没有离开最低工资、标准工时。谈得更多的,并不是成绩,而是困境与挑战。
       打工家庭出身的吴秋北,在对话中称呼自己最多的,不是理事长,不是人大代表,而是“我们打工仔”。
       澎湃新闻:你最近的工作重点是争取标准工时,现在情况怎么样?
       吴秋北:是的。标准工时这个问题,今年底劳工顾问委员会就要出报告,到底实不实行标准工时,到底要不要立法,要给政府建议。
       香港假期的问题很大,劳工假跟公众假期是不统一的。劳工假是雇佣条例里面的一个规定,大概是一年十二天,而公众假期一年十七天,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也在争取,让劳工也能享受公众假期。
       澎湃新闻:那最低工资调整是不是有新的进展?
       吴秋北:最低工资现在在调整中,它每两年就要调整一次。现在香港的时薪是30块,我们经过计算要争取到39块7。争取难度很大,因为提高尺度很大。我们计算的是一个最基本的需求,但是资方反对意见很大。现在我们也在探讨在咨询,能达到多少我们现在也还没有定论,只能尽力达到39块7。
       澎湃新闻:还有劳工输入的问题,香港长期依靠劳工输入,这个你怎么看?
       吴秋北:对。香港经历过经济转型,但是香港政府在产业转型这方面做的不多,因为一直施行的是一种不干预、自由经济的理念。比如其中工人要怎样专业转型,技能培训这一部分政府是必须要做工作的。但是,政府做得不好,现在底层的雇员里,低学历、低技术的还占百分之六十以上,所以很多雇主觉得不好用,就说要输入劳工。
       另外,因为工资太低了,而劳动强度又太大,雇主用一个那么低的工资,让人家做十几个小时,而且本来三人做的工作却只有两个人做,在香港当然是没人做了。雇主找不到雇员,就要输入劳工,这样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澎湃新闻:工联会推动政府成立了强积金,那在退休金制度方面,你们还有什么做法吗?
       吴秋北:我们工联会用很大的力气,才推动政府成立了强积金。一个是它本身就不多,雇主雇员各供薪水的百分之五。另一个是它有一个漏洞,香港有一个制度,就是如果雇主倒闭了,遣散员工的时候可以用强积金作为遣散费。
       现在很多雇主就钻这个漏洞,把强积金当作遣散费,一次性就给你提取了。强积金本来是应该属于雇员的退休金,雇员65岁之后就可以领取,不能和遣散费混为一谈。
       除了强积金外,我们现在要探讨全民的退休金。工会在这方面也有一些政策上的建议,但是需要政府投入,如果不投入,以后想投入却没能力投入了。
       澎湃新闻:现在香港的工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体系?
       吴秋北:香港工会跟内地很不一样。香港工会是一个民间团体,很多,也很分散,各行各业几乎都有自己的工会。
       工会联合会是香港最大的一个组织团体,也一直有一个宗旨,爱国爱港的人才能参加。爱国是我们从一开始就有的一个立场。
       目前香港的工会有七八百家,工联会现在有大概250家工会。和内地不同,香港加入工会是自愿的,参加工会的人并不是很多。工会的入会率只能靠我们做服务来全力争取,来得到员工的认同。
       澎湃新闻:你现在还是全国人大代表,对这个身份你怎么看?
       吴秋北:我觉得这是份很荣耀的工作。中国一直在上升的过程,能参与其中,能去审议国家大事,非常光荣。
       我是2012年的时候当选的。香港有36个全国人大代表的名额,来自各行各业,但我很重要的一个色彩就是来自工会。因此我的提案都是与民生有关的,包括我们港人在内地所遇到的一些问题,也包括一些基层的问题。
       澎湃新闻:你是“70后”,也是青年时经历了香港回归的那一代,你觉得香港有什么变化?
       吴秋北:我1979年就到香港了,1997年回归的整个过程有亲身的一些经历吧。17年来,香港经过了很多风雨。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还有很多要做的,比如人心的回归。
       国家对香港的支持是有利于香港发展的,只要有这种充分的认识,慢慢地,更多的香港人心就可以回归了。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香港人说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