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王林返乡之行再调查:王林今年清明回家曾遭警方问话

澎湃记者 鲁勋 发自江西萍乡

2014-07-03 16: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知情人士提供的2014年王林在清明节回到芦溪家中与朋友站在劳斯莱斯车前合影照片。 澎湃记者 王辰 约图

       进入梅雨季节的江西萍乡时晴时雨,境内武功山一直雾气腾腾,无法得见全貌。
       同样扑朔迷离的是,不久前,与众多好友共同在此出现的“气功大师”王林风采依旧,仿佛宣告其“王者归来”,再次引发轩然大波。
       2013年7月,在被多家媒体持续报道后,负面新闻缠身的王林避走香港。
       随后,他被芦溪县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立案调查。江西省政府法制办曾表示,绝不让王林逍遥法外。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近日走访芦溪等地了解到,王林今年已不是第一次“返乡”,而且均没有低调出行,似乎向乡亲们宣告其“已经没事了”。
       值得玩味的是,当地政府部门对此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态度“暧昧”。
       有当地官员告诉澎湃新闻,在萍乡多名高官“落马”的态势下,王林依旧安然无事地出现,让当地政府部门“摸不准”路子,只好暂时与其保持距离,等候上级部门“发话”。
照片泄露“返乡”行踪
       6月22日,一名新浪微博ID为“爱太阳的麦兜”的萍乡当地网友发布微博称:“近日王林大师现身萍乡武功山风景区,与众多好友一同出游的王大师神色轻松,风范依然,貌似已走出去年负面新闻的阴影。”
       该微博同时配有9张照片,其中8张均有王林,有其乘坐缆车游览武功山以及爬山的照片,也有他与其他人在景区合影“留念”的照片。
       组照中的王林上身着黑色POLO衫,外罩一件黑色西装短袖,下身穿黑色西裤,脚蹬黑色皮鞋,左手腕表,右手串珠,腰间配有金黄色的鹰头皮带,并佩戴黑色墨镜,行头与往日无异。
       与去年避走香港时的焦灼相比,王林在这组照片中恢复了“意气风发”的笑容,显得十分轻松。
       据《新京报》6月24日报道,网友“爱太阳的麦兜”称,他与王林的一名徒弟是朋友,这些照片转发自王林这位徒弟的微信朋友圈。
       “他(王林)已经回香港了。” “爱太阳的麦兜”称,王林上周回到了萍乡,并前往武功山游玩。但回来的具体时间、回来做什么,“爱太阳的麦兜”表示不便多说。
       不过,“爱太阳的麦兜”随后在其微博否认了与王林徒弟是朋友的消息。
       在其发布微博前,萍乡城事网就已有网友发布了《王林大师回到芦溪,重游武功山你怎么看?》的帖子,并曝光了相关照片。
       澎湃新闻在芦溪走访时,有当地知情人士透露,相关照片系王林一名邱姓徒弟在其朋友圈发出,他早就看到了,但随后不知道被谁传到了网上。
       该知情人士还向澎湃新闻展示了该邱姓徒弟今年前往王林深圳的住宅贺寿时的合影,以示其与邱某真的很熟。
       据当地知情人士介绍,网传王林当天游览武功山的组照中,其中就有邱某。
       不过,更值得关注的是,其中一名与王林合影的女子为萍乡武功山管委会接待办主任朱瑜芳,另外还有一人同为该管委会干部,另一人为原芦溪县人大干部。
       “‘大师’王林与当地官员同游武功山”的消息随后引发轩然大波。
       据其透露,在行踪因此曝光之后,王林大为光火,把“捅下娄子”的邱某“骂得要死”。

2014年6月28日,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人民西路213号,占地数十亩的“王府”内有湖水、小桥和游船,五层的豪宅同样十分醒目。 澎湃记者 王辰 图

景区紧急回复系个人行为
       据《新京报》报道,6月24日下午14时30分许,朱瑜芳对该报说,王大师是她朋友,这次回来王大师在朋友陪同下游览了武功山,“他朋友说他有投资武功山的意愿,因此见了个面。”
       “我觉得他很强大,经历了那么大的负面报道依然还不错,所以和他合了影。”朱瑜芳称,不知道是谁把照片放上了网。
       她称,媒体没有必要大惊小怪,王大师在家乡很有口碑,“他经常回家,今年过年也是在家过的。”
       6月26日,萍乡武功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发布声明,对有媒体报道“‘气功大师’王林悄然返乡,游山玩水会官员朋友”一事作出回应。
       该通报称,2014年6月19日,王林到萍乡武功山风景名胜区游玩,景区管委会接待处副主任朱瑜芳等两名工作人员以朋友身份陪同,未向萍乡武功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报告,接待费用系个人承担。
       通报还指出,目前萍乡武功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与王林没有任何合作,也没有合作的意向和计划。
