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打鬼子舞”大妈:正在编排新节目《到敌人后方去》

澎湃新闻记者 王维佳

2014-07-04 16: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打鬼子舞”大妈: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太就喜欢革命歌曲。
       
       最近,“打鬼子舞”走红网络。
       跳这支广场舞的是一群北京大妈,她们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南馆艺术团”。
       “我们艺术团不是白叫的,什么舞都要有。”代阿姨是这个艺术团的团长,也是年纪最小的成员。她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除了特别受观众欢迎的军舞,她们还会跳各种民族舞。
       “北京市我不敢说,东城区没有超过我们的。我们现在有40多人。我们以锻炼身体为目的,还有就是怀旧。”代阿姨表示,她们艺术团自己编舞,有自己的乐队,服装和乐器都自己掏钱。她们艺术团也有不少男同胞,除了扮演日本鬼子,还打鼓、吹琴。
       代阿姨告诉澎湃新闻,她们正在编排一个新节目《到敌人后方去》,也是一支军舞。

       澎湃新闻:您能讲讲“打鬼子舞”是怎么排出来的吗?
       代阿姨:“打鬼子舞”是从两年半前逐步完善起来的。最早的时候,我们都不拿“枪”瞎跳。真正拿起“枪”正式跳,差不多两年半。我们每人掏钱买一把“枪”,都是玩具枪,三十多块钱一把。
       后来一发展,人多了,也有“鬼子”了,像老郑就是,我们都觉得他挺像的(笑)。舞蹈里加入“鬼子”有小两年的时间,大家想出来的。这个舞定型也有小两年时间了。
       澎湃新闻:你们还有其他军舞吗?
       阿姨我们团军舞可多了,我们还有“大刀”。“打鬼子舞”是最先的,后来陆续有其他军舞。我们都有军装,冬有冬装,夏有夏装,春秋穿黄军装,淘汰下来的军装,我们自己去服务社买的。
       澎湃新闻:观众是不是特别喜欢你们跳军舞?
       阿姨是的。
       澎湃新闻:有多少个拿“枪”的舞?
       阿姨拿枪的舞有10多个。《地道战》、《中国志愿军战歌》、《我是一个兵》、《歌唱祖国》、《解放军进行曲》、《咱当兵的人》、《英雄赞歌》等。
       澎湃新闻:最近会有什么新节目?
       阿姨《到敌人后方去》,也是打鬼子的,拿枪的。我们还没开始练,大家还在想怎么编这个舞。
       澎湃新闻:除了军舞,你们还跳什么舞?
       阿姨我们艺术团不是白叫的,什么舞都要有。我们也跳壮族、维吾尔族、朝鲜族、藏族等少数民族的舞蹈,这些民族的服装我们也都有。民族舞蹈也是我们自己编的,基本上也是我和张金素编排,然后教给大家。我们没有专门学过舞蹈,就是在网上看看,随心所欲吧,喜欢就研究研究。
       有的时候团员们也能想出来。打比方说,像《英雄儿女》、《地道战》里的有些动作,跳舞的大妈们说“这个动作好,这个动作打得有力度,咱就用这个动作”,我们就把这些动作定下来。舞蹈动作听大家伙的意见,发扬民主。只要说得有道理,大家认可,跳舞的动作就修改。
       一个动作,如果大家觉得不好看,觉得跟歌词配不上,大家就会去想,有的团员还回家专门想,最终的舞蹈动作是大家综合起来的集体智慧。
       澎湃新闻:你们还有专门的乐队?
       阿姨有,以口琴为主。现在,每天最少有四个团员过来吹口琴。其中,张孝义是领琴,都跟着他走,就跟吹萨克斯有个领头的一样。他也是我们的创建者之一。他的口琴吹得非常好,他很喜欢音乐,除了口琴,京胡、二胡什么的都会。上学的时候就会。他就是乐队的指挥。
       口琴在我们团很重要,吹口琴的专门吹口琴。唱歌和跳舞可以互换。像我也能唱歌,也能跳舞。打鼓也可以和跳舞互换。就是吹口琴的只能吹口琴,因为口琴停了,别人就玩不了了。
       澎湃新闻:要花不少钱吧?
       阿姨都是大家自己掏钱。服装也是自己掏钱,自己买自己的。我们统一去买,买回来大家掏钱,一二百块钱一套。现在的生活条件,谁都不差这点钱。乐器也一样,鼓谁打谁买,口琴也是谁吹谁买。只有音响,最早的时候是我和刘雅芝出钱。后来就大家一起掏钱。
       澎湃新闻:有多少人唱歌?
       阿姨每天一般有四五个人唱歌。每支曲子都有人唱,独唱或者两个人合唱。
