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培根:不能用意识形态教育遮蔽人格教育和公民意识教育

澎湃记者 田春玲

2014-07-01 18: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年的人代会上我就讲,我觉得不能够用意识形态教育遮蔽人格教育,遮蔽公民意识教育。我们现在的教育是存在这种倾向的,就是过度的意识形态教育。” 6月1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原校长李培根做客武汉图书馆,为武汉市民带来一场名为“人的现代化”的讲座。
       李培根说,相信各位读书的时候都学政治的,我不是说不要意识形态教育,要有一些,但不能够完全充斥意识形态教育,而忽略了人格教育,忽略了公民意识教育,这是我们教育很大的弊端。
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原校长李培根。  IC 图

       以下是澎湃新闻 (www.thepaper.cn)整理的演讲部分摘录:
       我今天讲的题目是“人的现代化”。我们都在为实现中国梦而努力,中国梦当然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具体讲,就是国家的现代化。
       学者们认为,国家的现代化在经济领域是工业化,政治领域是民主化,社会领域是市民化,价值观领域理性化,这几方面都是互相关联的。这里没提国防现代化,对于大国肯定需要国防现代化,但国家现代化未必都是大国,小的国家也有现代化,欧洲的小国基本上没什么国防,但我们不能因为它没有现代化的国防就认为不是一个现代化国家。
 国家现代化需要人的现代化
       美国社会学家英格尔斯写过一本书叫《人的现代化》,这本书的中文版上世纪80年代就出版了。他说,在整个国家向现代化进程中要认识一个基本因素,一个国家只有当它的人民是现代人,它的国民从心灵和行为上都转变为现代人格,它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管理机构中的工作人员都获得了某种与现代化发展相适应的现代体,这样的国家才可真正称之为“现代化国家”,否则高速稳定的经济发展和有效的管理都不会得以实现,即使经济开始起色,也不会持续长久。
       意思就是讲,如果我们的国民缺乏现代人格,即使我们的经济暂时有起色,终究不会长久,不可能持续。
       一个国家的强大需要的是全体公民驯良和俯首拼命?还是需要积极主动的人民参与国家政治经济活动?如果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是为了自己一家一姓,或者一个阶层荣享权利,无疑是希望国民顺从领导者的意志。主要是讲专制国家的情况,但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那些推进实现现代化的国家与政府,正在制定和贯彻加快社会制度和经济制度改革的政策,要求他们的全体国民同心协力地实现这种变革,在这种情况下,对发展中国家政府构成障碍和危险的,不是有改革倾向的那些人,而恰恰是那些固守传统,对社会改革采取敌视和抗拒态度的人,这对中国公民是有很大启示的。
       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也在进行改革,尤其是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吹响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号角,但在这个进程中,我们社会上还有少数对改革不理解,甚至对改革采取敌视和抗拒态度的人。中国也存在这些问题,据说还有少数人留恋“文革”。
       我们国家的现代化正处在一个现代化的进程,英格尔斯的话对我们来说,非常有启示。国家的现代化实际是一个社会文明的表现,它的工业技术水平,科技水平,国家的治理方式、方法在中共中央的领导下不断改善,更加以人为本,当然也不得不承认,还存在很大的问题,说明我们的治理方式还不完善。
       我们公民的思维方式,心理习惯都会影响到我们现代化进程。特别说一下,现代化不是西方化,我们不得不承认西方在现代化这方面比我们走得快,但另一方面,中国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和西方不太一样,西方现代化进程中的国家治理方式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但我们不能全部在西方的语境下谈论现代化,这是我要说明的第一点。