       澎湃新闻在该管委会采访时,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朱瑜芳不在办公室。连日来,其电话一直处于“通话中”。
       该管委会某负责人表示,朱瑜芳与王林是多年的老朋友,此次属于老朋友以私人身份的陪王林游玩。
       “她之前也没跟我们报备,事发后我们也只能提醒一下,毕竟是私人行为,也不好多干涉。”该负责人称,朱瑜芳在2012年左右调至管委会工作,此前均在芦溪县城,与王林早就相识。
陪同者多为“老朋友”
       武功山管委会与王林的关系似乎不仅如此。
       尽管此次急于撇清关系,但早前萍乡武功山管委会曾为王林举行授牌仪式,授予王林“武功山大师”称号,“感谢王林大师对武功山开发的支持,并希望王林大师能一如既往地支持家乡、支持武功山的开发,利用他的声誉,为武功山多做宣传”。
       根据芦溪县电视台新闻报道视频,时任萍乡市政协主席、芦溪县长、县政协主席、武功山管委会主任等人均出席了授牌仪式。
       公开资料显示,武功山属罗霄山脉北段,位于江西省萍乡市、宜春市和吉安市三地交界处,是集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为一体的山岳型风景名胜区,同时也为国家AAAA级风景名胜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森林公园、国家地质公园等。
       2013年,王林被媒体曝光后,萍乡武功山风景区管委会曾就此事公开回应称,“授予王林‘武功山大师’没有不妥”。
       该管委会早前曾发布通稿介绍:“武功山开发初期,在融资无望的情况下,王林个人借给景区1300万元,年利率4.6%,用于支持武功山的开发。”
       武功山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介绍,就这一点而言,王林对武功山的开发确有贡献。
       该负责人透露,2003年左右,该景区修建索道,但由于前期合作对象临时撤资,多亏有王林借出800万元“救急”。
       据当地知情人介绍,王林此次上武功山或许和建寺庙道观有关,因为图片中的邱姓徒弟入了“道教”,想在山上建造道观,“投资武功山的传闻可能就是指这件事”。
       而当地知情人士透露,除了朱瑜芳外,当天陪同王林游玩的也基本都是“老朋友”,“现在哪还有政府官员敢公然跟他接触?去年事件之后,基本上都保持距离了。”
       据其介绍,原政协干部即为财政局原局长吴某,与王林是老同学,现已退休。
       根据《新京报》报道,该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表示,1995年,“大师”王林取得香港居民身份,再回到芦溪后已成为一名“港商”,正是通过当时任芦溪县财政局长的吴姓老同学,王林以不同的利息借钱给芦溪的单位或个人。
       此前的1993年,芦溪区政府兴建办公大楼,回乡的“大师”王林曾捐赠10万港币,春节时又向民政部门捐赠100床棉絮,自此进入芦溪官员视线。
       据该工作人员表示,作为回报,县里回赠王林300平米左右宅基地,距芦溪县政府大门200米,王林后在该地建成著名的别墅——“王府”。

2014年6月28日,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人民西路213号,大门紧闭的豪宅大门上“王府”二字已被拆除,卧守宅门的狮子雕塑也不见踪影。 澎湃记者 王辰 图
今年曾在家里公开摆宴席
       “王府”位于芦溪县城主干道人民西路213号,与县政府仅一墙之隔。
       在去年媒体报道之前,“王府”门口两侧花岗岩石墩上摆放着两个金灿灿的狮子,刷成金黄色的大门足有4米高,门两侧还立着4根罗马柱,柱头镶有狮头浮雕,正门上两个烫金大字“王府”,一条金龙盘踞匾额之上。
       与县政府大楼和街道周边普通楼房相比,金碧辉煌的“王府”在芦溪小县城里显得格外惹眼。
       因此,谈及王家所在,当地居民也几乎无人不知。
       去年8月,在媒体连续报道之后,“王府”的牌匾被摘去。
       如今,王家别墅门口的金狮子也不见踪影。
       从县政府的机关食堂楼顶往东看,“王府”是一套5层别墅,并有好几个大院以及后花园。
       在后花园内还有一个可以乘坐游船的人工湖,园内可以看到有不少家禽。
       在王家大院内,用锁链养着一条黑色大狗,有一女子负责替狗喂食冲澡。
       平日里,“王府”大门紧闭。
       澎湃新闻在王家采访时,曾有一中年男子开门进出。
       面对澎湃新闻有关王林返乡的询问,该男子十分警惕,大声呵斥“他回不回来关你什么事”,并大声让澎湃新闻“赶紧走”,“不然我要发脾气了”。
       有当地接近王林的知情人士介绍,王林今年已经不止一次返回芦溪。
       “这里是他的老家,他当然要经常回来看看。”该知情人士称,除了游武功山这次外,清明节期间王林也曾回来祭祖。
       与平日里大门紧闭不同的是,王林回家后,大门经常打开,他也会开着豪车出门。