       澎湃新闻:你们团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阿姨一开始,除了我,还有刘雅芝、邢惠英、成淑英、张孝义、练瑞奎、张金素、刘继录、吴长城。张金素和练瑞奎是两口子,我们团两口子不少。男同胞也不少,张孝义、练瑞奎、刘继录和吴长城都是男的。我们都是附近的居民,相互之间离得都不到一站地。后来加入的团员也有住得稍微远一些的。
       为什么我们叫南馆艺术团?因为一开始我们在北京东城区南馆公园跳舞,我家就住在南馆公园旁边。一开始我们放磁带,后来张孝义给我们吹琴,包括我先生也在我们团里吹口琴。现在,我们还有吹萨克斯的。
       我们2009年确定叫南馆艺术团。我们都是岁数大的人,都怀旧,喜欢唱革命老歌,也喜欢《地道战》这样的老电影,对跳舞都很有激情。我是受我父亲熏陶,他是军人,抗日过来的,我怀念我的父亲,如果他还活着,现在已经90多岁了。
       后来人多了,我们就搬到东直门来福士广场,商业区不扰民。在北京,像我们团这么大的规模不太多。北京市我不敢说,东城区没有超过我们的。我们现在有40多人。我们以锻炼身体为目的,还有就是怀旧。大家就是聚在一起唱唱歌,跳跳舞,锻炼锻炼身体,都喜欢这个。
       澎湃新闻:除了扮演日本鬼子,男团员还干什么?
       阿姨打鼓、吹琴,也有两个男的舞跳得很好。
       澎湃新闻:现在每天晚上都要表演?
       代阿姨:只有下雨下雪、冬天刮大风,我们停,三九天也不停。冬天没有观众,就我们自己的人,我们的目的就是锻炼身体。大家的热情都非常高。而且,我们这个团特别团结、特别和谐,没有矛盾。大家从来不说三道四。我们这个队伍里什么人都有。有公安退休的,有社科院退休的,有老板,有教师,有大夫……各行各界的人都有。我们为什么没有矛盾,因为我们团的人素质都很高。
       澎湃新闻:怎么加入你们团?
       阿姨谁喜欢,想加入我们团就来找我。加入我们团的第一个条件就是人得好,品德好,素质好,得有修养。如果我们觉得不行,就不要。说实话,我们团女同志多,要是没有修养,很难和大家处好关系。
       我们是有组织的。如果我们觉得你这个人不好,打比方说,素质不高,骂骂咧咧,我们都不要。我们有组委会,除了我这个团长,还有七八个人,有打鼓的、吹口琴的、跳舞的。有什么事我们一起商量,相互听取意见。我们团这么多人,我一个人没那么大力量,得靠大家伙一起奋斗。
       澎湃新闻:请问您多大年纪了?
       阿姨我1963年生人,还没退休。我们团没退休的还有俩人,其他都退休了。我算是团里年纪最小的,除了我,大部分都有60岁了,不过他们都显年轻。跳舞的大妈,年纪最大的有63岁。要说年纪最大有76岁打鼓的老太太。
       澎湃新闻:现在晚上表演有很多人来看你们表演?
       阿姨每天都有上百个观众。我们一般从晚上7点45分表演到9点半,超过9点半就扰民了。我们的观众年纪大一些的比较多,都和我们年纪差不多,也有年纪轻的。观众们都鼓掌、叫好,让我们再来一个,气氛非常好。像《地道战》这样的军歌每天要10首以上。
       澎湃新闻:除了跳舞,你们还会一起聚会吗?
       阿姨有,经常的。上个月,学生高考,我们就不能玩了。实际上,我们玩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居民区。但是,我们也注意影响,都知道现在谁家都只有一个宝贝孩子,考大学很重要。
       那个时候,我们都不跳舞,就利用这个机会一起吃饭,AA制。饭店我们不去低的,也不去高的,就去老百姓去的、中档的。一个人百十块钱足够了,一般一个人花个七八十块钱。大家伙在一块儿,切磋切磋,怎么把节目演好,怎么玩得更好。
       逢年过节,我们都搞联欢,还刻光盘留念。春节的时候,我们大家一起吃完饭,找个地方,画一画描一描,把经典节目表演都一遍,过年了嘛,大家高兴高兴。我们还上郊区春游和秋游,夏天还去海边玩。因为连我在内几个团员还在上班,所以大家凑到周末或者休年假的时候。今年准备去山东玩。
       澎湃新闻:还有商家请你们出去表演过?
       阿姨对,这个有过。离开北京,我们去过辽宁兴城、葫芦岛,当旅游。我们都是锻炼身体,也不收钱,大家自娱自乐。我们玩完了,回到农家院,就给父老乡亲们演一场。他们特别喜欢,都问:“你们什么时候再来?”“你们能不能年年来?”“你们演得真好。”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网上的一些负面评论?
       阿姨有人喜欢老歌,有人不喜欢老歌。年轻人喜欢现在流行的东西。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太就喜欢革命歌曲。       
责任编辑:徐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广场舞,大妈