       第二点,我们讲国家的现代化需要人的现代化,不能够反过来,就是说,在推进国家现代化进程中,我们要高度重视人的现代化,同时要推进人的现代化,不能在人的现代化之后去推进国家的现代化。
       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防止现代化过程的中断,假如我们不重视人的现代化,那么有经济发展,有科技发展,这个现代化进程就很快会中断的,就是因为人的现代化跟不上。
       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如果社会不稳定,就会非常糟糕,那么现代化就可能中断。那么怎么建立和维持现代化和社会稳定之间的桥梁,调试关系,这就需要人的现代化。当然人的现代化和教育有联系。
       还要注意一个问题,现代化进程需要一个伟大人物的领导,这很重要,但不能仅仅寄希望于伟人。学者杨志军写了一篇文章,讲有曼德拉、甘地是不够的。什么意思?就是说在现代化进程中间,南非和印度问题很多,英国、法国、美国这些传统的西方国家,它的现代化并没有那么一个人起了特别大的作用,另外韩国的现代化进程走得比较快,中国台湾也比较快,但人们对韩国的金大中以及台湾的蒋经国也没有向曼德拉和甘地那样敬仰。现实是,南非和印度的现代化进程都不像英国、法国、韩国、中国台湾,什么原因?恰恰是在南非和印度,某些现代化没有真正深入人心,就是说在人的现代化方面,南非和印度没有跟上。
       印度有一个特别的种姓制度。不同种姓的人是不会住在一块儿,在社会上的地位不一样,它的种姓制度已经成了它的文化,但这种种姓制度严重不平等,这是和现代性格格不入的,它的现代化进程肯定是不顺利的。马克思讲过,种姓制度是印度进步和强盛道路上的基本障碍,所以印度这个例子也说明人的现代化对国家的现代化是多么重要。
       印度人很聪明,他的教育也不错,印度有一个印度理工学院(IIT),在印度流传一种说法,去不了IIT的人去MIT,MIT是麻省理工学院,是世界的顶尖大学。他的意思就是IIT比MIT还牛,这说明印度的教育也不错。其实印度某些方面也有很多人才,但是它的现代化就是人的现代化成为最大障碍。
       总之,国家现代化需要人的现代化,现代化进程中间如果我们漠视人的现代化,容易使现代化中断,我认为,现代化中断是中国需要警惕的。
人的现代化要素
       我们讲人的现代性,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开放,开发我们心灵,接受新事物。其次,要有自主性,进取性与创造性。第三是有信任感,正确对待自己和别人。
       德国社会学家韦伯认为,最能够体现现代化的指标是理性化。我赞成韦伯说的。说到理性,西方社会从启蒙运动时期开始,就推崇理性,康德认为启蒙运动讲什么,讲自由,自由里头最核心的是公开运用自己的理性,我们有运用自己理性的自由。我们不得不承认西方的启蒙运动,理性化对后来西方制度发展,科技的发展起了巨大的作用,对西方的现代化起了很大的作用。
       西方讲理性,东方的儒家传统文化也讲理性,有什么区别?西方对现实保持着批判态度,强调对现实的批判,但儒家的理性主要是无视而且熟识,什么意思?他考虑怎么保持和现实的和谐,他对现实世界是理性的示意,西方的理性是对现实世界的理性批判,他强调现实中间存在的不好的东西,时时刻刻保持着一种批判,得以改善。
       人的现代化还有一个因素,是人性。咱们国家五四运动之后,很多有识之士才认识到这一点。但后来,不管是上层还是老百姓,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再一个是科学理性。科学是最讲究理性的,科学就讲究实事求是,中共长期提倡实事求是,但我们社会生活中间有多少次不是实事求是。
       还有引领精神,这个很重要。我们比较一下中国和美国这方面的差距。我们不从政治方面谈,美国普通老百姓也尽可能希望起到引领作用,比如篮球,大家都会看美国的NBA,美国NBA的优秀球员,他有一个很重要的气质是什么,他是不是有领袖能力。姚明球打得很好,但姚明缺乏一种引领作用。詹姆斯就起到了引领作用,火箭的哈登就有引领作用,林书豪也缺少这一点,他可能和中西方文化有关系。
       还有就是冒险精神,这个也是咱们华人所欠缺的。