       据介绍,王林此次返乡开的不是之前的劳斯莱斯或悍马,而是又换了一辆丰田红杉,依旧备受瞩目。
       有当地某系统官员表示,王林清明节回来时,附近邻居都知道,“政府靠得那么近,也不可能不知道”,只不过,现任芦溪执政者开始“刻意”与王林保持距离——“你也不要来招惹我,我也不去搭理你”。
       该官员表示,清明节返乡期间,王林曾在家摆了三四桌宴席,请的都是一些老乡朋友,甚至有“流氓”,但没有当地政府官员出席。
       “他宴请时大门都是敞开的,也有好多人进去合影,我还拍了几张当时的情况。”该知情人士称,看到王林回家后,他也曾去“围观”。
       “他请客可能是为了答谢老乡们在他不在的时候帮忙照看家里,也有可能是为了告诉芦溪人‘他没事了’。”该人士表示。
清明节期间曾遭警方问话
       尽管清明节期间曾经开门宴客,相比此次游山玩水更为“公开”,但由于没有人在网络转发,王林回乡的消息似乎并未在萍乡以外产生影响。
       但此前与王林反目,并将其告发的“关门弟子”邹勇还是得知了消息。
       据了解,2012年年底,邹勇就在其所在的萍乡市安源区公安局就王林诈骗一事进行报案,该局已经受理。
       邹勇称,其2000年之前就开始做生意,在萍乡当地已有所知名度。
       “从2002年起,王林就开始有意接触我,到2006年提出收为徒弟。”邹勇称,随后便相继发生了王林让其拿出740万元购豪车,以及在深圳、香港买别墅等事件。
       但时隔一年半,该局至今并未回复邹勇是否就此立案。
       在王林避走香港之后,两人的交锋也基本交给代理律师进行。
       今年清明节期间,王林在家宴客的消息传至邹勇耳朵之后,邹勇当晚就给安源公安分局某领导打电话告发。他对澎湃新闻称,当晚,安源警方有关人员曾前往王林家中调查了解情况。邹勇还称,警方以涉案文档系秘密为由拒绝公开当晚询问情况,只有其代理律师看过相关材料,但未能复印。
       当地政法系统某知情人士也向澎湃新闻透露,当晚安源警方曾有人前往王林家了解情况,“这种处理方法比较有技巧”。 不过安源公安分局一李姓副局长对澎湃新闻表示,不会对相关问题做出任何回答。
       在警方上门的次日,王林再次离开萍乡。
       当地某系统人士称,那次可能王林是怕了,所以第二天就赶紧跑了。
       出乎其意料的是,时隔两个多月,王林再次谈笑风生地出现在萍乡武功山游玩,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知情人士透露,王林在香港的时间其实很短,大部分时间都住在深圳,今年其徒弟邱某就曾去其深圳住处贺寿。
       对此,曾经表态以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立案调查王林的芦溪县公安局似乎毫不知情,甚至在其两次返乡期间也毫无动作。
       在王林游玩武功山的照片传出后,芦溪公安部门一工作人员称,王林回江西一事,他们也才获知。
       而当地某系统人士则表示,这绝无可能。
       “芦溪县城就这么大,普通街坊邻居都知道他回来了,一些政府部门也知道了,公安部门怎么可能不知道?”该人士称,相关部门现在就是“有案不办”,或者“当初的表态就是为了应付媒体,以为风声过去了就好了”。
       去年媒体连续报道后,江西省省政府法制办曾会同公安、工商等部门召开了工作协调会,相关各部门认为王林涉嫌非法行医、重婚、诈骗、偷税、行贿、赌博及非法持有枪支等“七宗罪”。
       有当地知情人士表示,王林早期就跟当地公安政法系统关系很好,但至今“逍遥法外”可能有深层原因。
当地官场恰巧迎来“地震”
       在2013年7月备受质疑之际,拿到香港永久居留权的王林“回到”香港“避风头”。
       但其家乡官场却仍处于漩涡之中,至今大有愈演愈烈之迹。
       2013年8月21日,曾任萍乡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孙家群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成为萍乡官场地震中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
       2013年12月6日,曾任萍乡市委书记多年的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总工会主席陈安众因涉嫌严重违纪“落马”。
       2014年2月28日,江西省纪委宣布,孙家群的“师傅”、萍乡市原政协主席晏德文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同时被查的还有萍乡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张学民。
       2014年3月27日,萍乡市纪委通报,萍乡市新城区管委会党工委委员、副主任兼市城市建设投资发展公司副总经理张文珍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张文珍被曝与落马的张学民关系特殊。
