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保护主义者的涂鸦

澎湃记者 陈诗悦

2014-07-03 11: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比利时喷雾画家ROA的画作提醒着人类对于动物们的不良影响,他所画的很多都是濒临灭绝的动物,作品常被认为是环保主义者的宣言。】
你发现这条鱼骨头是在两间屋子的墙上了吗?
       出生于比利时根特市的喷雾画家ROA最近可没在家乡好好呆着,他正忙于到处介绍他的奇妙“动物世界”。这位早已成名的街头艺术家创作主题海量,不过你绝不会弄错他独树一帜的创作风格——在各种非常规的表面上的单色动物画。他画在墙上的动物时而幽默时而警醒,时而充斥着纠结的挣扎,可是,对生命和死亡循环的全然敬意,是他永恒的主题。
       他的画作仿若在提醒着人类对于动物们的不良影响——我们不假思索的举动,使它们被陷入罗网或遭受苦难。事实上,他所画的很多都是濒临灭绝的动物,而这些作品也常被认为是环保主义者的宣言。
       不妨跟随着ROA的脚步一起穿越他去过的七个国家,看看他的“野生王国”。
冈比亚
       在他第三次访问冈比亚的时候,ROA终于有机会在Kembujeh 和Galloya的村庄里画了一只黄色毛虫、一条蛇、一只金龟子和一些穿山甲。他说,“我还会再回来的,因为这里太棒了!”
       “我以前也在冈比亚画过穿山甲,不过在过去几年,我读到关于这里非法交易穿山甲的一些资料,它们被当做异域的美食或者更常见的是被作为‘药材’,我感到有必要再画一次。首先,这些所谓的药效是很有争议的,其次,由于过度的非法交易和非洲大陆的森林砍伐而导致它们失去居所,穿山甲已经在濒临灭绝的物种名单上了。”ROA解释说。
       “穿山甲保护自己的方式之一就是改变它们的形态——把自己完完全全卷成一个球。”他介绍说。
巴西
       在过去几个月中,ROA去过巴西两次,但都与世界杯无关。他独自背包四处旅行,在许多美丽的沙滩边留下了自己“画迹”。尽管他作品中的许多昆虫实际上都只有丁点儿大小,他们最后呈现在墙上的样子可并非如此。
澳大利亚佩斯
       在澳洲的佩斯,ROA画了一条正在吞食自己尾巴的蛇,就像古希腊神话中象征着宇宙统一和永恒的乌洛波洛斯一样。然而在澳大利亚土著人的文化中,蛇有着其他重要的价值,它们通常称为彩虹蛇,是掌管天雨的神物。
新西兰基督城
       在为基督城的坎特伯雷博物馆绘制墙面的时候,ROA决定将死者与生者结合在一起——“这是一只恐鸟(新西兰一种已灭绝的巨型鸟)和一只几维鸟(新西兰国鸟)!”他解释说恐鸟是新西兰本土的一种鸟类,同几维鸟一样不能飞,但是当人类涉足这片土地后,恐鸟就灭绝了。
       事实上坎特伯雷博物馆收藏着丰富的恐鸟骨骼。
       ROA的画所在的位置对于基督城的居民来另有一份特殊的意义。2010和2011年这座城市经历的严重的地震灾害,约200人在此处丧生,博物馆的建筑保留完好,但是许多其他的房子都受到了严重损害。幸存者们至今仍在谈论“后地震时代的变化和社会意识”,这些都使这座博物馆成为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
西班牙特内里费
       “在被邀请至拉克鲁斯参加MUECA节的时候,我画了第一张大尺寸的昆虫墙!”ROA解释说这其实是一幅“集大成作”,因为里面包含了很多不同的小生物,对画家来说富有挑战。
拉脱维亚里加
       ROA在里加的日子总是阴雨连绵,但他还是成功地画了一只刺猬并且希望“能够再回来画更多的东西”。
意大利罗马
       最终站来到罗马,在这里ROA画了一头狼,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