       此外,中国人没有信仰,这是我们在国际上被别人瞧不起的重要原因。当然,这里有西方人对东方人偏见的一面,但我们不得不仔细地审视一下自己,我们到底有没有信仰?大家说我们信仰共产主义,信仰马克思主义,但有多少人真正把它当作一种信仰,恐怕少之又少。大家说我们信佛,过节烧香,车子都走不动,那景象也是很壮观的。但我们仔细想一想,那个真正叫信仰吗?内心里真的信仰佛教吗?不是,它主要是怀着功利目的去求平安,求发财,求考大学,诸如此类。
       再一个是批判精神,这也是我们中国人很缺少的。我们以前中国学校教育有个传统,提倡听话,强调听话,我觉得需要有批判精神。如果我们只是听话,当听话变成一种文化之后,我们这个民族很难有创新精神和创造力。
       还有,中国社会的人际关系也需要去反思。中国社会,亲人之间,熟人之间的平均距离比西方要近。有时候,这个距离近到我们丢失了一些原则。什么距离我们比西方远呢,陌生人之间的距离,我们比他们要远得多。什么意思?就是在我们这个社会中间,陌生人之间有时候可以很冷漠,特别情况除外,我们完全没有一种人的关怀,比如小孩掉到水里去了,居然没人见义勇为;一个老人摔倒了,怎么能都不管?陌生人之间冷漠麻木到这种程度,肯定不是一个文明社会所应有的。
       911事件发生之后,男人们非常绅士,首先让妇女、儿童、残疾人先跑。泰坦尼克号沉没,逃生也是让妇女、儿童先逃。我们不得不承认,那是一种文明。不得不承认,他们的人际关系表现比我们更文明些。中国人很聪明,只考虑什么使自己更方便,不考虑别人,不考虑整体,这都是不够现代化的表现。
 国民的现状与问题
       现代性进程中,民众、官员都存在思想观念不自由的状况。我们相当一部分官员认为,再给予老百姓很多东西,但老百姓的幸福不是官员给予的。民众的思想观念也不够,我们纳税人意识还很不够,一个是要偷税,其实古今中外都要交税,不然钱哪里来,作为老百姓有义务交税;但另一方面,我们纳税人意识也很不够。欧美人纳税人意识很强,他们会考量政府做这件事情该不该,纳税人可以表达他的意见,咱们多数中国老百姓没有这个意识。中国的老百姓认为,那不是我口袋里的钱,那是政府的钱,纳税人的意识就是政府的钱也有你的一份子。
       中国老百姓既存在对强势文化的迷信,也存在对弱势文化的歧视。
       我们欠缺科学精神,本身我们科学技术就落后,科学精神欠缺也很自然。
       我们讲到很多问题不实事求是,诚信不足,这是令人很遗憾的事,本来中国的传统文化是非常强调诚信的。契约精神不够,契约精神也是基于诚信的。
       法制观念淡薄。我们现在社会出现了很多怪异现象,比如已经发生了几起医生被砍死的事情。这在国外闻所未闻,有事情要通过法律解决。
       民主意识欠缺。我也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的背景是民主,但那是民粹,民粹是对社会有很大破坏的。梁文道说,民粹主义最大的背景是结合了两头看似矛盾的极端,一方面是对人民与精神的无比推崇,重视精神,另一方面就离不开正确的领导和首领,两端之间是一条神秘而虚悬的红线。梁文道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那时候一方面发动人民群众,另一方面对毛泽东盲目崇拜,所以“文革”真是值得现在年轻人去反思。
       我们的价值尊严欠缺,开放意识不强,我们本来是社会主义国家,应该很强调集体协作,但很遗憾,我们的协作精神真的不如洋人,我们更封闭、更保守。
       尤其令人心痛的是,近些年来,我们社会中表现出来的人性之恶。我前些年第一次听到把孩子拐卖走,拐走了之后把他致残,然后让这孩子去行乞。中国有一个偷车的,把车偷走了,最后把车里的孩子弄死了。那段时间美国也有个偷车的人,车上也有一个小孩,美国的那个坏家伙,他采取什么行动呢?他在加油站把孩子扔下来,然后他打电话报警,说有一个孩子扔在哪里。
       要改变这种人性之恶,需要全社会努力,每个公民都有一份责任义务。
教育的责任和作用
       知识在这个现代化进程中间能够也应该发挥特殊的作用,因为它最倾向自由的文明。知识是传统性与现代性间的重要媒介,教育当然是培养有知识的人。
       我以犹太民族为例,以色列国家不大,但它的现代化进程非常不错,它经历的困难应该比我们多很多,十八世纪后期到十九世纪,犹太人间兴起了“哈斯卡拉”运动(希伯来语:“启蒙”或“教育”),犹太人的知识分子在犹太社会注入启蒙思想。事实证明,哈斯卡拉对犹太的发展起到了很大作用,所以我觉得哈斯卡拉的历史是知识分子现代化不可或缺的推力。