       2014年6月20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江西省萍乡市原政协主席贺维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在更高的层面上,十八大以来,江西省也成为“打老虎”集中地。除了贺维林,公开报道显示与王林多有交集的为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等人。
       今年64岁的贺维林是江西萍乡人,曾长期在萍乡市芦溪区(今芦溪县)任职。
       1992年,贺开始担任萍乡市副市长职务。2001年6月,贺升任萍乡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职务。至2005年11月,其当选为萍乡市政协主席职务。
       芦溪县电视台的新闻报道视频显示,当年对王林“武功山大师”的授牌仪式上,就是贺维林亲自向“王林大师”授牌。
       去年落马的陈安众曾于2001年至2006年期间担任萍乡市委书记。
       当地一位官方人士称,当年有传闻,萍乡市委市政府宴请“大师”王林时,王林曾公然当着陈安众的面说“在座的都是贪官,是腐败分子”。
       该人士表示,王林此前也曾经宴客,但宁可与一些“流氓”坐在一起,也不愿意跟官员一桌,甚至公然嘲笑那群官员都是“流氓”。
       在江西省委袁书记苏荣“落马”之后没多久,王林意气风发地“返乡”游玩,该人士认为,这说明王林背后另有靠山,亦有传闻其已转作“污点证人”。
       但相关说法未得到证实。
       王林的徒弟邱某对澎湃新闻表示,对于王林的事情不清楚,这次只是“几个朋友游玩”,并称如果王林“犯法了早就抓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芦溪县是不敢拿他怎么样,只能保持距离和观望。”上述官方人士称,因为搞不清王林“复出”背后的“路子”,当地相关部门也不会轻举妄动,除非上级层面再次有所表态。
新华社质问水深不敢查?
       对于王林的“复出”,王林的徒弟邱某意味深长地对澎湃新闻表示:“司马南清楚。”
       去年,在马云等人拜访王林的消息传出后,打伪派主将司马南曾公开挑战“王林”,一时成为关注焦点。
       2014年6月25日,司马南对王林重出江湖发表文章《王林手里捏着谁的短?》。
       司马南在文中认为,理论上不排除那样一种可能,当事人确是清白的,与黄赌毒黑以及官场腐败无涉。“若系如此,地方当局何不推出这个正面典型号召全国人民向他学习?”
       “神功愚民、官场腐败、资本贪婪,巧妙地借这三个支点而大器晚成的王林大师是中国政治一角的尿液试纸,神气活现又开始与官员合影的王林大师似乎是在有意检验法治中国的严肃性。”司马南认为,“他的眼神似乎是在询问: 你们敢跟我来真的吗?”
       司马南追问,在缺少透明度的情况下,在官方令人匪夷所思地缄默不语的前提下,人们不免会猜想:有关方面有关人士是否有什么短处在王林手里呢?王林手里捏着谁的短?
       6月26日,新华社发表社评,认为王林选择武功山为归来地,似乎颇有讲究:其一表示“出山”,不忘江湖;其二表示闭关有年,大师仍无恙。
       与管委会“划清界限”的辩白相比,当地一大批相关职能单位时至今日依旧是“沉默的大多数”。
       该评论质疑:如今“大师”的归来,却让这些职能部门为难。“大师”到底有没有罪?是水太深,不敢查?还是传说中的“大师举报有功”,难以言传?
       澎湃新闻在当地走访时,多个部门对此均躲闪回避,甚至连当地有不少居民也表示对王林并不熟悉。
       武功山管委会负责人称,王林此前曾多次到过武功山,但自己接触不多,“个人对他的‘气功’也很好奇,但是没有真正见识过”。
       该负责人介绍,王林在当地“争议较大”,老乡对其评价“褒贬不一”,“听说还曾经拖欠帮他建房子的‘老表’工资”。
       而当地一位与王林有过交道的商界人士却表示,王林至今还欠他两万多元的黄沙钱,但他知道王林是都“付了钱的”,“只不过被手下的人贪污了。”
       该人士再三强调,王林以前几乎每年过年都会给贫困户发过节费、油米肉等,每年花费几十万到上百万元,但从去年起,这项与政府部门合作的“慈善”活动暂停了。
       相关说法在当地居民和芦溪民政局社会救助管理局得到了证实。
       在“王府”的门口,一位70多岁的当地居民高强(化名)介绍,感觉王林发家就是最近二十年的事,但不知道他的钱都是从哪里来的,“他过年过节是会给一些老人、贫困户发钱,对地方有没有什么贡献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去年开始,什么都没了,现在贫困户对媒体报道也有些不满。”当地知情人士表示。
       对于其“复出”,不少邻居也向澎湃新闻打听:“他是不是真的没事了?”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师王林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