       我们这个社会还需要知识分子。遗憾的是,我们的知识分子在现代化进程中似乎也不大敢说话,这不是一件好事。
       另一个,人的现代化对教育来讲,它涉及到我们国民的整体素质,应该从小学甚至幼儿园抓起。公民意识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今年的人代会上我就讲,我觉得不能够用意识形态教育遮蔽人格教育,遮蔽公民意识教育。我们现在的教育是存在这种倾向的,就是过度的意识形态教育。简单点讲,相信各位读书的时候都学政治的,我不是说不要意识形态教育,要有一些,但不能够完全充斥意识形态教育,而忽略了人格教育,忽略了公民意识教育,这是我们教育很大的弊端。
       要改变这一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是一个校长能决定的,甚至不是教育部长能决定的。
       教育的作用确实不能忽略,我举一个例子,英国有一个贵族学校叫伊顿公学,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600万英国成年男性奔赴战场,整个死亡率12%。当时英国伊顿公学的伤亡率达到45%。这说明什么问题?按照常理,他们这些孩子参军多数是当军官,死亡率应该低于平均数。这是一种教育,伊顿公学的教育是男人要当绅士,要有贵族气质。贵族气质需要冲锋在前,撤退在后,所以他们的死亡率比普通士兵还要高。
       启蒙思想家狄德罗提出公民的概念,他说,我是一个好公民,凡是与社会福利生活有关的一切,我都有很大的兴趣。我们这个社会,每个人都只关心你自己事,这对社会是绝对没有好处的。
       关于人的现代化教育,大学肩负着巨大责任,大学应该强调独立精神,自由表达。我们希望学生有好的人文情怀,希望学生有批判性思维,希望大学生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也希望他们有创业精神,这都是符合现代人性的。教育不仅是大学的责任,中小学都有责任,甚至家庭教育也有责任。我们都希望孩子有健全的人格。
       再一个是多元文化,时任总书记胡锦涛讲过,文明的多元性是人的基本特征,也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动力。伏尔泰曾讲过,一种宗教就有出现暴动的危险,两种宗教有可能相互撕翻,多种宗教反而平安无事。它的意思是强调社会的多元文化。
       一个令我们不太高兴的邻居日本,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其实日本这个社会长期在学习别人的文化,唐朝的时候学习中国,后来,日本人发现欧洲的文明更先进,就开始学习欧洲。但另一方面,日本在保留传统文化方面也做得很好,日本今天有孔庙14座,比中国还多。孔子被视为日本国学的基础,中小学至今还学《论语》《诗经》等,所以尽管他们与中国存在很多问题,但是他非常尊重多元文化。
现代化的治理
       我认为,自教育比学校教育更重要,有理性的人,如果你想适应现代化的进程,那么我们就应该有现代化的自觉。
       我从几个方面说说怎么有现代化的自觉,第一是融合传统与现代,我们今天讲现代化、现代性,很多东西是不是可以在传统文化中找到根基。把现代和传统文化结合起来,会更有生命力,如果不能很好地结合,在相当长时间内会表现出水土不服。
       我希望大家不要以为现代的就一定是西方的,咱们几千年的文化大国应该有文化自信。孔子讲过一句话:“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它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以前读书就是为了自己更好的存在,为了不断完善自己,现在读书是为了别人。孔子提倡为己自觉。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讲,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自由发展的条件,马克思非常强调个人的自由发展。我认为,孔子的“为己自觉”和马克思讲的“自由发展”有相通之处。
       我们今天讲“以人为本”,这个最早在老祖宗那说得多了,孟子讲“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的“民贵君轻”思想说得再明白不过了,但遗憾的是,长期的封建社会里头把儒家这些给抛弃掉了。朱元璋那时候把孟子的这些话给删掉了。
       还有我们今天讲生态文明,前天我一下飞机,武汉的雾霾太恐怖了,简直比北京还厉害。生态文明、环境保护,这些实际上我们老祖宗同样提得很好。《孟子》里讲,“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这就是保护自然的思想。
       我们要注重保留并不与现代性相冲突的文化,比如礼文化。有的学者认为,礼文化是道家、法家、儒家的根,它不光是儒家的根,但是“礼文化”中间有一些落后的东西,比如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但是礼文化中间有一部分和现代性不冲突的,比如,礼文化讲规矩、讲秩序。
       还有“和”,“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这个“和而不同”也是同现代性不冲突的。还有“仁爱”思想,再举一个日本的例子,儒学到今天在日本还有很大影响。日本的涩泽荣一(被称为“日本企业之父”)讲,谋利和重视仁义道德只有并行不悖,才能使国家健全发展,个人也才能各行其所,发财致富。他把传统文化转化为仁义道德,他一生创办的企业超过500家,建筑、银行、保险、矿山、铁路、基建、印刷厂等等。他一方面热衷西方经济制度的引进和企业形式的创新,他专门到法国去学习,法国商人在社会上地位很高,他把看到的西方先进一面带到日本,同时,他特别可贵的一点是强调和传统文化的结合。他写了一本书叫《论语与算盘》,他把孔子的《论语》和西方的资本主义很好地结合起来。他说,既讲精打细算,又要讲儒家的“忠恕之道”。他说算盘要靠《论语》去播种,同时《论语》也要靠算盘才能真正的致富。他把孔子的“忠恕之道”、诚信这些东西用到了自己的事业,有利于自己的事业发展。
       其实李嘉诚做这么大,也是靠这个,李嘉诚这个人很真、很诚,他的作为大是和这个有关系的。所以真正做大事的人善于把一些好的精神、思想用到他的事业里头,同时也在自己事业发展中间去不断完善自己的人格。
       融合传统与现代,需要“忠恕”与宽容,这个宽容,曼德拉身上就真真体现了,他从牢里出来之后,提倡和解宽容。他首先反对白人的统治,后来胜利了,变成了黑人的统治,这时候,他又提出来反对黑人的统治。意思就是说,你掌权但是你不要欺负白人,宽容很了不起。
       全球化的意识,我们要有现代的自觉。全球化有利的一面,也有弊的一面,比如知识、产品、技术这些可以在世界范围内有效地配置,对发展中国家来说也是机遇。不利的一面,如经济发展得不平衡,有些规则对发展中国家不利,如国际上谈到环境,制定了一些苛刻的规则。全球化的眼光很重要的一点提倡宏思维,我们要从时间、空间上去观察思考。
       我们要有现代的自觉一定要有现代的素养,包括生态文明,政治文明,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相当一段时间的政治斗争缺乏政治伦理,像刘少奇遭受的屈辱,那是缺乏政治伦理的政治斗争。
       现代文明还有开放,我们要对过去和未来持开放的态度,对过去持开放的态度什么意思?我们要记忆过去,我们对过去记忆是不够的,对未来开放,未来会怎样,大家理性的去想想。
       最后,善用现代之术,什么意思?就是现代有些科技发展,有些工具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网络很多人都用,但是我们从整体上讲,国民对新技术应用这方面缺乏一些灵感。
       总而言之,国家现代化需要人的现代化。现代化进程中间如果我们漠视人的现代化,是容易导致现代化的中断。政府要有治理现代化的意识,教育是关键。对于我们每一个人而言,我们要有适应现代化的自觉,我们要有全球意识,要有现代的思想观念,自身的修炼,现代人格也是很重要。
(录音整理:胡立,感谢“武汉蹭课”对本文的贡献)        
        演讲人简介:
       李培根:
1948年生,湖北人。教授,博士生导师,2003年12月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曾任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学院院长、华中科技大学副校长,2005年3月至2014年3月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李培根谈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